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 18 节 十八

    第 171 章 从不离身

    找一副身体?难道他自己没有身体?

    我问张哈子,张哈子讲,这是个狠角色,要是有身体滴话,我们两个早就死老。

    我没看到过张哈子露怯,但是这一次,他毫不犹豫的讲出来自己不如那个家伙,可以看出,那个家伙是真的很厉害。

    我问,你啷个晓得他没得身体?万一他有身体,只不过是本事小呢?

    张哈子讲,宿舍楼这口井,这么大滴工程,就算是老子,都要费好大滴劲,他用一个纸人身体就搞出来老,你自己讲,他到底牛不牛逼!

    张哈子之前就讲过,要施展他们匠人的匠术,需要完整的身体和魂魄,用纸人代替身体虽然可以,但是匠术的效果要大打折扣,而且还需要积累到一定的人气(阳气)才能够施展匠术,这么看起来,那个家伙确实牛逼。

    张哈子这时讲,而且我怀疑,这个家伙从村子里一直跟你跟到了这里。

    我听到这话大吃一惊,我问,为什么你会这么怀疑?

    张哈子讲,你哈记得到你在乱坟岗滴时候不,我从你身上找到一只阴虫,那个时候我就讲过有人要害你,当时哈不晓得是哪个,而且那个时候我也有事要忙,就没细细追究。你到火车上碰到滴那些事情,估计也是那个家伙搞出来滴。刚刚又在你床上找到老阴虫,而且目的也是你,我想,他肯定是想得到你这副身体。

    听到这里,我觉得很有道理。张哈子继续讲,更关键的是,你讲之前回头看到过他在天台上摇扇子,这是你爷爷滴招牌式动作,他故意用出来,就是为了吸引你过去。由此可以看出,他对你和你爷爷都十分滴了解。所以我才讲,他应该就是从你们村子跟过来滴人。

    我听完之后仔细一想,符合又是纸人,匠术又牛逼这两个条件的,似乎就只有纸人舅公了。但是,这又讲不通啊,他要是想害我,早就在我奶奶的坟前就把我给解决掉了,又何必这么麻烦的等到这个时候?而且,从陈先生的判断来看,纸人舅公应该是一个孩匠,而不是一个扎匠啊。为什么他会扎匠的手段?

    我问张哈子,你们匠人之间的匠术是不是互通的?

    张哈子讲,有些是滴,大多数不是滴。这就好像是你用数学方法去回答语文的问题,很明显是不互通滴。你问这个搞么子?

    我讲,没事,就随便问一问。

    张哈子的回答,至少让我排除了是我纸人舅公的可能。可是,如果不是他,还能是谁呢?在我所晓得的纸人当中,除了他就只有纸人婆婆了,但是很显然,纸人婆婆是不会害我滴。

    张哈子问我,你是不是晓得么子我不晓得事情?

    我讲,天地良心,你都不晓得,我就更加不晓得了。

    我没有把纸人舅公这件事情讲给张哈子听,因为上次回村子的时候,纸人舅公就一直没有露面,想必是已经离开了,或者是和张哈子这个扎匠有什么渊源,可能是不想见张哈子。既然这样的话,我完全没有必要把纸人舅公暴露出来,免得给他惹麻烦。

    张哈子看了我一眼,应该是没发现什么端倪,然后点点头,讲,走吧,这里没得我们么子事情老。

    我问,那个纸人不是还没有找到么,不管了?

    张哈子指着笔记本电脑讲,你刚刚看到的那个小纸人不就是那个家伙么?

    我讲,那么小,差不多巴掌大,怎么可能是我刚刚看到的那个?最多就是一个缩小版的。

    张哈子讲,就是它,下了井以后,它就有那么大老。

    这些现象我无法解释,但确确实实就是这么客观存在着的。既然张哈子讲是它,那就一定是它了。

    我跟着张哈子走下天台,从楼顶上下来,一路上碰到许多下楼上课去的学生,匆匆忙忙,刹那间,我感觉自己似乎又回到了当初上学时候的那个年代,真的是无忧无虑。

    我问张哈子,你为么子退学了?难道上学不好么?

    张哈子身子顿了一下,对我讲,老子就不是一块读书滴料,占到茅坑不拉屎搞么子?哈不如赚点儿钱来滴划算。

    我晓得张哈子肯定是在和我打哈哈,但是他不愿意讲,就算是严刑逼供,他也是不会讲的。于是我换个话题问他,就靠卖纸人,能赚钱?

    张哈子讲,你晓得个屁!我问你,这个世界上有几类人?

    我讲,那要看你按什么来分类了,按性别分类的话,那就是男人和女人,额,近年来还要加一个人妖类别。如果按……

    我还没讲完,张哈子就打断我讲,放屁!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活人和死人!现在滴人,都活成精老,一个个比么子都精明,想要赚他们滴钱,基本上很难,但是死人不一样,很多事情活着滴人是不晓得滴,所以,死人滴钱是最好赚滴。我认识滴一个专门给死人老屋看风水的家伙,你晓得这个家伙一个月可以赚好多钱不?起码这个数!

    张哈子讲话的时候比划出一个「六」的手势,我问,六位数?

    张哈子点点头讲,最少六位数,多滴时候七位数!

    六位数,那就是月入十万以上了,七位数就是百万级别了,而且还是一个月的收入,这尼玛是不是也太好赚钱了?我被震惊的张大着嘴巴,满脸的不可置信。我问,这么多钱,他啷个用得完?

    张哈子很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讲,没见过世面!这都是小钱!

    好吧,我承认,我听到这里的时候,我再一次萌生了毕业以后要干这一行的冲动。但是张哈子似乎是看到了我双眼放光,所以直接打消了我的念头讲,你莫用这种眼神看我,就你这个智商,我就算是想教你,都教不会!

    下楼之后,我跟着张哈子走出学校,然后来到车子旁边,张牧已经在车后座睡着了。我和张哈子上车之后,张牧就醒了,问张哈子,发生了什么事,去老这么久。

    张哈子讲,遇到个高手,应该是扎匠一脉滴。

    张牧问,到重庆这个地方,哈有扎匠是我们张家不晓得滴?你确定你没搞错?

    张哈子讲,我和这个哈挫挫刚刚被「七上八下」老,对方哈只是一个纸人,要是他有身体滴话,嘿嘿~后果我都不敢想老。

    我转过身去看着张牧坐了起来,脸上的表情有些严肃,他指到我讲,是冲着他来滴?

    张哈子没讲话,但是我看见他点了点头。

    我问,我的身体难道有么子不一样的地方么?为么子村口那个吃了九颗脑袋的人想要,赵佳棠想要,现在这个家伙也想要?

    张哈子讲,我哈真滴没看出来你滴身体有么子不一样滴地方。我想,很可能是你人长得比较丑,所以他们用老你滴身体后活得会比较久。

    张牧讲,或许并不一定是要你滴身体,哈可能是你身上有么子东西是他们想要滴。

    张牧的话无疑是证明了张哈子讲我身体没有异常这件事。但是,我身上有什么东西是他们想要的呢?

    镇魂铃?

    不应该,如果是镇魂铃的话,为什么在镇魂铃还没有出现之前,我在火车上就被人下了阴虫?可是,如果不是镇魂铃的话,还有什么东西是我能拿得出手的?

    张哈子问我,你爷爷除了给你留下镇魂铃,哈有别滴东西没得?

    我想了想,讲,没有啊,我回去的时候,我爷爷都已经掉气了。——不对,我爷爷有一把从不离身滴蒲扇不见老!

    张哈子和张牧几乎是同时神色慌张的问,蒲扇?是不是用蒲葵做的蒲葵扇?

    我讲,你们啷个晓得滴?

    张哈子和张牧对视一眼,面面相觑。张牧讲,我爷爷手里也有一把,几乎从来不离身!

    第 172 章 轮子没转

    张牧的话刚讲完,我们三个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

    这绝对不是偶然!

    从之前凌绛说我来这所大学不是巧合开始,到后面通过陈先生的指导找到张哈子,再到后来从张牧的嘴里听到张哈子和我以及凌绛来到这所学校都是上一辈设下的局,最后到现在这把我爷爷和张家爷爷都有的蒲扇,一切的一切,都显示着,这是一个上一辈们早就布置好的局。

    张哈子发动车子,我知道,我们现在要去的万州张家,那里藏着我们都想要知道的秘密。如果不出意外,在四五个小时之后,我们三个将会了解到这一切瓜葛的真相!

    车子上了高速之后,悍马车的野性就彻底被张哈子给释放了出来。我知道陈先生在释放自己压力的时候是拿那只扯断了王二狗胳膊的阴鸡出气,那么张哈子的发泄方式就是飚车。

    我看了一眼仪表盘,车子已经飙到了一百五十码。高速路上最高限速是一百二十码,重庆这一段路,因为地处山区,多弯多起伏,所以限速最高不到一百二十码,只有一百码。按照张哈子现在这个速度,已经算是超速百分之五十,扣分罚款是妥妥的了,还很可能会被吊销执照。

    我提醒张哈子开慢一点,但是张哈子根本就听不进去,速度有增无减。我只好转身对张牧讲,你就不管哈他?

    张牧无精打采的睁开眼睛讲,上老车滴张哈子,没得人讲得听,我劝你哈是把安全带多绑几道比较靠谱。

    张牧讲话的时候,我看见他已经躺在后排的位置上了,然后用「双手」把后排座位上的安全带都给自己绑上。

    我看完之后,也想给自己多绑几道,但这尼玛就只有一条安全带,怎么多绑几道?妈的,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张牧之前打死都不肯坐在副驾驶座上,还美名其曰说我容易晕车,就把副驾驶座让给我,这丫的,张家的人都是心机 boy!

    张哈子看我一脸紧张的样子,冷哼一声讲,上次也没见你害怕,这次就害怕老?

    我讲,上次你开这么快老?

    张哈子讲,上次比这个快,都快一百八十码老,当时你哈嫌我开得慢,啷个今天就嫌我开得快老?

    我想了想,当时是一心想着赶回去救我大伯,所以根本没有在乎张哈子开得快不快,只想着他能够开快点,再开快点。但是这一次不一样,这一次时间上比较充足,所以我开始惜命了。

    我讲,事有轻重缓急,再说了,从这里去万州,最多四五个小时,开那么快搞么子?

    张哈子没讲话,只是神色有些凝重。我看了一眼张牧,他再次闭上眼睛,我也不晓得他到底是真的睡着了还是在装睡。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打了一个哈欠,对张哈子讲,你专心开车,莫打瞌睡,我有点困了,我先睡一哈。你要是困了,你就喊我起来开车。

    张哈子嗯了一声,没有下文。我把座位放倒之后,才真心的感觉到为什么有钱人都要买豪车了,原来空间大,躺起来是这么舒服,以至于没过多久我就睡着了。

    没想到这一觉我睡了三个多小时,等我醒来的时候,我看着张牧正坐直了身子死死的盯着前面的路。我坐起来,问是不是快到了?

    没有人回答我,我看了一眼车速,还是一百五十多码,照理来说,按照这个速度,早就已经到万州了啊,怎么现在还在山区里面绕?

    张哈子把车开在超车道上面,两侧的风景在快速的倒退,豪车就是豪车,坐在里面一点都不感觉到颠簸。我讲,张哈子,应该快到了,你开慢点,莫错过了出口。

    众所周知,高速路上是不能调头的,如果错过了出口,就必须继续前行,到下一个出口下高速才行了。

    张牧没讲话,张哈子回应我讲,你难道没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

    我心里一咯噔,问,哪里不对劲?

    张哈子讲,你看反光镜。

    我按他的话看了一眼反光镜,我看见除了在我们的车,后面行车道上面,跟着有几辆车之外,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啊。我问张哈子,没得么子不对劲的啊,后面跟几辆车而已,有问题?

    张哈子讲,我日你屋个先人板板,你看它们的车轮子!

    于是我又从反光镜看了一眼,我看见那些车轮子正在快速的转动,也没有什么异常啊。我问张哈子,到底哪里不对劲了。

    张哈子讲,你个哈挫挫,你难道没看道它们滴车轮子都没转迈?

    听到张哈子这么一说,我吓得再次从反光镜看跟在我们右后方不远的车子,可是,那不是正在快速转动的车轮子吗?我笑道起对张哈子讲,你莫大惊小怪的,车子速度跑的快了,你是看不见它在转动的,看上去就好像是没有转一样。

    张哈子讲,你看它车轮中间,也就是轮毂滴那个标志。

    我依言看了一眼,我讲,那不是宝马的车标么?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

    张哈子讲,和你讲话真他妈费口水。老子问你,要是车轮子在快速转动,你他妈能看到轮子中间那个标志不?

    我听到这话,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了!

    确实,如果车子在快速的开动,车轮子中间的那个标志是不可能看得见的!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如果你家里有电扇,电扇中间那个连接扇叶的圆坨坨上面印着一个字或者有一个图案,当电扇静止的时候,你是可以看见并且认出来的,但是一旦电扇快速的转动之后,你看见的,只会是一个颜色,而不会是任何一个字,也不会是一个图案。

    所以说,我现在看到的,其实是车轮子并没有转动的车子跟在我们的车后面!

    我震惊的问张哈子,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张哈子讲,上高速不久后就发现老,不然你以为老子真滴想开一百五十多码,老子就不怕被吊销驾照?问题是,就算老子开这么快,都没甩开那几辆车!

    我再次被张哈子的话震住,我问,它们跟了我们一路!?

    张哈子讲,不然你以为?

    不得不说,张哈子在承受压力方面,真的不是一般强!要是换做我,发现了有这样几辆车轮子不转的车子跟着,早就吓得找个地方下高速了。但是张哈子没有,他一直在坚持着往前面开,而且还在想办法去甩掉它们,要论临危不乱,陈先生算第二,张哈子绝对能排第一。

    我讲,你开慢点,让它们先过去不行么?

    张哈子没有讲话,而是一脚踩在刹车上面,车速极速下降,从一百五十码一直降到了八十码。我惊奇的发现,那些车子竟然也同时减速,并且始终保持在距离我们车子右后方大概五六米的样子。我试图通过车窗看清里面开车的人,但是反光镜根本就看不清楚。我打算回过头去看,却被张牧一巴掌拍在我后脑勺上,他讲,莫回头,不是干净滴东西!

    我赶紧把脑壳收回来,然后对张哈子讲,找个出口,下高速!

    这次张哈子摇了摇头,轻叹一声讲,老子眼睛眨都没眨滴开老三个多小时,哈没看到一个高速出口!

    我惊讶的问,不可能!按你这个速度,至少都开了四百多公里,不可能中间一个出口都没得!你是不是眼睛看花了?

    我讲的是实话,高速路上,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一个出口,连接到附近的镇上或者城市。不可能跨度四百多公里还没有出口!

    张牧讲,我一开始也以为张哈子眼睛看花了,但是我两个小时前就醒老,然后一直就盯着路边看,然后我发现,张哈子讲滴没错!

    我再一次否定讲,不可能,我来看着,我就不信没有出口!

    第 173 章 找替死鬼?

    我坐在副驾驶座上,瞪大着眼睛看着右前方的路边。张哈子的车速已经再次提了上来,路边的景物飞速的后退着,我几乎是不敢怎么眨眼的盯着,生怕错过了有指示出口的路标。

    就这样,车子往前开了大概有十几分钟,车子里面死一般的沉默,我的眼睛有些发酸,但即便如此,我依旧没有看到任何提示出口的路牌,甚至是连服务区的路标都没有!

    而且,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开了这么久,在这条路上,竟然连一个分岔路都没有!就是这样一条笔直的盘山道路,左侧是另一条高速路,右侧是行车道,在行车道的另一侧,是山谷。

    时间又过去了十多分钟,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心也跟着一点一点下沉。这一段时间下来,我基本上已经确定了张哈子说的,确实没有高速路的出口,甚至是连服务区都没有一个。

    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在这条路上,我们已经耗了四个小时。我看着手机,突然想到,可以导航啊!

    于是我对张哈子说,张哈子却讲,已经试过老,没有信号,根本无法定位。

    我笑到起讲,这一次你不懂了吧,导航有个离线功能,就算是没有信号也是可以导航的。

    我仿佛又看到了希望,打开地图导航,可是导航却发出语音提示说没有 gps 信号!

    众所周知,就算是没有信号,但是只要有 gps 信号,依旧是可以导航的,而且还十分准确。但是现在连 gps 信号都没有,也就是说,地图上根本就找不到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这根本就没法导航!

    但是,这怎么可能呢?国家现在已经发射了北斗卫星上去,有自己的北斗系统,按照道理来说,就算是到了国内的任何地方,都是可以接收到 gps 信号的,怎么可能在这里找不到信号?

    这一下,我是真的慌了,我问张哈子,这会不会是鬼打墙?

    遇到这种走不出去的境况,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鬼打墙,毕竟我也算是经历了好几次鬼打墙的人了。

    但张哈子却讲,不是。我试老四种破鬼打墙滴方法了,没一个起作用。

    张牧也补充讲,我把我晓得滴两个方法也喊张哈子用老,没得卵用!

    既然他们两个张家的后人都说不是鬼打墙了,那就一定不是鬼打墙。可是,如果不是鬼打墙,那会是什么呢?我在脑海里搜索我经历的这些事情,却没有发现任何符合现在所正在经历事情的原型。

    以前不管是我在那节怎么跑都回到原地的 21 节火车车厢也好,还是后来跟着陈先生以及我二伯不管怎么走都回到陈泥匠的屋子也罢,或者是村子鱼塘里的归墟鱼,都是因为我的眼睛出了问题,被幻象所迷惑了,所以才会在原地打转。但是,现在可是在高速路上,要是我们三个的眼睛出了问题,还不要早就冲出高速路死掉了?

    这么一想之后,我也确定,这肯定不是鬼打墙,如果是鬼打墙的话,只要有外人参与进来叫醒你,你马上就会醒过来了。在高速路上,如果我们一直是在转圈,走过高速路的人都知道,想要实现这种可能,就只有先下高速,然后再重新上高速,不管是上也好,还是下也好,张哈子的车都必须要停下取卡,这个时候肯定会有收费站的工作人员参与进来,那么鬼打墙就会自动破掉了。可是,我们走到现在,连一个收费站都没有看到,所以,不可能是鬼打墙!

    这个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既然也不是鬼打墙,那么古怪就肯定是出在后面跟着的这些车子身上了。

    我问张哈子,是不是后面跟着的那三辆车有问题?

    张哈子用一种很讥讽的笑声讲,我滴天,你终于开窍老,终于晓得是后面的车子有问题老?

    我继续问,问题是,甩又甩不掉,躲也躲不开,啷个办?

    张哈子讲,我要是晓得,我们现在就已经到屋老!

    我问,它们是么子东西?想要搞么子?

    张哈子讲,看上去有点像纸车,至于要搞么子,你难道哈没看出来,这是要把我们三个困到这里,不让我们去万州!

    我大吃一惊,讲,这肯定又是太平间地下四楼那个家伙搞得鬼!它肯定是害怕了,所以才想到这种办法来困住我们。

    张哈子点点头,但是没讲话。

    我讲,要不找个地方停车吧,再开下去,车子油都要没了。

    张哈子点了点头,说,等穿过这个隧道就停车。

    我听到这话很是压抑的看了一眼这个隧道,叫做张家山隧道,全长一点三公里。等张哈子钻进隧道以后,我才晓得我到底为什么压抑。

    我问张哈子,之前开了那么久,为什么没有隧道,现在又出现隧道了?

    张哈子讲,很可能是走对路老。

    我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心里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张了张嘴巴,但是没讲出来。

    张哈子却讲,有么子屁赶紧放,老子没得空猜你到想么子卵。

    我想了想,讲,我不晓得为什么,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张哈子和张牧同时问,么子不好滴感觉?

    我讲,我也不晓得,就是有这种感觉,而且感觉比较强烈。就好像,我们走不出去这个隧道一样,很黑,很压抑。

    张哈子听完我的话讲,你是不是到火车上被那个小女孩黑得有心理阴影老?放心,没得事,这个隧道我一个小时经过一次,现在已经是第三次走老,出老隧道就有一个太阳比较足滴应急车道,就到那里停车,我倒要看看,后面跟滴三辆车是个么子鬼!

    听张哈子这么一分析,我顿时觉得心里好受很多。的确,我肯定是被之前那辆穿越隧道的火车给吓出后遗症来了,以至于在过隧道的时候,心里就会不知觉得出现一种难以名状的压抑。

    车子进入隧道不久,我突然看见在隧道的一侧好像有三个人在对着我们车子招手,我问张哈子,你看见了没有?

    张哈子讲,看到了,你莫回头,把它们招上来就不好搞老。

    我讲,高速路上啷个可能会有人?

    张哈子讲,不是人。

    我倒吸一口凉气,如果不是人的话,那么就只可能是阴人了。隧道里面经常发生车祸,这三个人很可能就是上一次车祸死了的人。

    三个人!

    我突然想到,跟在我们车后面的不刚好是三辆车么?难道这三个人就是那三辆纸车的车主,他们现在跟着我们,其实是来找替死鬼的?!

    我话刚讲完,张哈子就突然对我讲,我日你屋个先人板板,你个乌鸦嘴!

    我讲,难道我讲错了?!

    张哈子讲,你自己看反光镜。

    我看了一眼反光镜,跟在我们后面的三辆车居然不见了!

    于是我安慰张哈子讲,可能是它们跟不上了,隧道里面限速一般是八十码,你看看你,在隧道里面都还是一百多码,哪个跟得上?

    张哈子没讲话,张牧却回应我讲,之前的时候,就算是进隧道,它们也一直跟着滴。现在它们没见老,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它们放弃了,要么是它们滴目的达到老。不管啷个看,后者滴可能性都是百分之两百。

    我讲,张哈子之前不是讲它们的目的是为了困住我们么,难道用这个隧道就能困住了?张哈子连七上八下那口宿舍楼幻成滴井都能摆脱,还怕这一个隧道?

    我话刚讲完,就看到了隧道出口的光,我转身笑着对张牧讲,你看,我没讲错吧,亮光都看到了,马上就要到出口了。

    但是我发现张牧的表情不对劲,然后我感觉到车子被张哈子狠狠的踩了一脚刹车,我的身子往前冲出去,还好有安全带,要不然就真的飞出车子了。

    我吓得急忙转身看了一眼车子的前方,我看见,有三辆车子,并排着,从对面迎面驶来。而我刚刚看到的光,根本就不是什么隧道出口的亮光,而是它们的车灯光!这三辆车子我很熟悉,就是之前一直跟在我们车子后面的那三辆车!可是,它们是怎么绕到隧道前面去的?

    虽然张哈子踩了刹车,但是前面三辆车子并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朝着我们快速冲了过来!

    第 174 章 张家隧道

    眼看着对面的车子就要撞上来了,张哈子猛地一打方向盘,车头立刻往右倾斜过来,这样,张哈子就把他自己放在了首当其冲的位置上,而我的位置却变成了最安全的。

    就在我已经全身肌肉紧绷,准备好了要承受冲撞的时候,我却发现,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原地,那三辆车竟然就那样从我们的车子中间穿了过去!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三辆车,竟然在不远处调头,又朝着我们冲了过来。

    这一次,我看见张哈子急打方向盘,油门踩到底,一溜烟往前蹿了出去。可是即便如此,还是被那三辆车给超了过去,至于是怎么超车的,我实在是没看清楚。那三辆车来去的速度太快,等我想要看清楚车牌的时候,已经只能看到几个红色的车灯屁股。

    我问张哈子,这是怎么回事?

    张哈子摇头讲,我也不晓得。张牧,你晓得不?——张牧?张牧?

    我和张哈子同时回头,悍马车的后座,空空如也!

    人呢?张牧呢?

    我和张哈子对视一眼,张哈子不顾一切的踩下油门,我能明显的感觉到车身在剧烈的颤抖着,发动机发出怒号的声音,往前面奔了出去!

    一路上,张哈子把悍马车的车速发挥到了极致,我都已经快要看不清楚两旁的隧道墙壁了,甚至觉得车身都在轻微的晃动,我知道,这是速度太快,和空气摩擦造成的。可即便如此,还是追不上前面的三辆车,只能远远的看见车屁股上面的红灯。一共六个点,红的扎眼,可就是追不上。

    但是前面的车子肯定也是在奔着命的跑,因为隔了这么远,我竟然还能看见前面车子排出的尾气,若隐若现的。可想而知,要是距离近了,那些尾气得浓烈成什么样子。于是我对张哈子讲,莫担心,你这车是好车,他们的发动机不可能一直保持高速运转,我们一直跟他们耗下去,肯定追的上。

    我看见张哈子面沉如水,他没有回应我,我知道他这是在担心张牧的安全。

    其实我到现在都还没想明白,为什么那么剧烈的对撞一下,车子一点事没有,我和张哈子也没有事,可为什么张牧却不见了呢?我想了半天没有想到原因,但是我却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对方的这次行动摆明了是来针对张牧的。

    张牧近期得罪的脏东西,只有太平间地下四楼那位,而且张牧在 icu 一醒来,就说要让张哈子带他回去,这说明张牧自己也知道太平悬棺的那位会来找他,所以要躲回老家。可是,现在还在半道上,人居然就不见了!

    我对张哈子讲,太平悬棺那位为什么要这么针对张牧?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我记得当时张哈子讲张牧用八卦镜印在我额头给他传递信息的时候,讲了一句那是几十年前的一场恩怨,但具体是什么,张哈子并没有给我讲。而且张牧在太平间地下四楼匆匆一瞥看见的景象,难道仅仅只是张哈子讲的数不清的归墟鱼尸体?

    从张牧醒来就要跑路,到现在无论怎么跑都跑不出这条高速路,无论怎么看,事情都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张哈子讲,确实有些东西没对你讲,原因之前已经给你讲过了,这件事情我自己都哈搞不清楚,更加不知道对错,所以暂时不能对你讲。再讲老,我晓得滴,不一定比你多,我对你没得么子好讲滴老。只能带你回去见老我爷爷,你自己亲眼去看,亲耳去听,到时候自己去想。现在滴关键不是这个,而是啷个把张牧救回来。

    我问,那刚刚到底是啷个回事,为么子我们没得事,就连车子都没得事,张牧却不见老?

    张哈子讲,你问我,我问哪个去?

    我讲,你是哪个?你是重庆大名鼎鼎的张哈子啊,这个世界上,哈有么子事是你张哈子不晓得滴?

    张哈子冷哼一声,对我讲,老师,麻烦你学我讲话滴时候也学得正宗点儿,你这话一点儿都不像重庆话!另外,我晓得你这么讲是为了分散我注意力,让我不要太担心,但是老子哈没得那么脆弱。能走上匠人这条路,早都做好老死于非命滴觉悟,如果张牧没救回来,那也是他滴命,要怨,也只能怨我们张家技不如人!

    张哈子嘴上虽然说他看得开,但是脚上的油门却一直踩到最大,很明显是口是心非的一个人。我不晓得他为什么明明是一个心软的人,却总是要装出一副冷血的表象来。

    车子的速度太快,隧道顶上的灯光飞快的倒退,我尽管闭着眼睛,但还是有些晕车,脑壳昏昏沉沉的,很想吐。我不敢在这个时候提出来让张哈子减速,也不能打开车窗,否则会影响速度,而且还可能影响车子的平衡性。

    于是我靠在椅背上,尽量死死的闭着眼睛,不让外面的光线刺激我。我心想着,赶快开出这个隧道吧,不然我真的要吐了。

    可是这个念头刚过,我噌的一下坐直了身体,我对张哈子讲,张哈子,你发现没有,我们是不是进这个隧道进了有一段时间了?

    张哈子讲,你想表达么子意思?

    我讲,进隧道之前我特地看过,这个隧道一共就一点三公里长,按照你这个速度,几十秒就通过了,为什么我们现在还在隧道里面?按照之前车子的速度,以及进入隧道的时间来算,至少开进来十公里了!

    我讲话的时候看着张哈子,我发现我讲完话之后,张哈子的眉头皱了起来,他问我,你确定这条隧道只有一点三公里?

    我讲,我确定,这是张家山隧道,全长一点三公里。

    我话刚讲完,张哈子就松开了油门,一脚踩在刹车上,悍马车马上减速,我的身体被安全带绑着,没有冲出去,但也就是因为这一下,我胃里一片翻滚,无论如何都忍不住了。等车子在路边上停下,我打开门跳下车就吐了。

    等我好不容易吐干净,张哈子递给我一瓶水,我漱口之后没好气的问张哈子,停车搞什么,难道不去追那些家伙了?

    张哈子讲,追不上老。

    我讲,明明就到前面,啷个会追不上?

    他讲,没得油老。

    我听到这话一愣,我问张哈子,现在啷个办?

    张哈子讲,看能不能拦到一辆车。到时候搭个顺风车,你和我都坐后排,让别人来开车。

    我晓得张哈子的意思,既然我和他开着车都出不了这个隧道,那就只有等别人的车子进来带我们出去了。

    可问题是,我和张哈子在原地等了至少半个小时,鬼影子都没有见到一个。

    张哈子讲,这样等不是办法,我们往回走。

    我点点头,跟着张哈子往回走。走了一阵之后,我对张哈子讲,你还记得到进隧道不久,我们看到有三个人对我们招手不?现在我们过去,会不会碰到他们?

    张哈子讲,如果碰到老正好,老子心里窝老一肚子火!

    这一路上,张哈子不断的结着手印,嘴里不断的念着,脚下也没有停止过,应该是在试图打破这个走不出去的隧道。但是走了起码一个小时之后,我和他还是在这条看不到尽头的隧道里面,一眼望去,除了黄色的灯光,还是黄色的灯光!

    我和张哈子不晓得走了多久,就在我快要走不动的时候,我突然听见有车子的发动机声音传来。我神情一震,眼巴巴的看着前面,举着手,只等车来,就挥手示意。

    「嗡~」的一声,那车子从我和张哈子的身前疾驰而过,在车身略过的瞬间,我看到那是一辆悍马。

    我惊恐的问张哈子,刚刚那车里面,是不是坐着我们三个?

    张哈子重重点头……

    第 175 章 没有影子

    看到张哈子点头,我感觉我的整个人都要崩溃了!如果我看到的车内的人是我自己,那站在这里的我,是谁?如果车里面开车的人是张哈子,那么站在我身边的这个张哈子,又是谁?

    我颤抖着手,狠狠的甩了自己一耳光,我对自己讲,这肯定都是梦,我肯定是睡着了,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但是脸上火辣辣的痛却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

    张哈子看着我甩我自己的耳光,眼神里面有些失望,他讲,原本我打算扇你耳光来确定一下我是不是在做梦,看来你已经提前做老。

    我还是不确定的讲,你是不是真的看到了?你确定就是我们三个?

    毕竟车速太快,我不太确定我看到的是不是就是我自己,万一是和张哈子同一款车型的车子呢?里面坐着的很可能也是三个人,只不过我先入为主的认为就是我们三个呢?

    张哈子很确定的讲,看到老。确定就是我们。

    既然张哈子都这么讲了,我也就死心了。

    突然,我想到了一个问题,我们之前进隧道的时候,我就看到隧道边上站着三个人,当时他们在对我们招手,好像是希望我们停下来。难道说,当时我们看见的那三个人,其实就是我们自己?

    可是,这未免也太扯淡了吧?在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就算是我以前看见过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但毕竟只是我一个人,可是这一次,我竟然看到了张哈子也坐在车里,难不成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长得和他一样?

    我再次不确定的问张哈子,会不会是我们眼睛花了?

    张哈子没有讲话,只是摇摇头。我估计他自己现在也很困惑。

    如果我们看到的真的是我们自己,那么在我能理解的范围,应该就是时空错乱了。以至于我能够看到未来的自己。这就好像是许许多多小说以及电影里面经常用的桥段,你总是等着一个人来救你,结果最后一个来救你的人,竟然就是多年后的你自己。

    不过这里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如果现在的自己死了,那么还存在那个所谓的未来的自己么?这个问题我一直没想通,直到现在都没想通。那么,我们看到的,车内和车外的人,到底是谁?

    我看着他低着头,左手不断的捏着手指,应该是和陈先生一样,在计算着什么。他的神色很紧张,以至于我也很害怕。

    这个鬼隧道,原本就漫漫长没有个尽头,现在还看到了这么诡异的一幕,我是真的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

    过了一会儿之后,张哈子好像是没能算出个所以然来,就对我说,继续往回走。你先走,我跟你后面。

    我点点头,跟着他继续朝着隧道入口处走。但是总感觉这个场景似曾相似,于是我转身过来问张哈子,你不会又像上次进村那样,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跑没影了吧?

    张哈子讲,我日你屋个先人板板,赶紧给老子走。

    我嘿嘿笑了两声,继续往前走。不过我不是放心张哈子这一次不会跑,而是因为这一次他根本就没地方可跑。隧道两侧都是钢筋水泥浇筑的墙壁,前后是笔直的隧道,除非他会穿墙术,否则根本跑不出我的视线。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让张哈子走前面,我走后面。这样一来,他要是想跑,我第一时间就能发现。

    张哈子问我,你确定你要走后面?

    我讲,确定。

    张哈子讲,出老么子事,你莫怪我没提醒你。

    我讲,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影子都没有一个,能出么子事?你大胆往前走,我在后面罩着你。

    我本来以为张哈子不会答应的,我讲这些话也并没有打算真的要走后面,只不过是为了调节沉闷的氛围罢了。但是张哈子看了我一眼,然后就真的走到前面去了。

    就这样往前走了一阵之后,一切都很正常。就在我想出声怼张哈子几句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好像有些不对劲,我感觉身后有人在跟着我们。我转身看了一下,并没有看到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