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别哭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55、第 55 章

    尚之桃跟lumi说好了看日出, 可lumi临时赖床,只好自己去了。她穿了一件风衣,出了酒店,走向那片沙滩。

    空无一人那一片沙滩, 尚处夜色中的大海令人产生莫名畏惧。

    公司的人都喜欢赖床, 对他们来说, 最好的旅行就是窝在酒店里吃饱喝足,傍晚出门溜达, 直到深夜才回。尚之桃有那么一点不同,她想看日出。

    一个人在海边漫步, 看到出来晨跑的栾念。尚之桃想起昨天在他房间里的失态,象征性跟他打招呼,然后就向海而立。栾念跑完步, 海平面已经变了一点颜色,索性停下来看日出,站在离尚之桃三米远的地方。

    再不愿意有那样不可控制的时候。

    栾念有一点看不懂自己, 他从前不是占有欲很强的人, 女朋友喜欢什么就做什么,喜欢穿什么就穿什么, 他不限制她们, 也不要求她们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但他对尚之桃有可怕的占有欲。

    他不喜欢自己这样。

    两个人站在那,背影看过去都有那么一点疏离,也有男同事起的早来海边,看到他们站立的姿态拐弯去了别的方向。总觉得他们好像在较劲,加入进去会被殃及无辜。

    尚之桃很感激凌美,也感激栾念。她感激凌美是因为凌美给了她身处行业上游的机会,让社会在她眼前迅速打开, 她的付出和得到是成正比的;感激栾念是因为他始终严格,他用他的方式迫她成长。

    可她对栾念的感情又是复杂的。一半是爱,一半是崇拜和尊敬,她没法拥有他平等的爱,也没法毫不自卑的爱他。日出多美,他就站在她不远的地方,可她都不敢向他迈进一步。就这三米远,永远是他们之间的距离。

    “luke。”她突然开口唤他。

    “嗯?”栾念看着她,晨曦初露,海面轻波浮动,像极了此刻尚之桃温柔的眼神。

    “很开心能跟你一起看日出。”尚之桃是勇敢的,她心里装着那么多对栾念的爱,如果她一句不说,那些爱会漾出去,流失掉,那会多可惜:“我有时会希望,能跟你一起看日出,也能一起看日落。”

    我猜你看出来了,我爱你。这句话尚之桃没有讲出来,她不笨的,一个男人爱不爱她她是看得到的,她只能表达到这里,再多一句,今天就会是他们关系的终点。尚之桃爱栾念,爱到没有抽身的勇气,哪怕就以这样卑微的姿态在他身边,她仍甘之如饴。

    尚之桃转身跑向酒店,她跟辛照洲在一起的时候并不主动说我爱你,大多数时候是辛照洲手放在她胳肢窝下,恶狠狠问她:“爱不爱我?”

    尚之桃会笑着说:“爱。”

    她跑回房间,爬到床上,又想起那束花。尚之桃觉得她应该放过自己,今天是一篇游记,明天是一束花,后天是一个电话,这样下去,她的痛苦会永无止境。她不应该总是这样,她应该拥有自己的生活,去认识其他异性,学会离开栾念。

    部门有个男同事要去冲浪,尚之桃和lumi也跟酒店借了冲浪板一人抱着一块儿跟在男同事后面去了。尚之桃胆子大,到了海边有样学样几分钟,就向海里冲,大浪把她掀翻,她在水里站起来,头发湿透了,在阳光下咧嘴对lumi笑,一口白牙晃的人心神不宁。lumi吓的嗷嗷叫:“祖宗诶,你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你冲过浪吗?”

    “没有!”尚之桃大笑出声:“好玩儿!”

    她本来就喜欢玩,被海浪掀翻这一□□验到了乐趣,又趴在板子上玩去了。再过一会儿,海上有快艇驶来,一个人在快艇后的冲浪板上稳稳站着,双手伸开保持平衡,神情专注而快乐。

    lumi跑到尚之桃身边,口中一句操:“这爷们儿真绝,他怎么什么都会。”

    尚之桃不意外的,她知道栾念爱玩,也知道他工作生活分得清。可她还是觉得站在冲浪板上的栾念真的太酷了。她和lumi并排坐在沙发上,lumi不知从哪儿搞来一个望远镜,架在眼睛上看栾念,看了半晌对尚之桃说:“这爷们儿体力真好。”

    “啊…”

    “要不姐妹今天冲破道德束缚去睡他一下吧,我太好奇他什么样儿了。”

    “不至于不至于。你男朋友多帅,脏辫儿花臂肌肉机车男,多带感。”尚之桃突然有点心虚,她刚刚差点脱口而出我知道,我告诉你。lumi对她那么好,她却瞒着她这件事。尚之桃觉得有点对不起lumi。

    lumi哈哈大笑:“可我还是想睡一下luke这样的斯文败类男人啊,多带劲儿。”

    是挺带劲儿的。

    尚之桃又有那么一点心不在焉,两个人并坐在海边垂涎那个在海里乘风破浪的男人,尚之桃睡过他那么多次了,还是觉得新鲜。大家玩累了,各自换好衣裳相约去普吉镇上吃东西。他们租了四辆车,四人一辆,因为尚之桃跟lumi总是黏在一起,就决定给她们分两个男士,分来分去,分了栾念和管品牌传播的男同事jony。

    女士们不怎么会开右舵车,乖乖坐在后排。jony着急改传播稿,开车的任务落在栾念头上。反正出来玩,索性把上下级观念抛在脑后,高高兴兴享受老板做司机的好待遇。

    普吉岛都是陡坡路,栾念开起来很带感,尚之桃却是要吐了,心脏忽上忽下,好不容易捱到镇上,找了停车位停了车,jony去选餐厅,其他人去闲逛。

    栾念难得穿休闲短裤和t恤,带了一顶鸭舌帽,皮肤被晒的有一点红,双手插在兜里,跟在lumi和尚之桃身后。女生们喜欢的东西很奇怪,首先闹着要去买冰箱贴和明信片,栾念跟在她们后面就显得有那么一点突兀,冰箱贴有什么好买的?网上能淘到全世界的。

    到了付钱的环节,lumi突然看着栾念笑。

    栾念切了声:“你们没钱?”

    她们真的摊开手,一人一条裙子,连包都没拿。

    “那就留下打工吧!”他口上这么说,却将钱包丢给她们。尚之桃有点不好意思,lumi却觉得好不容易宰一次老板,当然不能手软,拿出三张大额泰铢,将钱包丢给尚之桃,转身去结账。

    尚之桃拿着栾念的钱包觉得有点烫手,栾念送过她几个包,但她没直接花过他的钱。手伸到那个小象钥匙链上,看栾念脸色,见他没什么反应,又去拿小象玩具。伸手去拿笔记本的时候,听到栾念说她:“吃大户呢?”

    也没多少钱,折合人民币几十块钱,尚之桃缓缓将笔记本放回去,栾念竟然笑了:“挑点好的。”

    lumi交钱回来听到栾念这句话,睁大了眼睛:“挑好的?”

    “不然呢?说你们老板送你们这些破东西吗?”

    “那我们就不客气啦?”

    “假客气吗?”

    出钱的是大爷,损几句就损几句,lumi才不往心里去,花栾念的钱比自己的还顺手。拿过钱包去血拼,尚之桃去选明信片。

    栾念坐在她对面,看她提笔写明信片,她选了十几张,不知要写道猴年马月。栾念扫了一眼署名,第一张写给一个叫孙雨的,第二张应该是叫孙远翥?原来是写给室友。

    他坐在那喝咖啡,也等着看她哪一张是写给自己。写了十几张,结束了,没打算写给他。情商显然很低了,出口提醒她:“写完了?”

    “对啊。”

    “没忘记什么人?”

    尚之桃认认真真看了一遍,摇摇头:“没有啊。”

    “我的呢?”

    ?“你也要?”

    “不然呢?我花了钱一无所获?你想什么呢?”

    “哦。”

    尚之桃又起身去挑了一张,问栾念:“这张行吗?”

    “嗯。”

    尚之桃好看的字终于派上用场,栾念垂眼看她写字,落笔不凡,那字是真的好看。却只写三个字:祝开心。没了。有点敷衍了。

    栾念伸手拿过看了看,又将它丢在桌子上:“我收到了。不用寄了,省点邮票钱。”他站起身去外面接国际电话,透过窗子看尚之桃聚精会神贴邮票,连衣裙衣领歪了,露出小半个白嫩肩膀,有不自知的美。

    栾念不喜欢,却也不再管束。他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他对尚之桃管的太宽了,超过了跟床伴相处的度,再这么下去就没法收场了。

    已经不好收场了。

    栾念晚饭时候讲话不多,他们最终选了家泰餐,镇上的人说这家海鲜烹饪的好。lumi和jony选海鲜的时候,栾念接到姜澜的电话,他并没有避讳尚之桃,含笑与她周旋。姜澜问他要不要去体验泰式服务,栾念说他近日体力不佳。讲这句话的时候看了一眼尚之桃。

    后者故意把脸转向一边,却红了耳垂。

    好像他体力不佳,她是罪魁祸首。他们今天明明什么都没做,她却先心虚了。

    栾念心里好像被猫抓了一样不得安生,在桌下握住尚之桃手腕。尚之桃的手迎向他,指甲刮着他掌心,被他狠狠握住。栾念想:周五见面,必须要风雨无阻了。他不能等一个星期,再等一个星期,大好年华,身体缠在一起才算数,不然都是虚度。

    他掌心微微有了汗意,在lumi他们回来前放开了她的手,也对姜澜说了再见。

    尚之桃说不清这趟旅行究竟发生了什么,她跟栾念之间又变的不一样。

    他急切、热烈,双手缚住她不许她动,让她将所有的热情都成倍爆炸在自己身体里,也不去听她哑着嗓音的求饶,却突兀问她一句:“泰山好玩吗?”

    “比跟我在一起更好是吗?”

    栾念从根本上是一个小肚鸡肠的记仇的人。他为了周五见她,加了三天班,匆匆赶回公司的时候却见她背着包翘班,他问她做什么去?

    她说她去爬山。

    明知道那天是周五,却毅然选择爬山,连解释都没有。

    就像她在他那过夜,周六早早起床不告而别,总是在枕头上留那么一张字条。

    尚之桃终于受不住,狠狠咬他,栾念闷哼一声捏住她脸让她松口,又变本加厉惩罚她。让她从内而外,精疲力尽。事后窝在床上一动不愿动,被他捞进怀中,沉沉睡去。

    ===

    尚之桃在返工的时候才知道那天在普吉的海滩上,alex和栾念神情严肃谈的究竟是什么。

    alex要离职了。

    职场人事变动明明是很常见的事,尚之桃却有一点失落。她很喜欢alex,她甚至不理解为什么alex要走。于是偷偷问lumi:“alex做的那么好,为什么要离职?”

    “人往高处走。”

    “还有更好的地方吗?”

    lumi看到尚之桃是真的困惑,难得认真对她说:“flora,你也不会一辈子呆在凌美。对于alex来说,更好的地方是指更好的待遇、更大的空间。肯定会有公司愿意花更多钱去聘用他。”

    “那凌美为什么不留他?”

    “象征性留过,在普吉,luke谈的。但没有更好的方案,所以luke的想法很明白了,那就是凌美从不缺人。”

    “他们关系很好。”

    “这里是职场。”

    尚之桃大受震动,alex对她那么好,一直在力挺她,她甚至很惶恐,换了下一个领导,她的境遇又会如何呢?是在下班的时候部门会议,alex正式公布了这个消息,并对大家说:“在新的市场总监没到位前,luke会监管市场部。”

    尚之桃听到大家的哀嚎。

    换新老板,就要适应新的工作风格,栾念像魔鬼一样,大家本质上有一点抵触。但都是职场中人,哀嚎过后就算了,该怎么工作还是怎么工作。

    尚之桃晚上到家的时候收到lumi的消息,她对她说:“alex应该会带两个人走,听说薪酬涨幅50%以上,职级上调一级。”

    “找你了吗?”

    “找了。”

    “那你也要走是吗?”尚之桃突然觉得紧张,她私心并不希望lumi走,lumi是她在职场交到的第一个朋友,她对尚之桃真的好,掏心掏肺那种好。

    “我不去,我又不缺钱。换地方还得重新适应环境,在凌美多好,熟悉了,横着走,大家都让着我。”

    尚之桃长舒一口气,又听lumi说:“alex找了我,找了sunny,他还有一个人想带走,那个人是你。”

    “什么?”

    “对,你没听错,alex想带你走。你跟他走,就算抱上了大腿,从此他不倒你就过得好,他倒了你就重新开始。不跟他走,就面临新老板的压力,新老板肯定要安排自己的人,目前部门用人名额满了,自然要从现有员工下手。你会不会被干掉,不一定。”

    alex要带她走,为什么?她那么平庸。尚之桃还是年轻,并不懂老板的用人攻略,不是所有的老板都是栾念,大多数老板是alex,他们用人讲求认真、听话、能干、忠诚度高。栾念最先看的是能力。仅此而已。

    尚之桃恰恰大多数老板喜欢的那种人。

    当alex打给她的时候,她甚至有一点慌乱,还有那么一点感动,她听到alex对她说:“flora,市场部是你来到凌美第一站,我是你第一个老板。在过去一年多的相处中,相信你了解我的为人。我要去另一个新兴领域搭建一个新的市场团队,你可以考虑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尚之桃首先想到的问题是:我行吗?我刚刚毕业一年多,甚至没有独立做过什么项目,我是职场的那个菜鸟,我去了能帮您什么呢?她一心一意为alex着想,对所谓的涨薪没有概念。她只想知道自己行不行,于是她径直问了:“我可以问问您,为什么是我吗?我觉得自己太平庸了。”

    alex在电话那头笑出声:“flora,不要妄自菲薄,想想你自己过去一年的成绩,搭建供应商入库招标体系、独立完成巡展第一站项目、预算管理没出错,你为什么觉得自己不行?不要怀疑我的眼光,你只要确定要不要跟我走。”

    尚之桃很少听到这么直接的表扬,alex讲的话让她十分感动,眼中甚至有一点泪光。挂断电话仍激动很久,待冷静下来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法做决定。她想请教栾念,又觉得这样等同于出卖了alex,于是生生忍住了。

    她忍住了,栾念却给她发了一条消息:“如果alex要带你一起跳槽,原因只有两个,你便宜、听话。其他自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