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别哭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7、第 7 章

    尚之桃记得咖啡的事,第二天一早下了公交车就直接去了咖啡店。她从前没有喝咖啡的习惯,读书时也只是在考试时临时抱佛脚喝那么几袋速溶咖啡提神。她的想法很简单,要让自己的导师喝上自己买的咖啡,让她在众人面前抬起头来。

    她刚付了钱,站在那里等,站的笔直笔直,让周遭放松的氛围多了那么一点正式。

    店员唤她:“您的咖啡好了。”

    “谢谢。”她侧过身去拿咖啡,看到了站在收银台前的栾念。她有点慌神,忙说:“luke早。”都想不起请老板喝一杯咖啡。

    “早。”栾念回了一句不再讲话,尚之桃有点尴尬,也有点害怕,丢下一句:“luke再见。”

    转身跑了。

    连请栾念喝杯咖啡的情商都没有。

    真的傻透了。

    今天是校招生培训日。

    尚之桃坐在培训教室里看新人培训宣传片。她以为她会看到鸡血的公司发展史,却忘记了她是在凌美工作。凌美从来不屑于打鸡血,他们更愿意讲血淋淋的现实。

    凌美的新人培训宣传片在最后一part将凌美近十年来校招生的淘汰比例列了出来,看的人触目惊心。最后还有一行字:“如果你觉得自己不行,那并不丢人。站起身,走出培训教室,你仍能得到两个月薪水的赔偿。”

    尚之桃想起栾念劝她辞职,此时甚至觉得栾念是为了她好了。

    宣传片播完了,培训教室一片寂静。

    tracy朝大家笑笑:“这么凝重倒是不至于,今天的第二个分享有幸请到公司创意顾问、企划部负责人luke。luke虽然刚刚二十八岁,但他二十二岁就斩获国际广告片大奖,被业内誉为创意天才。接下来掌声欢迎luke。”

    什么狗屁介绍?栾念皱着的眉头写着对tracy滥俗介绍的不满。

    他可真不是好脾气的人。

    尚之桃坐在最后一排看他,心想lumi讲得对,以后还是要离他远一些。可他讲的内容可真好。他讲凌美的创意原则:简约、高级、温度、审美,他的ppt也深刻践行凌美的原则,每一页都绝美。

    听他讲这些,简直是天大的享受。

    他又干脆利落,四十分钟的分享没有一句废话,讲完了被tracy留在前台答疑。kitty手举的最快:“请问luke是单身吗?”

    大家笑出声,栾念像没听见一样,面无表情说道:“下一个问题。”他最讨厌在这样的场合开不合时宜的玩笑,浪费所有人的时间,等同于谋财害命。

    “那请问公司允许内部同事谈论爱吗?”另一个同事问。

    “公司不禁止员工恋爱,但有两个个原则:不是上下级关系、不在利益相关部门。”tracy回答这个问题,然后启发大家:“难道大家就没有专业的问题要问luke吗?机会难得。”

    大家都安静下来。

    尚之桃倒是有很多问题,可她不敢问栾念。怕他当众劝自己离职,那简直太难堪了。于是低下头去在本上标记出来,想着回去问卢米。

    栾念看着台下坐着的人,突然对这届校招生有点失望,连个有锋芒的都没有,最怂的那个快把头埋进膝盖了。朝tracy耸耸肩,转身走出了培训教室。

    尚之桃那时并不知道工作大概就是这样,如果你错过了最佳的提问时机,再等就很难了。等她结束了培训回到工位,lumi已经去会场了。她坐在工位上继续啃上午没啃完的行业通识,手边的纸密密麻麻写着字。

    尚之桃是有一个优点的。

    她写的一手好字。

    她读小学时冰城突然刮起一股学写字的风气,放了学的孩子们背着书包排着队去学写字,毛笔字、硬笔书法,尚之桃这辈子学的唯一一个课外班就是写字。她学写字要比别人有韧性,等到初中的时候,写字风停了,大家都不学了,她放了学还会去老师家里写字帖。

    所以她的字真的出众。

    一笔一画,都有风采。哪怕是随便在纸上乱写,也带着美感。她用一手好字去为行业通识做笔记,做的认认真真,甚至忘记了吃饭。等她将知识理解了一遍,抬起头来,才看到月上西天。她抬起腕看时间,晚上十点半,如果快一点,还能赶上末班公交。

    她腾的站起身背起背包向外跑,一阵风一样消失在办公室。直到上了公交车,脑子里还是那些晦涩难懂的名词。atl、btl、ae、brief、pr…很多词在书本里见过、老师也讲过,可真放在工作中又是另外一回事。尚之桃想起kitty,她真的什么都懂,像太阳一样发光。

    工作的第一周,尚之桃的头脑中塞满了知识,这样的高频学习效率远远高于在学校里学习。她觉得一切都好,除了栾念。lumi把与栾念对接的活甩给了她,尚之桃推脱自己不行。却被lumi打断:“可千万不能说自己不行,尤其在luke面前。当心他听到当天就找hr给你办离职手续。”

    “而且你要这样想,连luke这样的老板你都能搞定。他日还有什么牛鬼蛇神是你搞不定的?对吗?”lumi给尚之桃洗脑,她做为一个拆二代,在北京四九城里横行,工作无非就是图有点事儿干,如果能不用看栾念的臭脸,那简直太好了。

    “那您是怎么搞定luke的?”尚之桃真心求教。

    lumi噗嗤笑了:“我可没搞定他,所以你上吧!你等等啊,我先让头儿跟他打个招呼,然后你再上。”

    …

    尚之桃战战兢兢,在内部聊天软件上给栾念发了一条消息:“luke您好,因为我的导师lumi最近要跟广深城市联动的案子,所以让我来负责企划部那几个即将结束的项目的收尾工作。请您多指教。”

    她抬起头偷偷看了眼栾念办公室,他正坐在电脑前。尚之桃的手心渗出细汗,过了很久,栾念的头像亮起,他只说了两个字:“换人。”

    真是不出意料。

    尚之桃在工作第一周的周五晚上遇到了难题。要求换人还怎么继续?她打给lumi,可lumi已经身在夜店,在电话里对她喊:“嗨,姐妹!我在过周末!天塌了也周一见吧您!”

    “可那个字…”尚之桃话还没讲完,lumi电话已经挂断了,可字还没签,财务在催。尚之桃独自说完这句,哀嚎一声趴在办公桌上。过了很久才鼓足勇气站起身来,拿着文件夹去找栾念。他秘书下班了,尚之桃没法让秘书传话,只能自己硬上。

    如果他拒绝签字,我就把文件夹放到他桌上说我不管了!

    如果他再让我辞职,我就说你又不是我老板!

    天真的尚之桃在心里写好了所有与栾念斗争的脚本,带着赴死的决心叩响了他办公室的门。听到他低沉一声:“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