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别哭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77、第 77 章

    尚之桃将酒放到窗前的另一张桌子上, 月光皎皎,那颗心在杯里闪着光。卢克吃够了肉跑出来,坐在她旁边, 陪她一起看月亮。

    她的酒跟别人不一样, 邻桌的一个女孩看了好几眼,对同伴说:“我也想喝那杯鸡尾酒,从前没见过,看起来很好喝。”

    她问尚之桃, 这款酒叫什么名字?

    “叫勇敢的心。”尚之桃不懂鸡尾酒, 只以为是市面上常见的女孩酒,喝起来酸甜温柔, 却也有一点后劲。栾念调了一款像尚之桃性格的酒。

    “是老板特调吗?”那女孩又问。

    “哈?”尚之桃显然不懂什么是老板特调。

    女孩举起手,对栾念说:“我也想来一杯那个酒。”

    “抱歉没有了。”栾念端了一杯白水坐在尚之桃旁边,对女孩笑笑。

    “那杯酒是老板特调吗?”

    栾念看了眼杯中那颗玲珑剔透心, 点点头:“是。”

    “我就说。”女孩转过身去对同伴说:“在别的酒吧没有见过。”

    “什么是老板特调?“尚之桃小声问栾念。

    “就是老板瞎调。”栾念靠在沙发上看月亮, 整个酒吧就剩隔壁桌那一根小小的方烛,店长放了温柔的歌。都安静下来, 各自瘫在沙发上, 赏月。

    尚之桃于黑暗中抓住栾念的手,又将头倚靠在他肩上,栾念将手臂摊在沙发上,让她靠的舒服。

    卢克也学尚之桃, 跳到栾念旁边, 前爪扒拉他胳膊:我也要。

    “不行。”栾念小声教育它。

    卢克又不气馁,继续扒拉他,栾念哼了声,移开手臂, 卢克躺在沙发上,头枕着他的腿。

    尚之桃觉得自己从不奢求什么,偶然能有这么一个晚上,她所有的痛苦就都能痊愈。虽然她好像也没有过什么深刻的痛苦,只是这么一个普通姑娘健健康康长大。

    拉过栾念的手在他手背上轻轻的亲,一口又一口。那句“我爱你”在她嘴边跑了几个来回,始终没有讲出来。

    他们下山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尚之桃拿出手机,看到同事们陆续发来的安慰消息,她一一回了。有一条是lumi的,她说:“我他妈越想越来气,有的人根本不配你保护她。举证的时候就该把她半夜进他房间的录像放进去!”

    尚之桃忙回她:“别了,不至于。放人一条生路。”

    “晚了。我发匿名邮件了。”lumi回她。lumi想了近一个晚上,kitty那个人爱报复,今天不给她干趴下,明天她肯定冒出头来。这些年明里暗里使的绊子还少吗?包括白天那句恶心的话,那是人说的吗。

    “……手真快。”

    “哈哈哈哈哈哈哈,心情真好。你还好吗?我给孙雨打电话,她说你跟朋友出去了。”

    尚之桃看了一眼正在看手机的栾念,回她:“我很好哦。”

    “我的倔驴今天那一下太解恨了。他也太他妈帅了吧?今天你走后他也走了,股价跌惨了。”

    “哈?因为丑闻跌吗?”

    “丑闻算个屁。因为掌舵人说他不干了,下船了,撂挑子了。luke这局赢的漂亮。”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luke辞职了。”

    栾念辞职了?可他今晚一个字没有说起过。尚之桃偷偷看他,他皱着眉头,好像不开心。

    尚之桃对卢克使眼色,伸出一根手指,指向栾念,轻轻一摆:“上!”

    卢克动作快,嗖就蹿到栾念身边,头在栾念胸前蹭来蹭去。栾念放下手机捏它狗脸:“走开!”

    不!

    一人一狗打了起来,尚之桃在一旁看的咯咯笑,栾念跳下床将她抱起来丢到床上,逼她加入混战。他们闹了很久,直到闹累了,卢克趴在地上,他俩躺在床上喘气。

    尚之桃侧躺过身体看栾念,又忍不住笑。

    她本来就不是有什么心事的人,白天那么惊天动地的难过和脆弱这会儿全都不见了。她甚至开始自我安慰,我多幸运呢,我有一个这么温柔的床伴、还有lumi那么好的同事、还有孙远翥和孙雨那么好的朋友。

    有人问她是怎么搞到dony前面丑闻的女主角信息的,尚之桃绝口不提。因为孙远翥,利用了黑客技术,帮她把dony翻了个底朝天。

    尚之桃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像她一样幸运,她格外感激。

    凌美的人只知道dony触犯法律,却不知那六个人为什么突然联合报警,也不知道dony在国内的生活是怎么被翻出来的。只有栾念和tracy知道,栾念花了大价钱,让唯一一个不肯开口却有确凿证据的姑娘决定站出来。

    栾念把这一切做的轻飘飘的,事了拂身去,不留任何痕迹。

    他的手掌罩在尚之桃脸上,将她推回床上:“严肃点。”

    “哦。”尚之桃就势吻他掌心,栾念抽回手,借皎洁月光看她。指尖放在她的脖颈上,那脖颈,被dony的脏手掐过。

    栾念的唇落在她脖颈,轻轻柔柔的吻,把尚之桃的那1520公里的恐惧慢慢消解。

    尚之桃喜欢他难得的温柔,她也不会讲败兴的话,比如你为什么要辞职。她觉得她不需要问,这一次她很确定,栾念

    打架和辞职,都不是因为高层斗争,纯粹是因为他心疼了。

    栾念心疼她,这个认知令她感动不已。

    是在结束后,尚之桃才说:“我明天早上怎么上班呢?”

    栾念看了眼时间,凌晨三点了:“请假。”

    “不行。”尚之桃困的眼睛睁不开:“我不能请假,tracy要找我面谈。”

    “睡吧。我送你。”

    “谢谢。”

    “不客气。”

    尚之桃睡着了,栾念拿过手机,继续回tracy的消息:“我说辞职就是辞职,股价涨跌跟我没关系,我的早套现了,剩下那几十万股我就当扔了。”

    “我知道你不缺钱。”tracy竟然没睡,这一天的事情把她搅的焦头烂额,平常睡眠规律的人彻底失眠了:“我缺。我刚离婚你知道吧?要重新买一套房子。股票跌成这样我拿什么买?”

    “我借你。”

    “你可以借我,能借所有人吗?”

    “那就都自求多福吧!”

    “……总部的人已经上飞机了。后天约你面谈。”

    “不见。”

    “你有竞业,而且根据公司规定你辞职至少要提前半年打招呼。”

    “根据公司规定,我的地盘用人我决定。那那些老东西为什么还要派人过来?规定是个屁。”

    “好好。明天来公司面谈吧?”

    “不。”

    栾念关了手机睡觉。

    到了早上,听到身边的动静,睁开眼看到尚之桃正蹑手蹑脚穿衣服:“做贼呢?”

    “你醒啦?我要去上班。”

    “不是说我送你?”栾念起来穿衣服,尚之桃在一旁说:“不用啊,我打车去,卢克留在这儿。”

    “有病吧?这个点儿你去哪儿打车?”

    “哦。”

    栾念快速冲了澡,穿上衣服,去楼下快速做了早餐。尚之桃喜欢吃面包片和牛奶,栾念又煎了两个鸡蛋,在她的牛奶里撒了桂花:“过来吃了再走。”

    尚之桃早已习惯栾念的早餐,对他道谢,然后喝了口牛奶,偷偷看了栾念一眼。

    “有话就说。”

    “你辞职啦?”

    “嗯。”

    “为什么?”

    “因为我有钱,想辞职就辞职。”栾念见尚之桃一口干了牛奶,又为她倒了一杯,她喝了才说:“有钱可了不起呢,不像我,没有辞职的底气。”

    “你不想干也可以辞职,去我酒吧做服务生。”栾念逗她。

    尚之桃当真认真思考了这种可能,问栾念:“如果以后酒吧都招那么好看的经理和服务生的话,钱少点倒也不是不行。”见色起意了。

    栾念哼了声,这早餐算是喂了狗了。开车载着尚之桃和卢克出门,在公司临近的街道停了车,顺口对尚之桃:“晚上我来接你。”

    “好啊。”尚之桃跳下车,向公司跑。

    到了公司门口,却停下了脚步。她还没有准备好面对同事们同情的目光。有同事经过她,好心叫她:“flora早,不进去吗?”

    “进去。”尚之桃跟着她们一起坐电梯,走到工位,意外看到lumi竟然已经到了。

    “你怎么来这么早?”尚之桃问她。

    “我来管那几张破嘴。”lumi搭在桌子上,吊儿郎当,一副大姐大的样子,好像今天还要再为尚之桃动手干架。

    尚之桃眼睛红了,对lumi说:“我爱你你知道吧?”

    lumi吹了个口哨:“以身相许啊~”

    两个人说了会儿话,尚之桃打开电脑和邮箱,收到了无数同事的慰问。她们在她邮件基础上回复她:

    “flora,加油。”

    “flora,我坐在四楼,你明天会看到一个穿女孩加油棒球衫的人,那个人就是我。”

    “flora,谢谢你。我也曾遇到这种事,但一直忍气吞声。感谢你告诉我,女孩还可以这么勇敢。”

    邮件那么多,尚之桃一封一封的看,突然觉得被理解的感觉很好。她那时只是觉得应该站出来,并没想过这件事会对别人有什么样的影响。直到那一刻,她终于觉得这一切值得。

    再遇到同事的目光的时候,她不再觉得异样,而是看到了友好。职场上真的只有那么一小撮人很坏,大多数人,都只是像她一样的普通而善良的人。

    包括tracy。

    管理这么大一个公司的人力资源工作,却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会因为尚之桃的遭遇感到痛心的人。她办公室里有一个咖啡机,亲手为尚之桃做了一杯摩卡,对她说:“今天喝点甜的,打败不开心。”

    “谢谢。”

    “昨晚睡的好吗?”tracy问她。

    尚之桃想起栾念轻柔的吻和温暖的臂弯,就点头:“很好。”

    “很高兴你不做噩梦了。”tracy拍了拍她手背,然后说:“现在我们的谈话不是公司层面的,因为这件事已经移交到司法机关了。警察希望你参与举证,你同意吗?”

    “我同意。”

    “dony有一些背景,这件事能审到什么程度,我们都不清楚。但我想表个态,我和luke,是一定要让他进去的。”tracy跟尚之桃说背景,要告

    诉她这些实情,万一以后被报复,女孩也要有心理准备。

    尚之桃点头:“我知道,我不怕,我配合调查。”尚之桃想,既然已经走到了现在,那就不要忘记初衷。她的初衷就是要让坏人得到惩罚,她不能在这个时候放弃。

    tracy看着她笑了:“flora,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可能是一个了不起的姑娘。没什么依据,就是直觉。”

    “谢谢您。感谢您给了我那么多偏爱。”尚之桃并不真的傻,随着工作慢慢发展,她看到凌美用人的严苛,以及在最开始,栾念总是问她跟tracy什么关系。她后来渐渐明白,她遇到了一个好人,一个愿意给她机会的好人。这是命运对她的偏爱。

    不是所有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机会的。

    “所以我当初力排众议聘用你,这个决定挺棒的。”力排众议,哪里来的众议,栾念一个人的议:“接下来市场部新的负责人马上到岗,企划部呢,如果董事会能够搞定luke…”tracy苦笑一下:“luke辞职了你知道吧?”

    “嗯,我知道。”

    “如果董事会能搞定他,他会兼带企划部。企划部会开放30%的内部竞岗hc,你可以来试试。”

    “我可以吗?”

    “我觉得可以。但最终用人决定,要看企划部。”

    “谢谢。”

    “加油。”

    尚之桃出了tracy办公室,琢磨那句企划部由luke兼带,她其实很喜欢跟栾念一起工作,他严格,但跟他一起,真的能学到很多。

    想了想给栾念发消息:“我想通过竞岗去企划部。”

    栾念正带着卢克在郊野公园里晒太阳,看到后回她:“加油。”

    “你会给我过吗?”

    “首先,我辞职了;其次,竞岗会有三人评审团,一个人决定不了。”栾念的言外之意是,没有绿灯,自己努力。有能力你就上,没能力就在市场部呆着。

    他的意思尚之桃懂。

    她也不指望他会帮她,她只是想跟他一起工作。

    “那你会回来做我老板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