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别哭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47、第 47 章

    这一年就这么结束了。

    尚之桃坐在工位上写这一年的结语, 也从抽屉里拿出她写的to do list,车学了,可以划掉了。英语进步了那么一点点,可以先打对号, 结交了三个以上朋友, 想了想, 也实现了。

    认真回顾了这一年的种种,有那么一点心酸, 更多的是快乐。至于心酸的是什么,她说不清。

    她将to do list装进抽屉, 开始收拾办公桌,明天一早就要回家了,这种感觉可真好。她发了四万多年终奖, 那时犯错,栾念说扣她年终奖,原来是在吓她。想着卡里躺着好几万块钱, 突然就觉得自己也是有积蓄的人了。她已经开始打算怎么花这笔钱了。要给老尚大翟把老花镜换了, 再给他们买两身新衣服。

    年后为室友、lumi和姚蓓准备礼物,也要送自己一份礼物。她的抽屉里放着一个小盒子, 是她提前给栾念买好的新年礼物, 却一直没送给他。

    栾念送过她两个包,具体多少钱,尚之桃不知道,她没拆开看过。她觉得应该回赠点什么,可栾念什么都不缺,她总觉得自己送他礼物会显得很怪异,甚至会打破他们之间好不容易找到的平衡。

    她想了很久, 最终决定送栾念一盒鱼食。照着他家鱼缸下面的样子买的,她周末学完英语去花鸟鱼虫市场问了好几家才买到。她指着一条鱼问店主:“就是这种鱼,叫什么?平时吃什么?”

    店主说:“红龙。”

    “多少钱?”

    “四千。成色好的更贵一点。”

    “哦哦。”小红旗原来是红龙鱼啊,每次见到尚之桃都好像跟她很熟一样,顺着她的指尖方向在鱼缸里游。小红旗比栾念有人情味多了。

    “我买它的食物,最贵的那种。”

    “四百三一盒。”

    …尚之桃一咬牙,买了。这会儿看着手边的小礼盒,无论如何鼓不起送给栾念的勇气。眼看着同事走光了,栾念也站起身装电脑了,如果今天不送明天就没有机会了。他凌晨的飞机去美国,她明天一早的火车回冰城。栾念这次要走很久,探亲、在总部开会、创意大赛,要到三月初才能回来。

    栾念出了办公室,尚之桃背起包拿起那个礼盒跟在他身后一起上了电梯。栾念从电梯镜里看到她手中的小盒子,以及惴惴不安的她。干脆直接问她:“送我的吗?”

    尚之桃脸微微红了,点了点头。

    栾念伸出手,见尚之桃站着不动,眉头一皱:“不送了?”

    尚之桃将那小盒子放在他掌心,在电梯门开之前对他说:“一路平安。”

    “你也是。”

    栾念上了车看着那个礼盒很久,终于动手拆了。拆开的一瞬间,他心里的忐忑消失了,看着那盒鱼食笑出声。

    尚之桃可真行。

    他开将车开出地库,特意绕到公司前面去,尚之桃果然还在打车,将车停在她面前:“上车。”

    尚之桃有点纳罕,今天不是周五,明天他们各自要远行。

    “不上?”栾念见她磨蹭,开口催她。

    尚之桃打开车门,看到她送他的礼物放在副驾,栾念将拿起,等她坐上车将鱼食放在她腿上。还有一串钥匙。尚之桃愣在那,看看钥匙又看看栾念。

    栾念目视前方,淡然说道:“既然送这个礼物,那你也顺道做一下售后服务吧,我不在的日子,有劳你帮我照顾一下我的鱼。”

    …“您家里贵重物品那么多…”

    “都带不走。”

    “哦。”

    “谢谢你送我礼物。”

    “不客气,您也送过我。”

    栾念察觉到她的拘谨,突然笑了:“尚之桃,你知道你什么时候最勇敢吗?”

    “嗯?”

    “在床上的时候。”栾念顿了顿:“特别放肆,特别勇敢。”

    栾念也曾想过,尚之桃身体里是不是住了两个人,一个负责她的野性,一个负责她的谦卑。不然为什么她变脸这么快?

    “首先,在这一年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希望你改掉对我的称呼。”栾念觉得那称呼十分可笑,学尚之桃的口气:“您…别亲那儿…”

    栾念很少说这么多话,尚之桃发现他讲话多的时候竟然是一个挺逗的人,他学她的语气惟妙惟肖。可偏偏挑最令她羞赧那句来说。忍不住笑出声,却也红了脸。

    “怪异么?”栾念问她。

    尚之桃点点头:“怪异,那我怎么称呼您…”看到栾念的眼风,住了嘴。

    “叫我栾念就好。”

    “哦。其次呢?”

    “其次…”栾念将车在车库停好:“你这么拘谨好像咱们从来没睡过。”

    “我不是有意的,是因为咱们还不算太熟…”

    栾念点头:“原来是因为咱们睡的不够熟…”

    他抱起尚之桃,将她丢到床上,动手解他自己的衣扣,他又不讲话了,只有幽深的眼罩在尚之桃身边,带着杀气。尚之桃有那么一丝紧张,不自觉咬了唇,又被栾念禁锢。他沉声说:“别咬嘴唇,咬我。”

    尚之桃最听话,一口咬在他脖颈,以为栾念会像从前一样躲,但这次他没有。从前栾念会说:“见女客户不方便。”他讲的是真话,如果姜澜看到他脖子上有吻痕,她一定杀将过来,要跟他也来那么一次云雨,栾念不想应付。

    尚之桃的牙齿微微用力,舌尖扫过他脖颈上那道血管,栾念沉重的呼吸就落在她耳中,比什么都管用。

    “我还想多咬几下。”尚之桃在他耳边呢喃:“敢不敢?”

    “放马过来。”

    尚之桃就真的咬他,她在他脖颈上、胸前、肩头都留下印记,她觉得自己有一点小狗尿尿的心态,这地方我尿过了就是我的,请栾念纽约的床伴注意避让。

    栾念却闷声干大事,在她几近疯狂的时候,含住她脖颈的一小块肌肤,将她的放肆也还给了她。

    然后问她:“这下熟了吗?”

    “熟了一点。”

    一直闹到凌晨,栾念要赶飞机,刘武在门口等他。尚之桃躲在屋子里不肯让刘武看到她,她的那点小心思栾念看的清楚,并不为难她,走了。

    尚之桃揣着栾念家里的钥匙,觉得沉甸甸的,生怕丢了,于是一直在贴身的小包里放着。

    等她回到冰城,看到漫天漫地白雪,大街小巷的灯笼雪里,一颗心终于归位了。她喜欢冰城的雪,还有老城的破旧建筑,街边排放在地上卖的冰棍儿,还有一字排开的春联挂画。要过年了呢!

    老尚大翟看到她咧开嘴乐,大翟将她的脸揉成一个面团,口中念着:“我的女儿瘦了啊…”

    “妈!”尚之桃扁着嘴抗议:“我哪里瘦了!我这么强壮的人!”

    “那还有黑眼圈呢,是不是工作太累了?”

    尚之桃有点惭愧,年底这几天工作不累,昨天伺候老板太累了。她被大翟赶回房间睡觉:“你先睡一个小时,饭好了叫你。”

    尚之桃还真能睡的着,蒙头补觉,期间听到门轻轻响了两次,响第三次的时候她从被窝里露出头,看到老尚和大翟正在门口偷偷看她。

    老人想孩子,又不忍心打扰她睡觉,只好一次次偷偷来看。尚之桃鼻子一酸,差点忍不住落泪。想起身下床跟他们亲近,突然想起栾念犯的坏,她得遮住她的脖子。不然二老肯定会问。于是将被子裹严实,冲他们撒娇:“我还想睡一会儿~昨天通宵了,好累。”不说因为什么通的宵。

    老尚心疼女儿,点头:“那你再睡会儿,咱们晚点吃饭。”

    “嗯嗯。”

    老尚关上门,尚之桃翻了件高领毛衣穿上,好在这里是冰城,高领毛衣不突兀。然后走出去跟老尚吃饭。尚之桃自告奋勇陪老尚喝点儿,老尚给她倒了一个杯底儿的白酒:“你那点酒量少喝点。”尚之桃嘿嘿笑了一声,跟老尚碰了杯。回到家,就放松下来,转眼就把北京的一切都忘在了脑后。

    吃过饭就开始给同学们打电话,她高中时候有几个要好的朋友,有的毕业后去了市局、有的在政府,也有那么一两个人做小生意。冰城嘛,讲求安稳,拿个铁饭碗比什么都强。大家相约了大年初二去唱歌,这么一聊就聊到深夜,再睁眼,过年了。

    中国农历新年的时候,栾念刚进家门不久。梁医生正在跟栾明睿拌嘴:“你这么说太狭隘了。”

    梁医生是医学专家,专门攻克肿瘤的,清高又自律;栾明睿从商,每天大把的钱过手。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人就这么凑到了一起,拌了一辈子嘴。

    见栾念进门,都收了声,梁医生去拥抱栾念,看到他脖颈上的草莓,啧啧一声:“这么激烈?”

    栾念不知怎么脸有点红,他不介意带着草莓漂洋过海,却万万没想到遭到母亲的调侃。心想尚之桃下嘴可真黑,比他黑多了。

    “狗咬的。”他淡淡说一句,上楼去换衣服。在穿衣镜前看到自己身上的痕迹,想起尚之桃有一点疯的样子,突然笑出声来。

    下了楼,梁医生的眼睛还在他脖颈上,打趣道:“这记号留的好。”

    栾明睿终于站起身到栾念面前看他,笑着说一句:“年轻人。”

    “所以一家三口久别相见就没别的话题了?”栾念抗拒他们一直围着他脖子看,索性找了创可贴贴上,欲盖弥彰。

    “贴上挺好,待会儿大家都来了,肯定要追问。”栾明睿逗他。

    “今天都谁?”

    “今天啊,你宋叔叔一家、陈叔叔一家。”

    “秋寒和宽年也来?”

    “不然呢,留他们在家饿死吗?”

    在美华人喜欢凑在一起过年,这样热闹。栾念喜欢那两个小子,小他那么几岁,但都是大好青年的样子,他们甚至相约从明年开始一起旅行。

    热热闹闹这一年,栾念跟亲朋好友一起吃饭,收到一封邮件,尚之桃在邮件里郑重祝他新年快乐。她说:新年快乐,新的一年一切都好。

    栾念回她:新年快乐,下次下嘴轻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