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别哭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19、第 19 章

    尚之桃动了学车的念头,就立即决定去学。用老尚给她的钱报了驾校,孙远翥陪她去的。

    孙远翥这个男孩真的很好,清清秀秀,温温柔柔,看人的目光专注而友好。尚之桃觉得自己在孙远翥的目光下,能膨胀成一朵云。

    “以后周末我可以陪你学车,反正我也没事。”孙远翥多少有些担心尚之桃,提议陪她学车。

    “你可以跟同学们去玩啊,你那些可爱的同学们。”

    “不影响,我们一般下午见面。”

    “哦哦哦。”尚之态有点感激孙远翥,他一直在帮助她,可他自己又浑然不觉。

    “教练说话都不会很好听,你呢,每次去的时候给教练买瓶水,或者带一盒烟。他讲话难听你别往心里去。”孙远翥叮嘱她,他学车的时候教练不知讲了多少难听话,那些教练应该是从同一个培训班出来的,训人的话一模一样:“我之前学车的时候,有女生被教练训哭。”

    “这么吓人啊…”

    尚之桃请孙远翥喝大酱汤,就在孙远翥母校附近。看着周围坐着的各色人等,突然想起自己想提升英语,就问孙远翥:“你们学校有英语角吗?”

    “怎么?”

    尚之桃将自己的提升计划说给他听,她不觉得有什么丢人。孙远翥并没有嘲笑她,反而觉得她认真上进的姿态很可爱。

    “我给你介绍一个外教吧?你别去机构学,机构很贵。这个外教,30块钱四十分钟,按次付钱。你可以跟他聊天,问他各种问题。我有几个考托福的同学就是他辅导的。”孙远翥给尚之桃指了一条省钱又高效的明路,尚之桃的头点的什么似的,把孙远翥逗笑了:“期待你的提升计划能成功。”

    “我会的。”

    孙远翥介绍的外教住在他母校的学生宿舍里,是一个美国留学生,高高大大的身材,标准的美国人长相,讲着一口流利的北京话。给自己起了一个中文名字,叫龙震天。尚之桃琢磨很久,龙震天,嗯,好名字。外国留学生总给自己起那些很接地气的中国名字,有时你建议他们改一个吧,他们会说:“这不是很好?”

    龙震天问尚之桃:“想学到什么水平?”

    “想学到可以无障碍听懂全英文会议的水平。”

    “那您且得费点功夫。”

    “有劳您了。”

    尚之桃被龙震天带跑偏了,也不由自主讲起北京话,三个人齐齐笑出声来。龙震天喜欢交朋友,尚之桃又可爱,他就念叨晚上去学校附近的酒吧坐坐。

    他们学校附近都是韩国人,酒吧里真热闹,讲英语的、韩语的、少数讲法语的、大多数讲汉语的,什么人都有。尚之桃第一次来酒吧,觉得很新鲜,左看右看,在右看的时候对上一双清冷的眼。

    这世界真小。

    那不是luke吗?他跟几个朋友坐在一起,三男两女,男人真出众,女人真国色。尚之桃想起他在广州的女友,又看看眼前的女人,讨好似的朝他笑笑。

    栾念收回眼,继续跟谭勉讲话:“圣诞节出发是吧?”

    “是。你们公司不是放圣诞假吗?”

    “当然。今年去哪儿?”

    “北海道泡温泉吧,最近太累了,咱们选个不太远的地方。就不去美国看亲人了,反正过年也是要回去的,怎么样?”

    “行。”

    “那我们也一起?”旁边的女孩问。

    “我们每年旅行,从不带女生。”谭勉抱歉的朝她笑笑,哪里是不带女生,带的,臧瑶。栾念站起身来:“我去个卫生间。”

    酒吧的卫生间很阴暗,尚之桃从里面出来一脚踩空差点栽到地上,被一只手握着胳膊拎了起来,她忙道谢:“谢谢谢谢。”抬起头看到了栾念。

    “你过来。”

    栾念丢下这一句转身走了,尚之桃跟着他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酒吧。

    周边很嘈杂,栾念冷着脸问她:“报告写完了?”

    尚之桃周五是被布置了作业的,alex让她写企划部市场部的联合项目执行报告,周日发出来。尚之桃写的差不多,还有一个收尾,明天上午写完没有问题。

    “还差一个结尾。”

    “没写完你泡酒吧?”

    “……我…”

    “你做过功课吗就来逛酒吧?”

    “什么?”

    栾念真的要被她气死了,酒吧是什么地方,是她这种没脑子的人来逛的?跟两个男人?其中一个还是外国人?连自己的水都不带?她刚来北京几天就随波逐流了?

    但这跟他没关系,他只关心他的报告:“今天晚上十二点前把报告发给我。”

    “不是说明天?”

    “让你明天你就明天?你不给我时间改?”

    “我马上回去改。”

    不就是因为我撞见你的好事了吗?又给我小鞋穿。尚之桃忿忿的想,她这人没城府,她以为她心里想的藏的很深了,却被栾念看的透透的:“你在心里骂我?”

    “没有没有。”尚之桃频频摇头,更显心虚。

    “报告上一个错别字都不能有。”

    “嗯嗯好。”尚之桃眼睛亮晶晶的,在夏日晚风中看着栾念,不知不觉讲了句蠢话:“luke您别担心,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我一定替您保密。”

    “保密什么?”栾念听到她这么说,双手插进兜里,靠在酒吧外墙上好整以暇看着她。

    “就是你的…女朋友们…”她特地加了个“们”字,心虚的看了栾念一眼。她也觉得自己奇怪,是他滥交又不是自己,她心虚什么?八成是抓住老板的小辫子令她惴惴不安了。

    栾念突然笑了,嘴角动了动:“行,你替我保密。我这人没别的爱好,就好个色。让别人知道,我找个借口就开了你。”

    “您放心!”尚之桃忙举起手指发誓:“我以我的人格担保,我绝对不会说出去。”姿态很诚恳。

    蠢蛋。栾念心里骂她,转身进了酒吧。

    “去这么久?”

    “排队。”栾念顺口胡诌。

    “朋友,我刚去了,卫生间一个人没有。”谭勉戳穿他。

    他也不解释,坐在那喝酒听歌。偶尔瞟尚之桃一眼,她倒好,坐在那笑嘻嘻与人聊天,没有要走的意思。

    尚之桃跟龙震天说着话,察觉到有人在瞪她,一眼又一眼,真烦人。她不得不拉着孙远翥跟龙震天告别,出了酒吧。

    到了家冲个澡就开始写报告,赶在11:55分的时候发给了alex和栾念,而后各给他们发了一条消息。

    alex很诧异:“发这么早?”

    “给老板们留时间修改。”

    “只是看一下项目进度,不需要修改啊。”

    ……

    干。栾念这个龟孙儿,尚之桃躺在床上生气:那酒吧多好玩呢,歌唱的也好,却被luke这个王八蛋连恐吓带威胁的把她赶回了家。

    过了很久,栾念回了邮件给她,写了三点改进意见,对,三点:

    1、项目经费清单加上每一项的回收预估-之前做过

    2、项目各分项,项目负责人及考核指标加上

    3、突发情况及应急方案,加上

    明天发我。

    尚之桃打开自己的报告来看,这些她都没写,栾念给的意见很中肯。他虽然很讨厌,但是每次给的意见都直击要害,像一个性格严肃却总能带出高分学生的老师。

    她从床上爬起来,按照栾念给的意见改报告。她并没有发觉,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工作狂。如果有待办事项,她会睡不着,并且反反复复的想。

    这一改,就改到凌晨三点。又重新发送了邮件,突然觉得无事一身轻,刚要闭上眼,却收到栾念的消息:“这次好多了。”

    这次好多了。

    尚之桃有点开心,得到表扬的感觉真好。她回:我会继续努力的,谢谢luke。

    又加了一句:“您怎么还不睡?”

    栾念回她一句:夜生活。

    夜生活个屁,他从酒吧出来就代驾回了家,晚上喝了点小酒反倒有点兴奋,又有点无聊,看了会儿美剧,又看了会儿书,但就是睡不着。

    唯一的乐趣就是给尚之桃批改作业,并且知道她一定会爬起来改完。他可怕的掌控欲在尚之桃身上发挥的淋漓尽致,突然觉得像尚之桃这样没什么个性的听话的女人也挺好。

    尚之桃虽然笨,但执行力强。用tracy的话说:她有责任感。

    她改完的方案仍旧像屎一样,距离栾念的标准还差很远,但他却回了一句:这次好多了。为什么呢?大概是为了避免员工猝死。难得有了一点慈悲。

    “哇,夜生活。那我不打扰您啦,晚安luke。”

    这个哇字用词考究,含义颇丰,栾念甚至能想象出尚之桃那张八卦的脸,还有她根本不会隐藏情绪的脸,一定清清楚楚写着:啧啧,衣服脱完了吧?

    栾念破天荒回了一句:“晚安。”而后将手机丢到一旁,睡了。

    尚之桃一直睡到中午,想起昨天栾念指导她写报告,意识到自己还没真正了解过报告怎么写,于是抱着电脑去了客厅。室友们正在小声聊天,看到尚之桃出来问她:“你终于起了。”

    尚之桃不好意思的笑笑,将电脑放在桌子上,转身去洗漱,都收拾好了才坐到桌边:“我想请教一下几位前辈。”

    “什么?”张雷问她。

    “我不会写工作报告…”尚之桃有点害羞:“大家都比我有经验,可以给我讲讲工作报告应该怎么写吗?”尚之桃被自己的勤奋和上进吓到了,但凡她读书时能有这股劲头,总能考上一本的吧?不好好读书,在工作中被吊打,这不是活该吗?

    张雷忙举手做投降状:“这个我不行,你远翥哥哥行。”

    “都行都行。”尚之桃谦逊好学,一双真诚的眼看着大家:“我想学的很多很多,我的升级之路还远着呢!”

    孙雨销售出身,站起身环住尚之桃肩膀:“要不姐姐教你喝酒吧?”

    大家哄笑出声。

    这间屋子里的笑声令人记了好多好多年,十年后,三十二岁的尚之桃来北京办事,特意约了孙雨在这附近喝了一次酒,彼时的孙雨已经是婚恋行业的大佬,妆容精致,张口就是几千万投资。她喝多了指着楼上的灯光对尚之桃说:“要不我买下这里吧?”

    别了。

    尚之桃抱着她,她们在北五环的街头失声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