蛋糕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57章 钦之幻象,女子引路

    第五十七章 钦之幻象,女子引路

    “苏苏,这里应该是尽头,你坐在这边休息会儿,我去找出口。”

    “你小心点。”李苏苏看着那仪式中心,浑身生出一股莫名的恶寒。

    沈钦之缓缓走到其中一人身边,蹲下去,逝去的人双膝跪着,黑袍从头蒙到底,合十的手中握着一块水晶牌,沈钦之凑近看了看,上面刻着一条蛇和一个骷髅头,蛇身缠在头颅上,蛇头朝外吐着信子。

    他站起来,一一检查完其余八架骨骸,其余八人也是同样的手势,手中虔诚的握着水晶牌。

    李苏苏靠在墙角,担心的看着沈钦之检查着那些骨骸心里很是不安,生怕他不小心触动了机关,然后从四周射出无数支利箭,上次在药谷她已经尝到了苦头,不想再经历那种生死一线的场景。

    慢慢的,她开始试着站起来,走向沈钦之,沈钦之这时也走到了三副棺材旁边,其中两副棺材里的骨骸身穿红色绣花长袍,头戴泪滴型的水晶花钿,然而第三副棺材里却没有骨骸,只有一个红色的水晶手镯,手镯上有九根珠链,都连着那枚蔷薇指环。

    “钦之!”

    看着沈钦之要去拿那只镯子,李苏苏连忙叫住了他,他顿住,回头看向李苏苏,轻轻把她揽在怀中,对她道:“不会有事的。”

    李苏苏静静靠在他怀里,或许只有这样依着他,她才会觉得安心些。

    手镯上刻着繁复的花纹,还有他们都看不懂的文字,托在手中沉甸甸的。

    恍惚间,沈钦之像是有了错觉,他看见一个身穿黑袍的女子从他眼前走过,缓缓走到棺材前,几个黑袍人虔诚的跪下,掌心向上放在地面,她的脚踩在他们的掌心,然后黑袍人用手托起她小心送入眼前的棺材里。

    她静静放下头上的兜帽,一张清丽脱俗的脸呈现在他的眼前。

    他的心有刹那的痛楚,不由弯低了腰。

    “钦之!你怎么了?”

    李苏苏用力拉着他,像是才从刚刚的幻觉里回神,沈钦之用力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变得清醒。

    “钦之,你哪里不舒服?”她用衣袖替他擦拭脸上的汗珠,他的目光在那一刻变得有些哀伤。

    “我没事。”沈钦之又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镯子,头脑里一闪而过的画面,他又看见那个女子在棺材里虔诚的双手合十,她的左手戴着的就是这只手镯。

    “钦之!怎么了?”

    沈钦之的异样让李苏苏越来越担心,他侧目看向她,她眼里的害怕越来越浓烈。

    她越来越不想待在这个奇怪的地方,“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好不好?”

    沈钦之忽然抬起头,不想她担心,朝她点了点头。

    “那这个东西要不要放回去?”

    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镯子,沈钦之思忖片刻,这个手镯太特别,似乎有关一个秘密,却又像是在这里守护着什么。沈钦之忽然握住李苏苏的手,静静的把手镯戴在了她左手腕上,这样的举动吓了李苏苏一跳,来历不明的东西对于她来说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

    李苏苏抽了抽手,沈钦之却加了一分力道,他替她戴好手镯,轻轻抚摸无名指上的那枚指环,低喃:“苏苏,我总觉得这只镯子很特别,就像是有种无形的力量在保护着它,我也希望它可以保佑你平安无事。”

    她苍白的脸上渐次露出了笑容,欣慰的点头道:“钦之,我们都会平安的走出去,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不好?”

    他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轻轻的用手拥住她,没有答案。

    她又何曾不明白,在他的心里或许只有沈家的名誉,她从他怀里静静抬起头,望向他,“钦之,我知道沈家的名誉在你心里很重要,但你要照顾好自己,不然还有谁来守护沈家呢?”

    沈钦之忽然深深吸了口气,紧紧拥住她,恐怕这一生,他为她做的也只有如此。

    “钦之,你知道无名指戴上戒指的意义吗?”李苏苏出神的看着手指上的戒指,眼神是欢喜的,不等他回答,又继续道:“只有夫妻之间才可以把戒指戴在无名指上,这样就像锁住了两个人的心,就会一生一世不分离了……”

    他听着她虚弱的呢喃,心里起了涟漪,他以为他对她只有感激,可也不知道心里也会有一丝心疼,看着她的生命在慢慢消逝,他甚至有些害怕,害怕她闭上眼睛便再也醒不过来。

    “苏苏。”怀里的人没有了动静,他轻轻喊了一声,却发现她闭着眼睛沉沉睡了过去,他又为她输入真气,直到她醒过来。

    “钦之……我好想睡……”

    “别睡了,该回家了。”

    他抱起她,站起来时只觉眼前晃过一片白光,棺材排开的正三角形中央忽然站着一个人,面若芙蓉,闭月羞花。

    又是刚刚那名女子。

    他的身子不由一晃,李苏苏拧着他的衣襟将他唤醒,“钦之……”

    沈钦之猛然醒了过来,眼前的异样都消失了,一切恢复如初,他陡然低下头去,在刚刚女子消失的地方,地上出现一个凸起的石块。

    他眼中一喜,出口道:“苏苏,我们有办法出去了。”

    他惊喜的触动地面的机关,石块落下去的瞬间,石屋随之剧烈抖动起来,整个石屋都发出了强烈的震动,令人头昏目眩,头顶的砂石也随之被震落。

    “这里要塌了!”

    沈钦之收了收手臂,将李苏苏往怀里紧了紧,以至于落下来的砂石不会砸在她身上。

    “前面好像有光……”李苏苏拉了拉他的衣襟,指着前面那忽然出现的光芒。

    顺着那道光芒走过去,一扇石门已经被打开,通往的是一个潮湿的山洞,而散发出来的光芒正是石壁上的夜光石。

    在沈钦之抱着李苏苏逃出去的刹那,身后的石屋整个坍塌下去,堵住了回去的路。

    那隐藏在石屋里的东西恐怕成为了永远的秘密。

    两人顺着山洞又走了一炷香时间,走到洞口时天色已一片墨黑,这里离莲城有百里之远,林中夜里不乏野兽出没,他们只能暂时退至洞中,等待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