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 42 节 四十二

    第 411 章 斩却三尸

    张哈子的话像是声响震天的炸雷一样,在我的脑海里一声接一声的炸开。我感觉到我的身体再一次不受我的支配,慢慢的靠墙往下滑倒,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张哈子看了我一眼,然后从背包里面取出一炷香,手腕一抖,那炷香的顶端就闪现一丝红色的火星。我知道,这是他们匠人圈子里面都会的手法。当初看见陈先生和凌绛他们用过,而且手法基本上一致。

    点燃了那炷香之后,张哈子就没有在管我,而是走出院门去。我看着他的背影,弯腰下去,应该是把那炷香插在了门口的右边。然后他转身回来,走到堂屋门口,背对着我,一屁股坐在门槛上。

    我看见他抬头看着天上的那轮红月,然后就听见他自顾自的讲,哈挫挫,老子以前认为,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也以为只要是老子张哈子想要做到滴事情,就没得做不到滴。特别是当老子当老这个带头人之后,就更加有这样一种错觉。

    听着张哈子的话,我没能搞懂他这是想要表达什么,所以就没有接他的茬,而是静静的靠墙坐着,听他继续往下讲,但是老子错老,当我发现这一切都是我爷爷他们布下滴局后,我才晓得,老子终究是逃不过三家老爷子布下滴局。哈挫挫,你晓不晓得这三座王家村有么子联系不?

    我知道张哈子这是要进入正题了,于是我强自镇定下来,对着他的背影摇摇头,讲,不晓得。

    张哈子讲,你是学国文滴,那你肯定读过《老子》撒?

    我讲,读过。

    我看见他点了点头,然后讲,读过就好,不然要解释起来就有点老火。你晓得《老子》里面有一句话,叫做「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迈?

    我讲,这句话,没读过《老子》这本书的人也晓得。毕竟现在网络小说这么发达,很多玄幻小说里面就经常用这句话。

    张哈子讲,所以,这就是为么子不让你看小说滴原因。网络上滴那些东西,全部都是扯淡滴,都不晓得讲滴些么子狗屁不通滴东西。我问你,你看过啷个多滴小说,你对这句话是啷个理解滴?

    我讲,不就是讲世界上的所有东西都是从道演变而来的么?道生一,一是太极;一生二,二是阴阳;二生三,三是阴阳配合;三生万物,万物就是万事万物。

    我话刚讲完,就听见张哈子嗤笑一声,他讲,果然是放你屋滴狗屁。道生一,到我们匠人圈子里面,这个一,指滴是个人本身。一生二,这个二指滴是命和运。二生三,这个三指滴是三尸。

    三尸?

    我记得我当初看小说的时候看到过。这是道教的说法,他们认为人体有上中下三个丹田,各有一神驻跸其内,统称「三尸」,也叫三虫、三彭。上尸好华饰,中尸好滋味,下尸好淫欲。早期道教认为斩「三尸」,恬淡无欲,神静性明,积众善,乃成仙。难道张哈子所谓的三尸,就是这个三尸?

    而且,三尸别称三彭,指的是彭踞、彭踬和彭蹻三人,和土司王朝的土司王一脉彭家人都姓彭,谁能保证,这里面就没有关联?

    谁知道张哈子直接开口大骂,我日你屋个先人板板,三尸虫你屋个脑壳!三尸和你讲滴那个没得半毛钱关系。你自己想一哈,要是三尸虫滴话,啷个可能和「命」、「运」这个「二」对应起来?

    我点点头,确实,小说里面的那种解释,也不过是在网上查的资料,肯定和真正匠人圈子里面所谓的「三尸」完全不同。

    于是我问,那么子是三尸?

    张哈子再次看了一眼天空的那轮血色红月,讲,所谓三尸,指滴是过去,现在,和未来。斩三尸也不是你讲滴要恬淡无欲,而是要斩断和过去、现在、以及未来滴联系,才能真正滴返璞归真,掌控自己滴「命」和「运」。只有真正滴掌控老自己滴「命」和「运」,才算是真正滴永生。以前我们晓得滴那个神秘老不死滴,虽然一直用归墟鱼瞒天过海,但是他根本就没有掌握真正永生滴含义,哈是要依赖归墟鱼,这算哪门子滴永生?所以,哈挫挫,你现在晓得为么子会有三座王家村老不?

    我其实已经多多少少都猜到了一些,但是我还是直接了当的讲,不晓得。

    的确,张哈子讲的这些,实在是玄而又玄的东西,我本身就对这个不太容易接受。加上自古以来,对《老子》这本书的注解,就有不同的版本,像什么《老子想尔注》、《老子河上公注》以及后来的王弼等人都对《老子》这本书进行过不同程度的注解,我怎么知道张哈子讲的不是他们匠人一脉所特有的一种解释?

    在我看来,《老子》这本书真的讲述了什么道理,可以说是,人人都懂,但也可以说是没人能懂。

    张哈子讲,这都想不明白,三座王家村,分别代表过去,现在,和未来!

    我没有多少震惊,因为我已经料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我十分平静的从嘴里吐出两个字:形式。

    张哈子点点头,而后仰头看了一眼天空,用一种很苍凉的声音讲,没错,就是形式。而且只有完成老这个形式,棺材里头滴彭瑊才能够施展出大梦春秋。

    我其实有些不太像听下去了,但是我还是没忍住的讲,这又是为么子?

    他讲,之前凌绛给你讲过每个人都是有命和运滴,这是每个人所特有滴,生老病死,都是这两者规定好老滴。那个都逃不脱。命短滴,运一般很好;运不好滴,命一般很长。你应该听过天妒英才,讲滴就是这个道理。

    张哈子讲到这里,我明显的一愣。因为当初凌绛给我解释命和运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天妒英才」这个词。

    他继续讲,彭瑊那个家伙,躲在棺材里面大梦春秋,一梦一千一百年,把三座王家村滴人都纳进他滴梦境中,那么,他就必须要承受这些梦境之中所有人滴命和运。那么问题来老,哈挫挫,你晓得哪里出老问题不?

    我讲,问题就是,这是不可能滴事!凌绛讲过,命运天定。他彭瑊就算是再牛逼,也不可能承受村子里面所有人滴命和运!替人承受命和运,就是逆天改命,哪有人能够逆天?

    张哈子苦笑一声,讲,但是他彭瑊就是做到老。而且靠地就是这三座王家村。你想一哈,你们村子有么子风水格局?

    我讲,九狮拜象。

    张哈子讲,医院呢?

    我讲,无间之地。

    他继续问,那这里呢?

    我左右看了看,然后斜着眼看了一眼天,讲,地煞冲月。

    张哈子讲,哈不算太蠢。九狮拜象,仅次于帝王之相,是以为天相;无间之地,承受人间生老病死,本来应该属于地,但是有医院救死扶伤,生而为人,所以属人相。地煞冲月,毫无疑问了,属地相。天地人三才,都被他一个梦境包含其中,用通俗易懂滴话来讲,他就是这一方小世界滴造物主。

    他继续将,你之前也讲老,命运天定,现在滴他,就是这个天!既然他就是天,他为么子不能承受所有人滴命和运?换句话讲,他根本就不需要承受这些人滴命和运,只要进入这三座王家村滴任何一座,都已经纳入老他滴梦境。所以,不是我们滴命运要他承受,而是他完全掌控我们滴命运。所以,哈挫挫,你现在明白老你和白起,哈有这个彭瑊滴联系老不?

    我还是摇头,不愿意承认。

    张哈子叹息一声讲,你历史比我懂滴多,你明明都晓得老,为么子就是不愿意相信?

    我缓缓起身,低头沉吟,白起,生年不详,卒于是公元前 257 年。彭瑊生于公元 843 年,距白起身死一千一百年,卒于公元 891 年。洛小阳,生于公元 1991 年,距彭瑊身死一千一百年。

    张哈子坐在门槛上,终于转过头来,言语十分凄凉的讲,白起是「过去」,彭瑊是「现在」,你,洛小阳,是「未来」……

    血月之下,我清楚的看见,张哈子的脸上,有两行血泪流下,纸贴不止!

    第 412 章 一个悖论

    当我看见张哈子那两行血泪的时候,我整个人都炸开了。他神情悲凉,两行血泪垂下,我脑海里立刻就浮现了三个字——「破虏瞎」!

    我才终于明白,为什么他刚刚要背对着我坐着,为什么他会时不时的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还会偶尔伸手抹一抹眼睛,原来,这是他在为他自己贴白纸止血!

    但是,很久之前我就知道了,他们匠人和医生是一样的,医者不自医。所以当初张哈子肚子受伤后,就算是他往自己的肚子上贴了白纸,止血的效果也只是暂时的,后来还是恶化了。而这次眼睛流血,很明显比上次肚子受伤要更加严重。

    我急忙问,张哈子,你眼睛?你莫黑我!

    张哈子苦笑一声,摇摇头讲,你应该听讲过天机不可泄露撒?彭瑊自创天地,一梦一千一百年,啷个大滴手笔,不正是天机迈?我们圈子里面自古就流传着看破不讲破滴说法,更何况你不是匠人,给你透漏,因果更重。不过就算你是匠人,啷个大滴事情,也是不能给你讲滴。

    他继续讲,哈挫挫,你现在晓得为么子街上有些算命滴都是哈子老不?

    我点点头,很是悲伤的讲,因为他们替人算命,泄露了天机。

    张哈子突然讲,放你屋滴狗屁,那是因为他们是个哈子,没得其他事可以搞老。再讲老,别人一看他是哈子,肯定认为他懂天机,所以才变哈滴。但是老子不一样,老子一次性给你讲老这么多,没死就已经很不错老。所以你现在晓得,为么子以前老子很多事都晓得,但是哈是要你自己去看老不?

    我点点头,我现在才算是终于明白了。之前张哈子一直说要让我自己去看自己去悟,还说什么是害怕让我带着他们先入为主的观念,其实就是担心泄露天机。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有的高人说话总是模棱两可,不是他们不知道,而是知道了也不敢说的太明白,还是得靠你自己去悟。你自己悟到的,那就不算是泄露天机。

    最明显的就是明朝的《推背图》,大家都知道这本书,也知道这本书的预言奇准无比。但是《推背图》也只是一些歌谣,并没有实实在在的说出什么东西,全靠你自己去悟。

    我问张哈子,你是不是一早就晓得你会变瞎?

    张哈子点点头,讲,当初我晓得那个九字命局滴时候,是不相信滴,而且也一直在抗争。但是事情越往后面走,我就越发现,在这个世界上,真滴是有很多事情是我张哈子无法控制滴。你又啷个蠢,很多事情自己想不透,不得不给你解释,这些天机虽然都是小事,但是也终归是结下了因果。特别是凌绛死后,我就更加确定老自己滴结局,原本以为拿到老赶山鞭,就可以救回凌绛,这样就算是破老九字命局,但是,呵呵,你也看到老,根本就没得么子赶山鞭。

    他顿了顿,继续讲,我所了解到滴匠术和知识,都是我爷爷他们那些老一辈想要我晓得滴。这也就是讲,我现在是拿着他们给我滴武功招数和他们对打,我啷个可能打得赢他们?

    我感觉到我的心里哟一千万只刀子在狠狠的宰割,痛的让我快要放弃了呼吸。我有很多愧疚的话要说,可是到了嘴边,最后却只说出了三个字:对不起!

    张哈子听完摆摆手讲,我日你屋个先人板板,你跟老子道个麻批滴歉?

    我讲,你是因为我才变瞎的,自然要道歉。不过,我知道,就算是道歉了,也于事无补。

    他讲,哈挫挫,你又错老,就算是没得你,也哈会有下一个,很可能是彭小阳,王小阳,也可能是张小阳,所以,哈挫挫,你难道哈没有明白迈?我和凌绛滴命局,是一早就确定好老滴。也不对,是我们三个人滴命局都被规定死老,根本就没得办法改变。

    张哈子的话里面带着深深的无奈。我知道,他也是不甘心的,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的悲凉。我讲,那现在该怎么办?

    他讲,去地宫,就凌绛,最后搏一把!

    我点点头,伸手就要去扶张哈子。但是被张哈子一把躲开,他一脸懵逼的问我,你搞么子?

    我讲,扶你走路啊,要不然你怎么看路?

    张哈子讲,我日你屋个先人板板,老子自己长得有眼睛,要你扶?

    我讲,你不是瞎了吗?

    他讲,放你屋滴狗屁!老子只是流老一些眼睛水,又没变哈!

    听到他这话的我,第一反应是开心,但是很快我就充满了疑惑,我讲,你没变瞎,你刚刚为什么一脸的背上表情?

    张哈子又看了一眼天上的那轮明月,讲,你晓得个屁!这叫深沉!也亏得你性取向正常,要不然老子男女通杀!

    我上去就是一脚,把张哈子从门槛上踹下来,学着张哈子的话讲,我日你屋个先人板板!浪费老子感情,老子还以为你变瞎了,害得老子刚刚哈自责了好久!

    张哈子拍拍屁股,毫不在意滴讲,讲个实话,其实我一开始也以为老子这一次泄露老啷个多滴天机,肯定是哈了。但是我没想到,机缘巧合之下,竟然找对老地方。

    我讲,么子找对了地方?我被你搞蒙了!

    张哈子没回答我,而是继续往前走,我急忙跟上去。一直走到院门处,张哈子才指着之前插在院门右边的那柱香讲,你看一哈,这炷香有么子变化没?

    我左右看了看,讲,没得变化啊。

    张哈子一拍大腿讲,就是没得变化!难道你哈没想明白?

    我再也不敢让张哈子多解释了,于是我赶紧想。想了一会儿之后,我讲,那柱香是被点燃的,按照道理来讲,刚刚我们在里面讲了也有一段时间,这柱香怎么也应该会燃烧一段距离。但是现在,它虽然也被点燃着,但是居然没有烧下去。这是不是就说明,时间没走?

    张哈子讲,就是这个意思!而且这个主要哈是因为你。我之前讲过老,这些院子里面都是彭瑊滴大梦春秋。每一分一秒都是一种可能,但是只要你入老院子,因为你是彭瑊滴未来,是唯一滴,那么也就只有唯一滴一种事情发展趋势。只要你不变,时间就不会走。哈挫挫,我敢跟你打赌,你只要一踏出这个院子,这柱香马上就会往下燃。

    于是我依着张哈子的话踏出院子,在院门外面走了几步,果然,那柱香马上就开始往下燃烧起来。

    我被眼前的这一幕给震惊了,我讲你是不是早就晓得老?

    他讲,我也是插香滴时候才晓得。所以就堵老一把,看看是不是把天机泄露给你,老子就哈老。看来老子赌对老!

    我问,为么子会这样呢?

    张哈子讲,你哈记得到不,我以前给你讲过,天底下所有滴匠术,都是有立有破。这个大梦春秋既然也是一种匠术,那么也就肯定有破解滴方法。要破解匠术,最直接滴办法就是找到这个匠术滴漏洞。那么,大梦春秋滴漏洞是么子呢?

    我尽可能的去思考,过了一阵之后,我不太确定的问,那个漏洞,就是我?

    张哈子讲,我日你屋个先人板板,终于开窍老!对头,你就是那个漏洞!彭瑊大梦春秋,掌控老所有进入三座王家村滴人滴命和运,也就是讲,他也掌控老你滴命和运。但是你是他滴未来相,你滴命和运是你自己掌控滴,这也是他搞出啷个大手笔滴最终目的。结果你现在闯进来老,他就必须要掌控你滴命和运,不然大梦春秋就要破。

    讲到这里,他顿了顿,讲,那么问题来老。你一旦进老这个院子,你滴命和运就被别人掌控老,这就跟你自己掌控你自己滴命和运相违背,大梦春秋哈是会破。

    我点点头,讲,我懂你的意思了,你的意思是,这是一个悖论。就好像是以前有一个人说,「我能举起任何一个人」。但是很快就有人质疑,「你能举起你自己吗?」很显然,他不可能举起他自己,但是「他自己」也算是「任何人」。

    张哈子讲,没错,就是这样。他不敢掌控你滴命和运,那么你身边就会有一丝丝的漏洞,所以老子和你到一起,就多多少少可以躲过一点命局滴限制。这也就是老子为么子没哈滴原因!

    我兴奋的讲,所以,要是我去救凌绛,就应该救得出来对不对?

    张哈子讲,应该是这样!

    第 413 章 深入地宫

    张哈子的这话无疑像是一剂最有效的兴奋剂,让我一扫这些天来的阴霾。于是我激动的对张哈子讲,那还等什么,赶紧去地宫啊!

    从他之前回头看我之后,他的眼睛就已经没有再流血泪了。此时此刻,他脸上的泪痕已经被擦干了,看上去和以前并没有什么区别。

    张哈子听完我的话,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眼睛还是那么小,所以我完全不知道他眼神里面到底是鄙视还是无语。然后他才对我讲,你晓得啷个去地宫?

    我被这个问题一下子问愣住了,我讲,难道这不是你应该晓得的事情么?

    他冷笑一声,讲,好得很,老子也不晓得!

    我讲,不可能!你是张哈子,难道你都不晓得?

    张哈子讲,老子也是人,又不是神,为么子老子么子事都要晓得?

    也对,他说的是没错,是我一直以来把他当成一个无所不知的神了。其实他和我一样,而且比我也大不了几岁,他有不知道的事情那也是理所当然。只是我现在知道可以救凌绛,整个人都变得兴奋起来,所以有些忘乎所以了。

    我讲,那现在怎么办?

    张哈子左右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脑壳上面滴那轮红月,然后叹息一声,才对我讲,去牛角洞。

    我点点头,先执行张哈子的话,然后才问,为么子往那边走?

    张哈子看了我一眼,又叹息一声,讲,唉,搞老半天,我们哈是在老一辈滴安排当中。

    我惊讶的讲,为么子啷个讲?

    张哈子讲,老师,我麻烦你长个脑壳稍微用一哈好不好?你想一哈,上次我们两个从牛角洞里头穿老半天穿到哪里去老?

    我恍然大悟,我讲,穿到了村头!

    张哈子讲,这不就对老?

    我兴奋的讲,所以,很有可能穿到那堵墙的后面去?

    张哈子点点头,讲不是可能,是肯定可以。所以,你现在晓得为么子上次刘桑祎会带我们进牛角洞老撒?她滴本意,就是想要告诉我们这条路,但是因为她是匠人滴关系,所以又不能亲口对我们讲,所以就用老那样滴方法——把洞口堵住,让我们自己去找。这些老一辈,老子真滴只想讲一句,妈卖麻批滴,我日死你屋个仙人板板!

    听完张哈子的话,我再次被他们这一群老一辈的人所震撼。他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不是无的放矢,而是有目的有计划的。看似针对我们家的十二金牌风波亭,表面上是要去我家所有人的性命,实际上是想带我们去牛角洞,然后把牛角洞可以穿到村头的这个秘密告诉我们。

    我当时就觉得奇怪,要是刘桑祎真的想要杀了我们全家,那么她就不会把十二金牌风波亭的匠台布置在牛角洞里。因为只要把这个匠台布置在任何一个地方,再把我和张哈子困死在牛角洞里,匠台就百分之百的安全。

    可是,要是把匠台布置在牛角洞里,那凭着张哈子的本事,很可能就会找到匠台。所以这本身就说明刘桑祎是不想杀我们全家的。而且,这一点,她自己后来也说了,她撑不到那么多天了。因此,她把我们带到牛角洞里面,最大的关键就是,用十二金牌风波亭的那些纸人来给我们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牛角洞其实可以通向村头!

    想到这里,我茫茫然的看着四周的一切,这村子是那么的熟悉,但是这其中到底蕴含了多少我未知的秘密,我却是完全不知道。一股莫名而来的陌生感,油然而生,瞬间就席卷了我的全身。

    我以为我遇到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独立的,至少在我的逻辑思维里面,是感觉不到任何的关联的。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自从我爷爷死后,我所遭遇的所有事情,都不是独立存在的,它们彼此之间都有着相互的关联,而且在必要的时候,还会发挥巨大的作用。只不过,我不像是张哈子那样,在事情还没有发生之前,就能够提前预料到这些事情的关联。或许,这就是张哈子与众不同的地方。

    看着远处那绵绵青山,血月之下,仍然像是一头头蛰伏着的狮子。而此时此刻的我,只想学着张哈子的话,大骂一句,妈卖麻皮,我日死你屋个仙人板板!

    没什么其他的原因,就是觉得自己的智商一直被老一辈的给压着,不管我们做什么,似乎都被他们给预料到了,而且还提前就给我们安排好了后路,这样的感觉,就好像是傀儡一样,真他么的不爽!而这种感觉,张哈子和凌绛以前肯定也有过,所以才会那么迫切的想要打破九字命局。

    进牛角洞之前,我是莫名的有一种害怕的。因为在牛角洞里面发生的事情,我现在都还历历在目。特别是一想到刘桑祎那撕心裂肺的鬼叫,我就很是排斥。而且,里面那幽暗的环境,给人一种莫名的压抑感。

    但是张哈子几乎是想都没想都往里面走了去,见我没有跟上来,对我招了招手,然后看了一眼我的手指,就从他的兜里又取出几张白纸,贴在上面。但是我清楚的看见,这些白纸刚贴上去,就变成了红色。看来已经快要压制不住了。看到我手指的变化,张哈子皱了皱眉,讲了一声,快点走。

    我急忙跟上去,问他,你讲,我中阴尸的尸气,会不会也是老一辈安排好的?

    我看见张哈子在前面摇了摇头,讲,老子晓得个卵!他们那一群老一辈,一个个都是成精一样滴人物。对人心滴把握,都已经达到老一种炉火纯青滴地步。而且我敢保证,刘桑祎给我们两个指出这条路,肯定没和你爷爷他们商量过,但是你爷爷肯定晓得刘桑祎会啷个做。

    我问,为么子?

    他讲,这就是他们老一辈彼此之间滴心照不宣。你想一哈,王家村都在大梦春秋里面,你爷爷和刘桑祎都是大梦春秋里面滴人,要是他们两个交流计划,那个彭瑊肯定就晓得。所以当刘桑祎看懂老你爷爷滴布局之后,她自己也就宁愿死也要把这条密道告诉我们两个。

    听完这话,我懂了张哈子的意思。刘桑祎本来是可以不用死的,如果她不强行施展十二金牌风波亭的话。但那个时候的她,或许就已经明白了我爷爷的计划,所以便以命相博,用那种特殊的方式,把牛角洞里面的这条密道告诉我们。这不是他们老一辈之间的心照不宣是什么?

    事到如今我越来越好奇,为什么老一辈宁愿牺牲掉自己的性命,也要保住我们这几个小辈?陈有信是为了凌绛死的;张渐、我爷爷、刘桑祎,还有张墨,甚至是我妈,都是为了我们三个小辈死的。他们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张哈子讲,我也不晓得到底是为老么子,但是我觉得,距离事情滴真相,已经不远老,或许,就到那口棺材里头!

    我讲,为么子啷个讲?

    他讲,最简单滴,凌绛死老,以你滴脾气,肯定是要去救滴。就凭这个,老子就敢断定,所有滴秘密,都到那口棺材里头。再讲老,你想一哈,蒋志远那个老不死滴害怕棺材,现在我们两个又费尽千辛万苦滴要来打开这口棺材,所有滴事情,都和这口棺材有关,这哈不好理解?

    我点头,确实如此,但是这口棺材里面,到底藏着么子秘密呢?

    张哈子嘿嘿一笑,讲,哈挫挫,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大梦春秋,一梦一千一百年,到底梦滴是么子?

    讲到这里,我跟着张哈子已经七拐八拐的走出了牛角洞。和张哈子猜的一样,这里果然通到了那面墙的后面,我们顺利的走出了这第三座王家村!

    对于张哈子的问题,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们沿着墓道往回走一截,就看到岔路口,沿着岔路口一路向下,很快,我们就到了一个入口处,几乎只是一眼,我就认出,这就是我们之前来过的那个地宫!

    我们刚走进去,我就看见,在不远处,有人跪成一排,面朝地宫伸出,头颅低垂,虔诚无比。

    张哈子轻念一句,拘生魂!

    一个人影从黑暗处走出,我看的很清楚,正是蒋志远!

    第 414 章 守梦人

    我清楚的看见,在他的身后,是一片平整的土地。这使得我一开始还以为来错了地方。因为我记得上次来地宫的时候,这里是一个个扇形的深坑,在坑里面,是无数站立着的尸体!

    但是很快,我就意识到,这个地方就是上次我来过的地方。因为蒋志远身后的那片平整的地方根本就不是什么土地,而是水面!——之前所有的扇形深坑,全部被水淹了!而这些水,应该就是之前那些让王八翻身的河水。

    我听到张哈子念出拘生魂这三个字的时候,我就想到了在学校男生寝室发生的那些事情。然后又看到了对面唯一站着的蒋志远,这便再一次证明了蒋志远就是当初地下四楼太平悬棺里面的那位。之前所有的种种,都只是张哈子的猜测,但眼前的这一幕,就实实在在的证明了他的猜测。

    但是,这也说明了一点,他要和我们摊牌了!否则他不会就这么轻易的现身。当初我们几个人去地下四楼捣毁他老巢的时候,他都没有出现,这个时候却突然出现了,又说明了一点,那就是他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打败张哈子。至于我,我不管是到哪里,都只是一个打打酱油的配角罢了。

    当我们两个出现在地宫入口的时候,我看见蒋志远脸上的表情很明显的愣了一下,继而眼睛里面闪现一丝精光。然后他笑着对我们将,说实话,我确实没想到你们两个还能从那座鬼村里面出来。

    鬼村?我看了张哈子一眼,张哈子没好气的对我讲,天地人三相,它属于地相,再加上里面滴人也都是化生出来滴,并不是真实存在滴,不是鬼村是么子?要不是因为是跟到你进去滴,老子很可能也就死到里头老。

    虽然我听的不是很懂,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了那么一点庆幸。——至少,我并非是一无是处的打酱油,偶尔也能帮助张哈子脱离险境不是?

    只是张哈子口中的「化生」二字,我听着实在是有点违和。化生,这是佛教的用语,对于张哈子这样一个十分鄙视佛教的人来说,能够说出这两个字来,着实让我很是吃惊。

    但是张哈子并不理会我,而是对我解释完了之后,就撸起袖子,看着蒋志远,对他讲,啷个样,来文滴哈是来武滴?随便你挑?

    蒋志远笑到起讲,如果我没记错,你大学学的是外语专业,你确定要和我来文的?你不要忘了,我活的时间比你爷爷都长!

    张哈子讲,我么子时候讲过是我和你比文滴?是我身边滴这个哈挫挫和你比!你是活的久,但是要比历史,你确定能比得过他?不是我吹,这个哈挫挫别滴么子都不会,就是背书牛逼。再讲老,你就确定你活滴时间比他长?

    张哈子讲话的时候就一直指着我,就好像是我背书牛逼他很光荣似的!再说了,你们两个现在这对话的语气,真的是要动手的样子么?我怎么看着那么像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在叙旧?

    蒋志远点点头讲,说实话,如果不是看到墓里面的那座王家村,我也想不到彭瑊居然会弄出大梦春秋。张破虏,要是我没记错的话,这大梦春秋,应该是属于传说中的匠术吧?

    张哈子点点头,讲,的确是传说中滴匠术,甚至是连十大禁术里头都没得记载。

    听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不对,我讲,不应该啊。按理来讲,我爷爷应该是晓得大梦春秋这个匠术的,要不然他怎么可能看出这个局,然后步步为营呢?

    张哈子听完这话,抬起手来就要拍我。但是可能考虑到我有可能要和蒋志远比文斗,所以就没有动手打我,而是没好气的讲,你啷个不蠢死起?就算是你爷爷晓得大梦春秋,你觉得他会把大梦春秋公之于众不?

    确实,我爷爷本身在进行这些事情的时候,不仅没有公开,甚至是连他自己都不能过分的去想这件事,必须要十分隐晦的进行,不能够太明显,否则就会被彭瑊看出端倪来,那样的话,所有的计划就全部泡汤了。但是,一个人想要跳出大梦春秋,就好比是要跳出这个天地的束缚一样,真的那么容易吗?

    最最关键的是,一旦我爷爷跳出了大梦春秋,那么彭瑊肯定会知道。这样一来,我爷爷的计划还是要泡汤!那么,问题就来了,我爷爷是怎么做到的呢?

    张哈子笑了一声,指了指蒋志远,讲,你爷爷一辈子机关算尽,把那个家伙也算进去老。

    我还一脸懵逼的样子,蒋志远就已经接口讲,我活了几百年,总以为自己算天算地算人心,没想到到头来,却还是成为了洛朝廷的棋子。说实话,洛朝廷确确实实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奇的奇人。如果不是他身上有大梦春秋,我想,他的成就远远不止如此。甚至,他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徐福。

    张哈子和蒋志远的话已经让我彻底的懵逼了。难道蒋志远也是我爷爷的棋子?还有,从蒋志远的话里可以听出来,他竟然不是徐福!可是,如果他不是徐福,那谁是徐福?!最后,我爷爷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徐福,这又是什么意思?

    张哈子叹息一声讲,我哈以为你之前就想明白老。讲个实话,老师,就算是普通人,这些事情从晓得大梦春秋之后都应该想明白老。你这个智商,我真滴不是讲你。你想一哈,你爷爷身在大梦春秋里头,要是他搞出对彭瑊不利滴事情,那么你觉得,彭瑊可不可能让那样一个威胁活下来,并且哈拥有啷个高滴匠术?

    我摇头讲,不可能。

    张哈子又问,那么问题来老,为么子你爷爷能够相安无事滴活老啷个久,而且哈学到老一身滴匠术,甚至是连其他匠门滴匠术都学到老?

    我还是摇头,讲,不晓得。

    张哈子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讲,那是因为彭瑊需要你爷爷啷个做!那么,他为么子需要你爷爷啷个做呢?因为你眼前滴这个人!

    我还是一脸懵逼,我问,这又是啷个回事?

    张哈子讲,因为你眼前滴这个人想要永生!我以前是不是给你讲过,永生这种事,在这个世界,一次只能有一个!如果这个人完成老永生,那么彭瑊滴大梦春秋就自动破老,他想要一梦一千一百年就完全不可能老,也就更加不可能斩却三尸。所以,他必须要有一个代言人来阻止蒋志远。而这个人,就是你爷爷。

    张哈子这话刚说完,我就听到对面传来一阵掌声。

    掌声过后,蒋志远讲,我以前没见过你,但是我听过你的名字。一开始还以为是你们匠人圈子里面要捧你上位,所以故意传出来一句六十年前洛朝廷,六十年后张破虏。我当时就在想啊,洛朝廷半个神仙一样滴人物,岂是你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小毛孩子能比的?不过现在看来,是我小瞧了你。短短时间,就能想明白这其中的关键,张破虏不愧是张破虏。如果你早生几十年,我想彭瑊那个家伙,肯定会选你做这个「守梦人」。

    守梦人?什么是守梦人?

    张哈子讲,我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不过就是不让其他人破坏大梦春秋滴人,喊法不一样罢老。你爷爷守着王家村滴九狮拜象,我爷爷守着医院滴无间之地,陈有信守着土司王墓,啷个算起来,他们三个都应该是守梦人。只不过后来我爹老子死老,就被蒋志远有机可趁。再后来,这个守梦人就传到老张牧手里。彭瑊肯定是意识到有蒋志远这个威胁存在,所以才会支持你爷爷上位。

    对面的蒋志远再次拍手鼓掌,讲,张破虏不愧是张破虏,如果不是我身在其中,知道这件事情的由来,你让我想,我肯定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想明白。但是张破虏,你这么聪明,也是你的命!所以啊,很多事情,命和运都已经规定好了的,就算是再怎么挣扎,到最后,都逃不过这「命运」二字。就像我,活了几百年,最后还不是成为洛朝廷上位的棋子,你说可笑不可笑?

    第 415 章 戏耍天下

    黑暗之中,我和张哈子的手电筒朝着顶上照着,这样一来,光线就能够散布的更广。而且,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之前的那堵墙,让张哈子一直心有余悸,他担心天花板上会突然间砸下来一面无声无息的墙,所以把手电筒朝上照着,为的就是能够第一时间发现异常。

    我知道,这是张哈子怕死的性格在使然。他爸张墨都说过,张哈子的怕死已经是他的一种本能,怕是这辈子都不会改变了。

    我看着我手指上的那些暗红色,心想,这样也好,他怕死,才能不死。等我死后,他就可以继续安安心心的在这个圈子里面生存下去。随着对匠人圈子了解的越多,我就越来越觉得这是一个真正的遍布勾心斗角的圈子,稍稍不注意,就会粉身碎骨。

    就像我爷爷,即便是已经身死,但是现在发生的种种事情,哪一件没有他的身影?我做了什么,会去什么地方,看似每一件事情都是我自己做的决定,其实都逃脱不过他的预料。

    我也是到了现在才明白过来,为什么我爷爷一直强调要小心孩匠,但是却从不明说是要小心谁,原来,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不能说,因为一旦他开了口,那么肯定就会引起彭瑊的疑心。我也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我爷爷会如此韬光养晦的窝在那样一个小村子里面……种种的因果,全是因为他是守梦人!

    我不知道我爷爷身为守梦人的那种想说却不能说的心情是怎样的,但是我能够体会他明明知道很多事情身不由己,却还要想尽办法去独自承担下来。

    快乐也好,悲伤也罢,都只能默默的一个人承受,身边没有半个能够理解他的人。那种感觉,即便是我没有亲身体会过,我也能够明白,那绝对是一种孤独到腐朽的存在。而且,自从凌绛死后,这种感觉我就越来越深刻的体会到。

    以前我有了一些进步的时候,我还能够心里暗暗窃喜,心里想着,再见到凌绛的时候,她肯定会夸奖我。可是现在呢,就算是我学会了滔天的本事,又话与谁人说?

    蒋志远讲完这话之后,我看见他看了我一眼,从他的眼神里,我竟然清楚的看见那一种叫做沧桑的东西。而这种东西,和他现在的容貌显然不相符。他和我一样,本该都是今年毕业的大学生。可是他眼神里面的那种味道,却是一种漫漫岁月的沉淀,无休无止。

    他看着我,对我讲,洛小阳,你有没有听过一句形容你爷爷的话?叫做「天不生他洛朝廷,匠术万古长如夜」。

    我点点头,这话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别人说起过了。但是这话从蒋志远这个活了几百岁的人口中说出来,那绝对又是另外一种感觉。我除了对我爷爷更加敬佩之外,再也想不到其它的形容词了。

    看见我点头,蒋志远继续讲,你爷爷确实担得起这个夸赞。他当年做的很多事情,当时在我看来,简直就是多此一举,有时候甚至还是败笔,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才渐渐明白,原来他所走的每一招,都是有的放矢,而且环环相扣!有一些甚至是我一直想不明白的招数,也是直到刚刚才终于领悟过来。不得不说,那巧妙的布局,简直让人拍案叫绝。如果我和你爷爷不是对手,我相信,我和他肯定会成为好棋友。

    讲到这里的时候,张哈子偷偷的打手势,让我把手里的篾刀递给他。蒋志远则是继续讲,世人都说你爷爷布局是一把好手,其实只有入了局的人,才知道,你爷爷布局倒是其次,收官才是无敌。所以,以我和你爷爷几十年的交道来看,我觉得,称你爷爷为「官子无敌」才最恰当——收官无敌洛朝廷!洛小阳,你肯定猜不到,你爷爷耗尽一辈子想要的收官,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

    我还是点头,说实话,我直到现在都还没明白,我爷爷穷尽一生,宁愿自己炼活尸葬在九狮拜象之地上,也要完成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蒋志远讲,我也不瞒你说,真正的答案,我也不知道,最多只能猜到一些。但是我知道,所有的秘密,都在河对面的那口棺材里。打开它,你就能知道你想要了解的一切。

    果然,和张哈子之前说的一样。我爷爷用尽一生心血,把我们三个人和这口棺材拉上关系,应该为的就是把这口棺材里面的秘密告诉我们。但是天机不可泄露,他没办法亲口告诉我们,否则他虽然死了,但是因果报应依然存在,很可能就会轮回到我爸妈甚至是我的身上。因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