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 4 节 四

    第 31 章 跪下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纸人,就是那种用竹子和白纸扎成的人形模具。它们往往色彩鲜艳,可是一张脸却是唰白唰白,然而就是在这唰白的脸上会涂上两抹腮红,形成鲜明的对比。

    纸人不能做得太逼真,老一辈说做得太逼真会被精怪附身。纸人也不能贴上眼珠,只能在烧之前贴上去或者扎上两个小孔代替眼珠。所以大多数在市面上卖的纸人,一对眼睛只有瞳仁,没有眼珠。

    而我眼前的这个纸人,不仅有眼珠,这眼珠还能随着我的身体移动而转动——我转身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的眼珠就跟着在动!

    我被长源爷爷重新领进屋子,然后他一屁股坐在门槛上,这一下,我就是想跑,也跑不掉了。我往外看了一眼,想要看看陈先生在不在。我突然发现我对陈先生似乎有些依赖,遇到危险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居然是他。

    可是我并没有看到陈先生,反倒是听到长源爷爷的话,他讲,院子里头有个阵,他一时半会儿出不来,你哈是操心哈你自己,人不人鬼不鬼滴。

    这个时候,白天在屋子外面听过的那个嘶哑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听得很仔细,是从那个纸人身上发出来的。她讲,莫黑我小娃娃。

    长源爷爷听到这话嘿嘿一笑,不再讲话。

    然后,我又听到她讲,小娃娃,你走近点儿,我好好看哈你。

    我心里已经开始咚咚打鼓了,说实话,你让我去看一个纸人,我或许还能忍住别扭去看几秒钟。可是你要我去看一个会说话的纸人,很抱歉,我真的控制不住我的恐惧。

    我呆立在原地,没有转身。

    「难道你不想晓得你奶奶滴事么?」身后传来纸人的沙哑声音。

    我现在终于明白她的声音为什么会这么沙哑,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嘴巴!

    可是当我听到我奶奶的时候,我身体不受控制的转身,看着纸人问,你怎么知道我在查我奶奶的事?

    确实,这件事,我只问过我爸妈和我大伯,就连陈先生都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还有,为什么长源爷爷手里有我奶奶的照片?而且那张照片明显有剪过的痕迹,他们把什么人从照片上剪掉了?

    纸人没有马上回答我,而是僵硬地抬起她的右手,指了指她对面的小凳子。

    她的这个动作,差点把我吓晕过去。因为纸人的里面是篾条做的,所以没有关节,动作很是诡异。

    我哆嗦着走过去坐下。等我坐实后,我才发现,我的双腿其实一直都是在颤抖着的。

    我刚坐下,我就看见纸人原本看着门口的头慢慢转过来看着我,因为篾条的关系,还会发出咔咔的声音。我强忍着恐惧,用双手不断的掐着自己的大腿,并告诉自己,这是个梦,这是个梦,一会儿就会醒,一会就会醒——可是大腿肉都快被揪下来了,我还是在原地,而不是躺在我的床上。

    纸人把头转过来之后,眼珠子上下转动了一下,应该是在打量我,然后才对我讲,我不仅晓得你到问你奶奶滴事,我哈晓得你和外头那个家伙瞒了村子人五体投地滴事。

    这一下,我惊讶的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了。

    如果说她知道我在调查我奶奶的事只是一个偶然,那么这五体投地的事,绝对不是偶然。可是她是一个纸人,不可能走到外面去,就算走到外面去了,这些天我都一直在外面转悠,并没有看到过她。难道,是长源爷爷告诉她的?

    纸人没有在乎我的惊讶,继续对我讲,村子里滴事,每一件,我都晓得。小娃娃,你晓得为么子不?

    我机械般地摇摇头,我动作不敢太大,怕破坏现在暂时安全的诡异氛围。

    然后我看见她的眼睛往外看了一眼,没多久,一只小鸡仔就从门外头跳了进来,是我之前看到过的阴鸡!

    那只阴鸡在纸人的脚边蹭了蹭,然后又出去了。这个时候,纸人讲,启南是个好娃儿,他过来找你咯。

    我瞬间看明白了,这些阴鸡,就是这个纸人老婆婆布在村子里的眼线!村子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养鸡,这么说,她就有无数个监视器,在监视着整个村子的一举一动!

    一想到我从小到大一直没有隐私地活在这个村子里,我身上的寒毛就根根竖起。

    纸人婆婆又讲,王二狗那个瓜娃子,他坏了村尾刘寡妇的名声,又想偷王青松的给村子里领的低保钱,断他一只手,算是便宜他咯。

    村尾的刘寡妇我知道,两年前老公上山砍柴,摔死了。后来一直没嫁,去年却突然在家上吊死了。那时候大家伙都还以为她是过不下去了,所以寻了短见,现在看来,是被王二狗污了身子,所以才上吊自杀。哼,这种人,确实死不足惜!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我对纸人婆婆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不过也只是相对而言,心里还是怕得要死。

    我壮着胆子问,那我奶奶呢?为什么我家里人从来没有提起过她?

    我听见纸人婆婆一声冷哼,是真的「冷」,即便是大夏天的,我都感觉到一股寒气从脚底板直接蹿到头顶。她讲,你屋里人肯定不会提起小姐,因为他们根本就没得脸提起小姐!他们根本就不配提起小姐!

    说着说着,我看见她的脸上竟然有两行黑色的液体从圆鼓鼓的眼睛里流出来,那是画眼眶用的墨汁。

    墨汁顺着她苍白的脸往下流,在光线不足的房间里,显得是那么的诡异恐怖。

    我尽力不去看她的脸,而是在思索她说的话。

    没脸?不配?为什么纸人婆婆会这么说?难道是我家里人对奶奶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吗?

    另外,为什么她叫我奶奶为小姐?那她是我奶奶什么人?

    我想到木箱底下压着的那张照片,奶奶穿的是旗袍,看上去知书达理,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千金。所以,这位纸人婆婆曾经是我奶奶的丫鬟?

    我有太多太多的问题想问,可是还没等我问出口,纸人奶奶突然抬起头看着窗外。淡淡的月光透过窗户纸照在她脸上,红白黑三种颜色异常刺眼。

    长源爷爷起身就要出去,却被纸人婆婆叫住。她沙哑的声音讲,他是来找小娃娃滴,算了,让小娃娃随他去吧。

    我以为是我二伯来了,所以虽然还有一大堆问题没问,但我还是觉得先离开这个地方比较靠谱,坐在一个纸人面前听她讲话,我估计到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之外,绝对找不到第二个人了。

    可是,等我走出堂屋我才发现我错了,来找我的人不是我二伯。因为我二伯此时和陈先生正站在院子中央,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好像睡着了一样。而来找我的人,他一身黑袍,头上罩着斗篷,关键是,他的背,是驼着的。

    我以为我刚脱离虎口,没想到又进了狼群,驼背人身边的那群黑猫连陈先生都害怕,更何况是我?

    「小娃娃,放心跟他去,他要是敢打你,老婆子给你出气。」身后传来纸人婆婆的声音。

    我听到那驼背人哼了一声,转身出了院子。二伯和陈先生都在「睡觉」,我别无选择,只好跟上。

    驼背人一直没有说话,我也不会主动开口,只是在默默地记住路线,以便逃跑。

    这条路我走过,被驼背人勾魂的时候走过一次,和我爸掰苞谷的时候走过一次。其间路过我屋苞谷地,地里没剩下多少还没掰的苞谷了,估计只要明天一个上午,我爸和我妈就能掰完了。可是那个时候,他们还能看得着他们的儿子吗?

    我看了一眼身后,考虑着是不是逃走,可是我却看到身后跟了几百只黑猫,于是放弃了这种以卵击石的想法。

    驼背人一直在前面带路,他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走起路来很费劲。不过我现在没心思去理会这个了。

    过了苞谷地后,沿着一条小径上山。这是上次他就要带我去而没去成的地方。我跟着他从开始有路,走到最后无路,就在草丛里穿行。大概走了半个小时后,他停下来,指着草丛里的一个小土包对我冷喝一声,跪下!

    我知道,这个小土包是一座坟,因为这种土包在农村太常见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作为大学生的傲骨,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在他的喝声下,我没有跪,而是反问他,凭什么要我跪?

    我看见他身上的那件斗篷在轻微颤抖,我知道他这是在生气。他的声音很嘶哑,但是他还是提高了音调冲我吼道,因为是你爷爷杀了她。

    我很震惊,但是我并不相信我那个慈祥的爷爷会杀人,再说了,就算是我爷爷杀的,那和我也没关系,有本事你去找我爷爷啊!

    我表达了我的立场,他的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了。

    他一巴掌拍在我脸上,但是一点都不疼,我反而听到他手掌类似骨折的声音。可他没有丝毫在意,而是伸出另一只手指着那小土包讲,你必须跪下,因为,她是你奶奶!

    一阵寒风莫名吹起,吹落驼背人头上的那件黑色斗篷,在暗淡的月光下,我看见他的脸——他,也是一个纸人!

    第 32 章 舅公

    难怪他走路的姿势那么别扭,原来是膝盖弯不了。难怪他刚刚扇我的那一巴掌一点都不痛,反而还传来类似骨折的声音。我想,那声音应该就是支撑他手掌篾条断了的声音,清脆干净,很像骨折的声音。

    而且我还知道他为什么会驼背,因为支撑他后脊梁骨的那根最粗的篾条,不知道什么原因,向前断了一半,所以才导致他驼着背。

    不仅如此,他露出来的面庞,比纸人婆婆更加恐怖!

    因为纸人婆婆再怎么恐怖,至少她还是一个成年人的脸,但是他的脸,却是一个小孩儿的!

    他似乎是一脸天真无邪地看着你,可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总是瞪着一双大眼睛,嘴角还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特别是他的一边脸颊,居然破了一个洞,从这个洞里,能清晰地看到里面支撑着纸人脑袋的竹篾条!

    而破掉的这个洞被驼背人自己用其他的纸张补过,可是现在只剩下一侧还黏在脸上,另一侧在风中,不断地来回摆动,就好像是一个人的脸皮被撕脱了一样!而他自己的表情,还是那副瞪大着眼睛天真无邪的样子,好像一点也不知道疼一样。

    我感觉我的世界观已经彻底的崩塌,先是纸人婆婆,现在又是驼背纸人,而且他们不仅会说话,居然还能走路!那是不是意味着我回到学校以后,就可以给同学们吹牛逼,说老子见过纸人说话,还见过纸人走路,你们见过吗?——我想,我肯定会被关进精神病院去。

    可是我他妈现在就觉得我已经快是一个精神病了!你们一波接一波的来黑老子,你们他妈的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自从老子回到这个村子以后,就没有过上一天正常的日子!原本那个和谐安详的村子到底去哪里了?

    我在心底嘶吼着,我对现实抱怨着,我实在是难以接受和一个纸人面对面地站着,而且,还要被他威胁着下跪。

    等等,他刚刚说什么?他说这坟里的人是我爷爷杀的?他是不是又说了这坟里的人是我奶奶?

    那也就是说,我的爷爷,亲手杀了我奶奶!?

    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我爷爷老实巴交了一辈子,对咱们这些子孙从来没有过重话,对邻里乡亲的也是和和气气,从来不会和人急眼,就是再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可能去杀人,更何况还是他自己的妻子!

    这肯定是他在撒谎!他想要骗我下跪,然后好夺取我爷爷留给我的东西。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定要我下跪,不过我估计这肯定又是他们圈子里的一种匠术。就像上次他让我穿鞋,我上当穿了,结果还要麻烦陈先生帮我脱鞋。所以,这一次,我绝不上当!

    于是我瞪了他一眼,然后马上把视线给挪开,因为我还是不敢直视他,我宁愿去看那群黑猫。然后我对他说,你想骗我下跪,也要找个好点的理由,这么个蹩脚的借口,哪个会相信?

    他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就那样直勾勾地瞪着我。

    我尽量不去看这个会说话的纸人,把视线斜向下看地面上的草地。可是那驼背纸人竟然慢慢倾斜着他的身体,然后用他的脸贴着我的脸,把他的眼睛对准我的眼睛,和我再一次面对面,而我的脸,和他的脸,只差一个我鼻尖的高度。

    他的眼睛就那样死死地瞪着我,只要我一转头,他就会像是播放慢动作一样,从一侧进入我的视线,然后和我的脸死死贴在一起。

    我躲闪了几次眼神之后,干脆把眼睛闭上。可是闭上之后,只要我一想到在距离我面前不到一个鼻尖高度的地方就有一张纸人的脸贴着我,我就有一种呼吸暂停全身起一身鸡皮疙瘩的错觉。

    四周一片漆黑,四周也一片寂静,我只能听到微微的风声在吹动小草的细弱声音,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走路的声音,那么,他的那张脸肯定还放在我的眼前,只要我一睁开眼,肯定就能看到他那破了一个洞的脸。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我感觉每一分钟都是煎熬——不,每一秒钟都是煎熬!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来看我,难道仅仅就是为了折磨我?吓唬我?那么我要说的是,他做到了!

    我终于忍不住了,我睁开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苍白面孔,大吼道,你到底要搞么子?

    他终于讲话了,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嘶哑,原因之前讲过,那是因为他们纸人根本就没有嘴巴。他讲,我没得必要骗你,我今天也不想搞么子,你给她下跪,磕三个头,你就可以回去咯,以后滴事,以后再计较。不然滴话,你就莫想回去咯。

    我半信半疑地问他,真的?

    他不能点头,因为脖子那里没有关节,想要点头就只有整个身子一起弯下去。我看到他弯了几下,应该是点头的意思。

    但是我还是不敢下跪拜坟,因为上次中了一次招,我对他没有半分的信任。但是如果不下跪拜坟的话,我想他还会用其他的手段来折磨我,甚至还可能就在这里把我杀了,否则他不会讲那句莫想回去的话。

    这里草又深又密,还没有路通到这里,如果他真的杀了我,怕是我尸体臭了长蛆了,都不会被人发现。

    现在怎么办?陈先生和我二伯他们都还在纸人婆婆屋里,也不晓得他们脱困了没。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对了,拖延时间!

    人一旦有了希望,胆子就会稍稍大起来,我问驼背纸人,为么子你和那婆婆都是纸人?

    没想到驼背纸人冷哼一声,四周的空气都似乎被这一声喊冷了。他讲,这都要拜你屋爷爷所赐!要不是他,我会弄成现在这个人不人鬼不鬼滴样子?

    我趁热打铁地问,我爷爷对你做了么子?

    我本以为他会打开话匣子,然后和我畅聊人生,最后发现我的三观无比正确,狠狠地夸了一番我之后,就把我送下山。

    可是梦想总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无比残酷的。他似乎知道了我在拖延时间,不再和我讲话,而是招呼那些黑猫慢慢围拢上来。

    我急了,赶紧想办法转移他的注意力,我问,如果这坟里埋的是我奶奶,那你又是什么人?我跪不跪我奶奶,关你么子事?

    我这话一出,他控制的那些黑猫果然不再上前,他讲,因为这坟里躺着滴,是我妹妹!我是你舅公!

    舅公?!我奶奶家还有亲人?我怎么不知道?——不过想想也对,我连奶奶的事情都不知道,更别说奶奶家人的事了。

    可越是如此,我才越不能相信,因为我什么都不知道,现在还不是由着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如果我这都相信了,那我这十几年的书就白读了。很快,我就找到了他话里的破绽,我说,你不是我舅公。你之前给我穿过阴鞋,还招来那么多猫想害我,没有哪个舅公是你这样的。

    他似乎是笑了一声,但是没有反驳,而是站在我旁边,面对着村子方向,一动不动。

    我不知道他在看什么,所以也试着从他的角度看过去。然后我惊奇地发现,站在这里可以俯瞰到对面整个村子的面貌,还能看到我爷爷的坟地。

    他突然出声问我,你晓得九狮拜象的关键是么子不?

    我摇头,可是他根本就没看我,而是继续讲,很多人都只晓得九狮拜象,却不晓得这句话滴原话是九狮拜象回头望,关键不在于「拜」,而在于这个「望」。

    我问,望?望么子?

    他讲,你记到就行了,以后用得到。回去吧,出去以后,就不要再回村子咯。这里不是你该待滴地方。还有,离孩匠远点儿。

    第 33 章 红线缠棺

    听到他的话,我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愕,我没有听错吧,他让我回去?

    以前看电视里面演的,不都是要留下点什么零件才能离开么?他这就放我走了?他会不会是故意说让我回去,然后好放松我的警惕,之后在我的脖子后面狠狠地来一掌刀把我打晕?我看了一下他那双用纸糊成的手,我想我可能想多了。

    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那我走了?

    他的身子往前倾了倾,应该是点头的意思。

    我又问,你不问我要我爷爷留给我的东西了?

    他讲,我刚刚贴着你的脸看了,你确实不晓得。

    原来他刚刚贴那么近的看我,是为了这个目的。难怪现在舍得放我走了,原来是知道我身上没有宝了。不过他没有撕票,这就已经很不错了。

    我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又回过头来问道,你喊我离孩匠远点儿,是么子意思?

    我看见他抬起一只脚,因为没有关节的缘故,所以整个人都变得不协调,然后他一脚踹到我屁股上,还骂了一句,给老子爬(赶紧滚的意思)!

    我又走了几步,想了想,还是调过头来,走到那座小土包前,跪下去,毕恭毕敬地磕了三个头。

    不管这坟里的人是不是我奶奶,进庙烧香,遇坟磕头,礼数总是没错的。再说了,万一她真的是我奶奶呢?那磕几个头更是理所当然。

    做好这一切后,我就下山去了。

    原本想着回家的,但是一想到陈先生和我二伯还可能被困在纸人婆婆家,所以进村后就朝着村中央走去。

    走到一半的时候,碰到了陈先生,他脸色不太好看,看到我后让我跟他回家,他告诉我二伯去了陈泥匠家守灵去了,让我不要担心。

    回到家后,陈先生倒头就睡,我估计是在纸人婆婆的院子里吃了些苦头。原本我还想问他,为什么纸人可以说话,为什么纸人可以走路,为什么纸人还会流眼泪……现在看来,也只能等到明天了。

    躺在床上,我还在想那个自称是我舅公的纸人说的那句让我离孩匠远点儿的话,之前王二狗也说过这句话,说是我爷爷托梦给他的。如果他们都没有撒谎,而我身边的鞋匠就只有陈先生一个,他们的意思难道是让我离他远点?可问题是,自从陈先生来村子以后,他一直都是在帮我,或者说一直在帮我们家,那我也需要离他远点儿?可是如果说的不是陈先生,那他们嘴里的孩匠指的又是谁?

    我想了一会儿想不通,就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陈先生叫起来,他说今天是陈泥匠出殡的日子,让我过去送他一程。

    陈泥匠膝下无子女,我去送送也是应该。

    路上,陈先生问我昨晚都发生了些什么,我选择性地告诉了他一些事,比如纸人婆婆炼了好多阴鸡;王二狗玷污了刘寡妇,所以导致刘寡妇上吊自杀;还有王二狗去村长家确实是为了偷钱;还有我被驼背人抓去搜了一下身,他没找到我爷爷留下来的东西,就放我走了之类的事情。而关于纸人婆婆和驼背纸人是纸人这件事,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给隐瞒了下来,我也没有告诉他我「舅公」说的有关我爷爷和我奶奶的事,一来是不确定真假,二来万一是真的,家丑不可外扬。

    至于「舅公」让我离孩匠远点儿这句话,我肯定是打死也不会告诉陈先生的。

    我突然想起昨晚他们在纸人婆婆院子里闭着眼睛站着一动不动的样子,我问,这是怎么回事?

    陈先生咬了咬牙,显然对昨天的事情还有怀恨在心,他讲,中招咯,被迷鬼子迷了,差点没出来。屋里面那个老婆子是个狠角色,你以后少招惹她。

    我想,以后就算是让我去,我都不会去她那里了。那副苍白的面孔,实在是太吓人了。

    我点头应承下来,然后问他,陈先生,你晓得有的纸扎人为么子会讲话不?

    陈先生讲,有很多原因,有些是因为纸人扎滴太像人咯,所以会吸引一些游荡的阴人住进去。这也就是为么子扎滴纸人都不能太逼真的原因。哈有些原因则是人为滴,他们会把暂时没得身体的魂魄放到纸人里头,然后施法,看上去和真人没得区别,只有等这个人死了,他才会重新变成纸人。不过这类道术是扎匠一脉滴,其他人学不来,我晓得滴人中,重庆张哈子对这个比较精通。对咯,你问这个搞么子?

    我笑到讲,没么子,就是好奇问哈子,昨天晚上做梦梦到纸人讲话了,有些怕而已。

    说话间,我们来到了陈先生的院子,空荡荡的,除了几位抬棺的人,就只有王青松和我二伯了。之所以会这么冷清,是因为之前陈泥匠上身的事情就已经让大家唯恐避之不及了,再加上昨晚王二狗的那副惨样,大家更是对陈泥匠避而远之。这几个抬棺的人其实一开始也不想来,是王青松一个个去敲门才请过来的。他们不来也没办法,村子里就这么点人,能抬棺的年轻人本来就不多,难不成还真的就让陈泥匠的棺材放在堂屋里不管了?

    到了院子之后,道场先生跑过来问陈先生,是不是可以起棺了,陈先生讲,等一哈,我先看哈子棺材。

    说实话,你一个专业做道场的,现在跑过来问一个鞋匠是不是可以出殡,怎么看怎么别扭。不过这也没办法,毕竟陈泥匠的事有点棘手,而陈先生确实又本事大,不服不行。

    我看见陈先生绕着棺材走了一圈,然后伸手在棺材盖子和棺材体结合的地方摸了摸,竟然有水!

    陈先生问,你们早上洗棺材了?

    道场先生一脸茫然地讲,没有啊!

    陈先生又摸了其他几个地方,都摸出了水,随后,他还钻到棺材底下,用手敲了敲棺材底。敲了一个地方之后,又换一个地方敲,敲了好几次之后,这才重新钻出来,对我喊,小娃娃,过来帮个忙。

    我小跑过去,看见他从衣兜里抽出一条红线,大概一米长左右。他把一头扔给我,对我讲,我们把棺材捆一圈。

    我看了一眼棺材,光是侧面都差不多有一米了,你就拿这么一根一米长红线,捆得住?

    我讲,陈先生,这线太短了吧?

    陈先生讲,你站到那边帮我拉线就行了。

    讲完之后,我就看到陈先生一头钻进棺材底下,然后从另一边钻出去,等他重新站起来的时候,我看见他的左手竟然拿着线头!

    从棺材顶到侧面,再到棺材底,再到另一边,这加起来怎么也有两三米了吧?这一条一米长的红线居然给捆住了?

    陈先生让我把我手里的线头递给他,然后我看见他在棺材的顶部打了一个结,再把这个结握在左手手心,用嘴吹了一口气,左手顺着红线一抹,等他松开手的时候,那个线结居然消失不见了!

    陈先生又对我讲,这里再捆一圈,接线。

    他说着就用右手在左手手心一抽,居然真被他拉出一节红线来,他把线头扔给我,然后从棺材底下钻过来,接过我手中的线头,打了一个结。这一次我看得很仔细,他的这个打结手法很特别,是我以前没有见过的,具体细节,因为动作太快,我没能记住,心想有机会要学了来。

    随后他一吹一抹,红线被绑上,还是没有线结,就好像棺材是被一个红线圈套上去的一样。

    陈先生要我和他在棺材的前中后三段各捆了一圈,然后才招呼道场先生出殡。

    道场先生做了一番法事之后,一剑劈下,鞭炮声响起,伴着一声「起棺」的声音,八位大汉同时屈腿抬棺,棺材应声而起。

    我看见陈先生暗暗地吐了一口气,我想,他应该是在害怕回魂压棺。万一陈泥匠像我爷爷一样不肯走,那就麻烦了。我爷爷至少还有这么多子孙哭灵送他走,可是陈泥匠只身一人,膝下没子女,叫谁去给他哭灵?

    看着远去的一行人,我问陈先生,为么子要捆红线?

    陈先生讲,他怨气太重,有可能要起尸!

    第 34 章 陈先生的安排

    起尸,是我们这边对诈尸的叫法。

    我看陈先生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于是问他,不是已经都弄好了吗?还会出问题?

    陈先生看了我一眼,讲,我是一个孩匠,又不是道场先生,更加不是赶尸匠,我最多只能用我晓得滴办法困住他,但是没得办法阻止他起尸。

    我问,他好好地为么子会起尸呢?

    陈先生一脸鄙视地讲,他这个也叫做好?你刚刚没看到我到他棺材周围摸到啷个多滴水?那是他滴怨气!怨气阴冷,空气里滴水蒸气遇到,就会形成水。这个知识,你们小学就应该教过,难道你不懂?

    我说,陈先生,水蒸气遇冷变水这个知识我懂,但是我不晓得怨气这个东西是阴冷滴啊。你不能用你的专业眼光来看我,我从出生到现在,接触这方面的东西前前后后还不超过五天,我要是懂,那我不成了你们这个行业的天才了?

    陈先生白了我一眼,没再说话,很显然,他被我的口才折服了。于是我继续问陈先生,那他为么子那么大的怨气?还有,他大概会什么时候起尸?

    陈先生瞥了我一眼,讲,你问我,我问哪个去?

    我就晓得陈先生也不知道,所以赶紧换个话题,我问,陈先生,刚刚你拿红线捆棺材的那一手叫什么名字?

    陈先生一听这个,顿时脸色好看了许多,言语之间都有些自豪,他讲,这喊过「红线缠棺」,怎么样,厉害吧?

    我赶紧如捣蒜般地点头,然后问他,你那条红线明明只有一米长,为么子你可以一直拉长,就好像用不完似的?

    陈先生嘿嘿一笑,讲,想晓得?

    我再次狠狠地点头。陈先生却收起微笑,板着脸讲,这是我们孩匠一脉的秘术,想晓得就拜我为师。要是我心情好,可以考虑教哈子你。

    我想了想,当陈先生的徒弟,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想法。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也就不会害怕了,而且还能帮助别人,顺便装个逼。但是一想到王二狗和纸人舅公对我讲的要离孩匠远一点,我就打消了这样的念头。然后随便找了个理由给搪塞掉。

    陈先生或许自己也是在开玩笑,所以也没怎么在意,而是走到王青松跟前,对他讲,王老弟,接下来我讲滴事,你要好生记到(用心记住的意思)。

    王青松看见陈先生这么一本正经的讲话,而且刚刚还对陈泥匠的棺材又做了一些处理,搞得他也有些紧张起来。

    陈先生讲,第一,你每天要到陈泥匠滴坟头烧一把纸钱,边烧滴时候边用右手的小指头在火堆边上画圈,嘴里念陈兴旺滴,其他人莫抢。

    第二,纸钱的钱印打法有讲究,首先,纸钱要用两尺长,七寸宽滴,其次,打钱印滴时候,固定纸钱的钉子不能是铜钉,要用木钉或者铁钉,然后就是这个钱印,这是最关键滴,一张纸钱上面,横到打九个钱印,竖到打五个,千万莫打多了,也千万不要少打,否则出了问题,事情就难办了。

    第三,找一只公鸡拴到他老屋旁边,每天好吃好喝伺候到,要是七天过后它哈活到滴,那就没事咯,你也就不要烧纸钱,如果他没活到七天,你再看看他老屋周围哈有没有活到滴虫子之类滴,如果有,也不会有么子大事,如果没有,那就自求多福吧。

    陈先生讲完这三点之后,我看见王青松的脸色都变了,大清早的,太阳都还没出来,他的额头都冒了一层密密的汗珠。但是还是答应了下来,毕竟现在整个村子他是老大,出了什么事都必须由他罩到。

    就在他出门准备去找公鸡的时候,他突然又折回来问陈先生,那王二狗怎么办?

    陈先生讲,你莫管了,我自有安排。

    王青松巴不得不管王二狗了,现在王二狗就像是狗皮膏药一样,人人都想甩掉他。

    等王青松走远以后,陈先生才对我二伯讲,你把王二狗背到王长源屋里去,他们两个老的膝下无儿无女,等王二狗好了,让他去尽孝。

    我二伯很是纳闷,问陈先生,就王二狗现在这个样子,他能尽孝?莫连累老人家就不错了,要不换一家?

    陈先生讲,这是王长源滴意思,你要换也阔以,你和他商量去。

    讲完之后,陈先生就招呼我说,小娃娃,走,回去吃饭。

    然后他就大摇大摆出了陈泥匠的院子,我看见他出门的时候,伸手在院门的门框上拍了一下,等他的手拿开,就看到一张黄符贴在了门框上面。随后看到他的左脚在门槛上轻轻跺了三下,这才迈出去,尔后双手背在身后,走了。

    我问二伯,要我帮你不?

    二伯讲,赶紧回去吃饭。然后就挥手把我赶了出来。

    我追上陈先生,问他交代王青松做那么多事的原因,然后我就看到陈先生又露出了之前要收我为徒的那种嘿嘿笑容。还不等他开口,我就直接讲,算了,我不想晓得了。

    陈先生问,真的不想晓得咯?我都还打算跟你好生讲哈子滴。

    哼,我根本就不会上当!

    吃完早饭以后,爸妈就下地收最后的苞谷了,我等陈先生吃完之后,收拾好碗筷,把碗筷洗了,才出来和陈先生坐在屋檐下,拉拉家常——其实也就是我一直在问东问西,他把他晓得讲给我听,当然了,有些他不想讲,有些估计他自己也不晓得,然后假装成他不想讲。

    我想到昨晚舅公面对面看着我以后,就晓得我身上没有爷爷留给我东西的那种手段,所以我问陈先生,你晓得有一种手段,只要眼睛对着眼睛,就能看透对方心思的道术不?

    陈先生想了想,对我讲,有是有,不过没得你讲滴那么神乎,最多也就是晓得对方有没有撒谎之类滴。你要晓得,这个世界上么子最难猜?人滴心思最难猜!要是真的有你讲滴这种道术,能够看透人滴心思,嘿~老天爷都会看不下去滴。

    听陈先生这么讲,我就放心了,不然要是舅公晓得了那把蒲扇的存在,他会不会抢在我前面把蒲扇找到?现在好了,他应该只是看出我没有撒谎而已,并不知道蒲扇的存在。

    我又问,陈先生,你晓得九狮拜象除了是块好地以外,哈有其他的典故没?

    我没有把「九狮拜象回头望」这句话讲出来,是害怕陈先生不晓得,那我就会成为泄露这句话的人了。

    陈先生讲,不晓得咯,我又不是搞风水滴,这些东西你要问专门搞风水滴人。我晓得九狮拜象,也只是从我师傅和别人谈话那里听来滴。那个时候我都哈年轻,学滴东西不多,师傅不肯给我讲九狮拜象。不过那段时间这四个字好像很流行,只要是圈子里滴人,基本上都晓得。

    我哦了一声,点点头表示晓得了。

    陈先生的话引起了我的注意,他说当时那段时间很流行九狮拜象,难道当初有很多人都在找这种地势么?而我爷爷和奶奶也仅仅只是这些人当中的一小撮?那么,当初那么流行九狮拜象的原因是什么呢?又是什么驱使着他们那个圈子的人去寻找这九狮拜象呢?最关键的是,「九狮拜象回头望」这一句为什么只传下来「九狮拜象」四个字,后面的「回头望」三个字到底有么子秘密?

    虽然陈先生就在我身边,而且我们现在也都有时间,但是我还是没有问陈先生,因为他也不知道。

    就这样,我和陈先生一问一答,一整个白天都相安无事。直到黄昏的时候,院门突然被推开,一位妇女匆匆忙忙地跑进来,扑通一声跪在陈先生的面前:「陈先生,求求你救救我屋狗蛋!」

    第 35 章 夹生饭

    来的这人是村尾王关生的媳妇儿,原名记不得了,只知道村子里像我这样的后辈都管她叫英姐。她嘴里说的那个狗蛋,今年六岁了,原名王小凡。我之所以对这小家伙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他的名字是我爷爷当年给取的。

    我起身跑过去想要把英姐拉起来,但是英姐却像是全身没了骨头一样瘫坐在地上,我一个大男人一时之间竟然拉不动她。

    陈先生也从屋檐下走出来,和我一起把英姐拉起来,扶她坐在屋檐下的椅子上。然后才问她,发生么子事咯,莫急措,慢慢讲。

    英姐眼睛水已经流出来了,她没有安静地坐下,而是挣扎着站起来,拉着陈先生的衣袖往屋子外面走。陈先生看了我一眼,示意我跟上。出了院子之后,我把门虚掩着,然后跟了上去。

    英姐走得很急,一边走一边喘着说她家狗蛋的事情。

    原来,两天前,英姐下地太累,回来煮饭的时候水位没把握好,煮出来的饭变成了夹生饭。村子里的人节约粮食,英姐也不例外,所以就没有倒掉重新煮,而是将就着吃了。也就是那天之后,狗蛋就吵着闹着要吃夹生饭,其他的什么都不吃。

    一开始英姐他们两口子还以为狗蛋只是闹个新鲜,可是连续两天下来,狗蛋还是一如既往的只吃夹生饭,就算打也好骂也好,他就是不听,除了夹生饭,什么都不吃。

    而就在刚刚,狗蛋又吵着要吃夹生饭,英姐两口子坚决不给他吃,他就自己跑去煮。生火烧水,竟然干的头头是道,就好像他以前干过很多次一样。可是,村子里的娃,谁家不是当个宝?特别是英姐两口子还就这么一个娃,更是宝贝得不得了,从来就没让他干过粗活,甚至连灶台都没让他进过,他是怎么会这些的?

    关生哥当时就去拉扯他,想要把他抱走,却被狗蛋一掌推翻在地。一个六岁的小家伙,居然能够把经常下地干活的壮汉给推倒?这说出去都没人相信,可就是发生了!而且,英姐说,当时狗蛋看他们两口子的那眼神,绝对不是一个小孩子该有的眼神。具体是什么英姐说不清楚,但是她只说了两个字:害怕!

    是的,英姐害怕狗蛋的那种眼神。到底狗蛋的眼神会有多恐怖,居然让自己的母亲都感到害怕?

    等我们一路小跑到英姐家院门口的时候,就听到院子里一阵小孩子的笑声和鸡飞狗跳的吵闹声。英姐竟然害怕的不敢去推门,躲在陈先生的身后。

    陈先生对我使了个眼色,是叫我去推门。

    我没多想,走上前去一把就推开了门,然后我看到,满院子的鸡毛,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鸡的尸体,鸡血洒了一地,而狗蛋,正站在院子中央,稚嫩的双手抱着一只鸡,嘴巴却咬在鸡脖子上,我看见他喉咙上下涌动,竟然是在吸鸡血!

    狗蛋也看到了我们,他慢慢地抬起头,随手把鸡扔在地上,脸上嘴上都沾满了鲜血,然后冲着我咧开嘴笑,还喊了我一声:小阳叔叔。

    我刚要张嘴应他,屁股猛然被踹了一脚。差点一个没站稳摔倒在地上。我转身就要发怒,却看见陈先生一脸严肃的样子,他看都不看我一眼,讲,不想死就莫应他。

    狗蛋看到陈先生后,好像是看到了什么惊恐人物似的,转身就往屋子里跑。可是他的头却没有转过去,还是直勾勾地看着我们!

    他头的那个扭转弧度,我想应该已经超越正常的人体极限了,可是他好像没有丝毫察觉一样,只顾着往前跑。陈先生二话不说,脱下右鞋就朝着狗蛋砸过去。

    狗蛋往左一跳,就躲了过去,然后朝着院子的围墙跑去,陈先生紧跟在后面,还冲我吼道,守到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