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别哭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59、第 59 章

    尚之桃拖着行李走到小区门口, 迎面碰上三位亲爱的室友向外走。忙收住脚问他们:“去哪儿啊?”

    “找中介。”几个人在家里各自加班,房子却莫名停了电,查了半天才发现中介吞了他们交的电费。打电话问中介, 却莫名被中介骂了一顿。

    黑中介横行的年代, 很多人都以为自己运气很好, 不会成为恰巧撞上的那一个, 却偏偏逃不过。

    “那你们等我一下,我把行李放回去, 我也要去。”

    “你不用去了。”孙远翥让尚之桃在家等着, 又对孙雨说:“还有你,让你在家你非要跟出来。”

    尚之桃推着箱子就跑, 边跑边喊:“等我啊!我也要去!”那段时间很多新闻都在讲黑中介的事,尚之桃心里知道黑中介不好惹, 自己好歹也算是个成年人, 这个时候必须要跟他们共同进退。

    张雷跟孙远翥对视一眼,劝孙雨:“回去吧, 两个大男人在, 用不着你们。你俩在家里等着。”

    “我不回。”孙雨朝包里塞了一把剪刀:“我可会打架了,万一那些地痞流氓耍无赖, 我还能露一手。”自从邯郸那次活动被人砸了场子,孙雨总是会随身带防身的东西。用她的话说:地痞流氓来也要好好思量思量, 敢不敢在老娘这里撒野!

    她想的泼辣, 却还没真的比划过。生活到底是把一个娇滴滴的姑娘逼的无所不能了。

    尚之桃送了行李跑来追上他们, 几个人走到中介的小门脸儿那,孙远翥停下脚步,跟她们商量:“你们看这样行不行?你们站在外面,如果里面打起来, 你们就报警。”

    “不行。”孙雨拒绝。

    “冷静点,听我说。”张雷把大衣脱了放到孙雨手上:“咱们不能让人一锅端。如果真打起来,你们就先报警,然后喊救命。你们俩进去我们还得照顾你们。成吗兄弟们?”

    “成。”

    尚之桃没经历过这种场面,她拿出手机按好110,紧紧盯着里面的动静。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指尖微微抖着。很快里面传来拍桌子的声音,紧接着是一句“操你妈!”孙雨冲了上去,尚之桃迅速拨打了110报了警。她不知道自己吓哭了,带着哭腔说了地址,挂了电话大喊了几声“打人了!”也冲了进去。

    张雷说的对,必须要喊这么几声,喊了才会有人围观,他们才不至于吃亏。

    她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大概就是我不能让我的朋友独自面对的信念,当她进到屋内,看到几个中介将孙远翥和张雷围在中间,他们扭打在一起。孙雨在外围拿起一个烟灰缸朝一个人脑袋砸去,被另一个人拦住,伸手要打孙雨,尚之桃冲上去用力推开那人。

    外面开始围上了人,那个年头中介公司打架太常见了,终于有人看不下去,喊了句警察来了!让猖狂的中介住了手。

    围观的人把门口围个水泄不通谁都出不去,中介那几个小伙子要从后门溜,被孙远翥眼疾手快挡住了。他唇角有擦伤,也顾不上去抹,刚刚打过架的人现在冷静下来讲道理:“现在给我们交电费,不交也行,把钱和电卡给我们自己交。”

    “别得寸进尺啊!跟你说了,钱在公司那,跟我们没关系!”

    “我们不知道钱在谁哪儿,但我们今天必须来电!”张雷真的被这些人气坏了,做商业化的人,结交天下朋友,几乎很少动真气,今天却被气得要死。

    中介一个无赖大概蛮横惯了,见这几个年轻人吓不住,挑软柿子捏气急败坏朝尚之桃脸上出了一拳,孙远翥眼疾手快凿他胳膊,拳头却还是擦尚之桃脸上,白嫩嫩一张脸瞬间肿了。

    这真是太欺负人了!

    尚之桃活了二十三年,哪受过这样的委屈,跳上前去照着那人胳膊狠狠咬住,冬天穿的多,这一口能有什么威力?又反手抓那人的脸,只恨自己没有lumi那样的长指甲。

    警察终于来了,看看这一屋子男男女女,中介没吃什么亏,吃亏的是四个租客。显然从前都是守法公民,但今天被逼急了。索性把人都拉到派出所调解教育。

    “谁先动的手?”

    “他们!”手都指向对方,中介显然更有经验,没有证据是他们先动的手,路人围观的时候已经打起来了。

    “电费钱呢?”

    “公司呢。”

    “你们公司在哪儿?”民警就是那么一问,这片儿什么事儿他们不知道,无非走流程而已。

    几个黑中介互相看一眼,其中一个人开口:“不知道啊…我们来的时候就在店里,没去过公司。”

    放屁!

    民警心里骂他们:看你们一个个孙子样儿!干什么不好干黑中介!

    民警跟这些中介没法说了,他们练出来了,抱团抱的紧着呢。就问尚之桃他们:“想怎么解决?”

    “第一,我们受伤了,要去医院检查…”

    “我们也受伤了!我们也要去检查!”混混们大声吵嚷。

    “闭嘴!”民警同志手拍在桌子上,大家安静了下来。

    “第二,我们要拿回我们的钱还有电卡,同时我们要跟房东直接对话。”孙远翥讲到这看了看尚之桃和孙雨:“第三,女生受到了惊吓,我

    们需要他们当众道歉并保障保证不寻衅滋事。”

    “先去医院。”民警看了看这几个吃亏的年轻人,心想你们也是胆子大。

    “我还有一个要求。”孙远翥打断民警:“肯定还有其他人跟我们有一样的遭遇,请联系到他们一起解决,不然我们将诉诸法律。”

    从前的孙远翥是多么温柔的人,今天因为两百块钱这么刚硬。尚之桃突然想起读书时老师讲五四运动:你看那些弱不禁风的学生们,最先觉醒。她突然明白读书能赋予人的最棒的那一部分,大概就是今天孙远翥的样子。

    他们去医院验伤,民警把那个黑中介的老窝给端了,账本带走了,财务抓了,第二天尚之桃他们就跟房东见面了。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但房东说:“闹成这样,怕中介报复。你们知道泼油漆堵锁眼吧?邻里不得安宁。对不起呀,孩子们。”

    尚之桃他们对着那个头发花白的房东突然不知该说什么,房东的担心都是对的,她一个老人家儿女不在身边,如果惹来这样的麻烦她没法处理。

    “阿姨,您看能不能给我们几天时间?我们找房子。”

    “三天好吗?”

    “好。”

    他们回到家,坐在客厅里,好像都不是很想讲话。还是孙雨先开了口,她被黑中介坑过,也经历过这样的情景:“所以咱们接下来找大四居还是隔断呢?”

    “找三居吧。”安静很久的张雷终于开口:“我考虑搬到公司附近的地方,我刚刚升职,工作太忙了,通勤时间长我休息不好。”

    尚之桃上一次面对相似情景是在大三下学期,宿舍的姐妹们讨论未来去向,有人说去北京,有人说回老家,有人想去深圳闯荡,有人要考研。大家都很年轻,没经历多少分别,讨论这个话题那天格外伤感,最后都哭了鼻子。

    今天尚之桃没哭鼻子,她知道大家早晚会散的。换工作、谈恋爱、结婚生子,在一起的时间就那么一两年,起初还会经常在一起,慢慢的疏于联系,最终消失于人海。身边剩下的人只有那么几个。

    聚散无常,也是人生真相。

    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还是张雷挠挠自己后脑勺:“请大家原谅我先走一步,但我真的太喜欢你们了。只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哪有这么伤感啊?”孙雨站起身来拍拍手:“罢了罢了,今天不讨论找什么样的房子了,今天先为张雷送行吧!喝顿酒去!”

    尚之桃点头:“好好,喝酒。”

    几个人出了门去旁边的烧烤店里喝酒,脸上多多少少都挂着彩,惹别人侧目。他们也都有点不好意思,万万没想到求学十几载,最后却跟上学时的混混同学殊途同归,总归都要在社会上打这么一架。

    等菜的时候,尚之桃看着自己的指甲,然后对孙雨说:“我准备留指甲了,留lumi那样的指甲。然后把指甲磨出一个尖儿来,下次打架不吃亏。”她这一年多的时间被栾念逼出了不断自省和总结的习惯,打完架一直在复盘,琢磨着下次怎么打能赢。

    大家都被她逗笑了,她一边脸还肿着,嘴角也破了,看起来有那么一点滑稽。互相看看,全军覆没,真惨。

    孙雨提起杯:“为张雷提杯吧,恭喜你搬出这个破房子,开始新生。”

    “别这样说。”搞商业化的人见惯了里里外外的场面,今天有一点动容:“这将近两年的时间真的是我来北京后最开心的一段时间。无论我在公司受了什么委屈,生了多大气,回到家里看到你们三个,一下子都好了。虽然我决定搬走,但咱们的感情不能断。”

    “在北京,能交到一起打架的朋友,不容易。”

    这一天的情形其实挺滑稽的,为了二百块钱和心中那口气,几个人吃了那么大的亏,也没觉得丢人。反而觉得一起打了一架,彻底打成了朋友。

    但人生总归是要散场的呀!

    熙来攘往、络绎不绝,再热闹也还是要散场的呀!

    都喝了很多酒,两个男生破天荒在北五环街边的树下开了泡尿,边尿边拍彼此肩膀:“别学我;别学我,不文明不礼貌。”又吐的稀里哗啦。

    尚之桃和孙雨站在远处背对着他们,吹着寒风,冻的哆嗦了那么一下。

    孙雨揉着自己肿起来的胳膊,再看看尚之桃肿着的脸,突然就有那么一点难过:“你看看咱们啊,一年到头都干了些什么?在这一年临了的时候挂了彩。”

    “轰轰烈烈,也不枉这一年。”

    就跟做梦似的,好的坏的都经历了一遍。第二天一早张雷就搬走了,孙雨去组织活动,尚之桃和孙远翥去找房子。

    临出门前,孙远翥看到尚之桃肿的脸有一点淤青,那一拳真不轻,又觉得心疼,进屋拿出酒精:“我帮你擦一下吧?”

    “好。谢谢你。”

    尚之桃侧过脸去,孙远翥动作很轻,棉签擦了酒精轻轻触到她的肌肤,柔声问她:“疼吗?”

    怎么不疼呢?

    尚之桃却摇摇头:“不疼。孙远翥我觉得你以后别打架了,做学问的人不适合打架。”

    “他们威胁我们,说再闹就罩你和孙雨麻袋

    。我们才动手的。”

    尚之桃心里可真暖,她吸吸鼻子:“不值得的。”

    “值得。”

    成年人做事总是要先想值不值得,哪里就有那么多利益需要衡量?

    “认识一场不容易,我看不到的时候不会管,但我看到了,就一定会保护你们。”

    尚之桃觉得眼睛有一点湿,在孙远翥胸口捣了一拳,学张雷的语气:“谢谢你,兄弟。”

    “不客气。”

    不要这么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