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别哭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1、第 1 章

    那一年北京城的雨水比往常多,甚至比尚之桃刚刚离开的南方还要多。那雨淅沥沥的下,云层之上依稀有云烟,说不清这情景是写意还是清冷。

    尚之桃正在折腾她那两个大旅行箱,一箱装满书,一箱装满衣服和鞋子,再没有别的东西了。从南京到北京,二十二岁的她完成了人生第一次独自迁徙的壮举。

    细密的汗珠在她额头上、脸颊上,脸热成了粉红色,尚之桃觉得自己要化掉了。明天一定要去买个风扇,她在心中盘算。

    狭小的隔断间因为这两个箱子变得更加拥挤,她听到旁边房间的女生在讲电话:“周末我去你那吧?我旁边的房间搬来人了,隔音不好。”

    尚之桃反应了一小会儿,才明白她在说什么。她戴上耳机播放音乐,而后继续收拾东西,只是这下的动作更轻了些。在她出发前学姐姚蓓就告诉她:生活在这座城市,要多一些体谅,因为到处都是在受苦的人。尚之桃隐隐体会到了学姐说的受苦是什么。

    她本打算毕业后留在南方,但那样就离父母太远了,思量很久,将所有简历都投向北京的公司。作为一个不那么知名的高校毕业的学生,她能拿到这家公司的特别offer简直令人兴奋。尚之桃甚至觉得自己极其幸运。

    等她将东西摆放整齐后环顾这间小小的房间,才发现这房间有多简陋,当初网上看房,中介给她拍了几张照片发邮件给她,她看照片甚至觉得还行。可现在这一穷二白的房间里,除了那一张覆着碎花的床,再也找不到及格的地方。她靠在床头,支起双腿,拿出笔记本认真写着明天该去买什么。饭以后要做的,她只有从学校带来的那一个小电锅和一个印着夜秦淮风景的碗;衣裳要洗的,出租屋里的公共洗衣机她不大敢用。读书时她没为自己操过的心今天全补了回来。这一操心,才发现这日子竟是这样鸡零狗碎。

    她的本子写满三页,三页纸上的字在尚之桃眼中都化成了一个“钱”字。都是要钱才能去买的呢!

    她倒是有一点钱,读书时勤工俭学攒了一些,前几天老尚怕她自己生活受苦,去银行打给她一万。

    尚之桃舍不得花。又从第一行看起,思考哪些急用,哪些可以等等。在后面填上了一列,写着近日买,第一次发工资买,第二次发工资买。

    她写着写着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滑稽狼狈,将本子丢到一旁,一下扑倒在床上,咯咯笑出声音。她还未褪去天真,动作也不沉稳,对即将到来的生活丁点不知。

    管他呢!

    她觉得自己很勇敢,而那勇敢到了深夜就会消退。她跳下床,将行李箱推到门边,两个摞在一起,严严实实挡着门。慢慢的,身体里有了尿意,她强忍着不出去上厕所,紧闭着眼睛数羊。尿意、恐惧都与困意做对,勇敢与懦弱在身体内交错擂鼓。

    独在异乡为异客的第一个夜晚,无比的漫长。

    第二天还在下雨,她睁眼之时想起在她的出租屋附近有一个农贸市场,她昨天坐公交来的时候看到了,她决定去那里一些小东西。她穿上雨衣挪开旅行箱推开房间门,看到一个女孩正站在卫生间洗衣服,她生的柔柔弱弱,有一点像南方女孩。尚之桃朝她笑笑:“你好啊,我叫尚之桃。”

    那女孩也朝她笑笑:“你好,我叫孙雨。”声音不陌生,是尚之桃隔壁的女孩:“外面还在下雨,你要去哪儿?”

    “我想去农贸市场买点东西。”

    “那边小偷多,你刚来北京吧?一个人不方便,我陪你去吧。”孙雨擦干净手,小跑着回到房间拿了雨伞。

    “你今天不上班吗?”

    “我辞职了。”孙雨神情黯淡了一下,然后走在尚之桃前面为她带路。

    她们住的这栋楼,楼龄很老,楼道里摆放着各种东西,昏暗拥挤。尚之桃拿出小手电打开,对孙雨说:“你别摔到了。”

    两个人终于出了门,细雨落在尚之桃的雨衣上,发出沙沙声响。

    “你是哪人?”孙雨问她。

    “我是冰城人。你呢?”

    “我是贵州人。”

    “哇,贵州,好远。”尚之桃发出一声惊呼,她生在冰城,读书时也只去过南京周边的几个地方,贵州于她而言,像是在天边。

    孙雨听到她的惊呼,看到尚之桃的眼睛睁大,忍不住笑了:“你真可爱。”

    尚之桃冷不丁被人夸奖有点脸红,嘿嘿笑了声。去往市场的路很泥泞,两个人深一脚浅一脚甩了一裤腿泥,终于进了市场。那市场里卖什么的都有,尚之桃去买了碗筷和锅具,还有大小各异四个水盆、花架以及花草,还有一个尿壶。孙雨看着尚之桃红着脸将那尿壶放到黑色塑料袋里,轻声对她说:“我刚来的时候也买过,不丢人。”

    “中介说另外两间分别住着两个刚工作不久的男生,可我没有见过,有点害怕。”尚之桃解释道。

    “长点心眼儿是对的,保护好自己也是对的。”孙雨讲贵普,那语调柔软又坚硬,有一点好听。

    两个人来来回回走了三趟才将东西买完。

    市场里有一家牛肉拌面,浓汤香气在雨中冒着,两个人都有点饿,尚之桃请孙雨吃了一碗板面以答谢她的领路之恩。

    就这样,在搬到这座城市的第二天,尚之桃交到了一个朋友。

    孙雨刚刚辞去工作,男朋友又住在很远的城市另一边,她就自告奋勇帮尚之桃折腾她的房间,原本简陋的房间被她们装扮一新,突然多了那么一点艺术气息。孙雨在一边啧啧称奇:“你是学艺术的吗?

    “我不是啊!”尚之桃盘腿坐在床上欣赏自己的杰作,而后点点头夸自己:“真不错。”

    孙雨被她的憨态逗笑了,也坐在她旁边。

    尚之桃身上有淡淡的香气,整个人干干净净,像一张还未被写过字的白纸。孙雨觉得自己好像很久没有看到过看起来这么干净乖巧的女孩了。

    “你多大啦?”她轻声问尚之桃。

    “我二十二岁啦,你呢?”

    “我二十五岁。那你来北京是做什么呢?”

    “我校招进了一家公司,下周一就要正式报道啦。”尚之桃讲话的时候脸上带着笑,眼睛弯弯的,可真好看。孙雨点点头:“公司离这里近吗?”

    “我还没去过,但学姐说差不多要八十分钟能到。”

    “那很幸福了,不算太远。”

    在北京工作的人,通勤时间八十分钟是在平均线上,不算太远。毕竟这座城市太大了。尚之桃也不觉得远,她读书时候每周都要从学校去紫金山,往返四个小时。她经常在公交车上看书听歌,时间很快就会过去,一点都不会痛苦。

    她对即将到来的工作和生活充满期待,也对这座城市充满期待。她的枕下放着一本手帐,昨晚睡前做了一页,她在手帐上沾了三张小小的薄到透明的公交车车票,是她从火车站到这里坐过的公交,上面写着7月10日,北京你好。

    到了晚上,她躺在床上听窗外的雨声,感觉像回到了南方。她总觉得毕业来的太快,那些慌乱跳下床跑去教室上课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尚之桃觉得有点孤独。

    她守着床头那盏昏暗的小灯发呆,周遭静悄悄的,除了淅淅沥沥的雨声。她仍旧睡不着,于半明半暗之中睁着眼,听着外面的动静。

    有点想家。

    有点想念学校和同学们。

    尚之桃鼻子一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