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别哭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87、第 87 章

    栾念觉得自己不大看得懂女人了, 或许是这几年跟女人接触太少。尚之桃打那个电话的时候听起来那么诚恳,他现在都觉得当时的诚恳是错觉了。

    操。

    尚之桃真他妈气人,气的他睡不着觉。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脸色还很差, 在电梯间碰到尚之桃,她还像从前一样打招呼,栾念当没听见。一同进了电梯, 都不再讲话。尚之桃也不是在抗争什么,但她心里那根隐刺埋于肉中, 不时痒痛, 她置之不理。

    栾念身上用了男士淡香水, 尚之桃猜他今天要去见客户。他恪守礼仪,讨厌在见人的时候不够得体。下电梯的时候阿姨刚拖了电梯口的地, 尚之桃脚滑身体向后仰一下,栾念的手掌抵在她后背, 将她推平稳:“投怀送抱呢?”

    “地滑。”

    “地滑我怎么不倒?”

    “…”

    尚之桃被他呛了这一句,又无从还口,吃了个哑巴亏。两个人表面没什么风浪, 内心里都像住了一只斗鸡, 谁也不服谁, 总觉得早晚得干一架。

    尚之桃走到工位,看到lumi破天荒已经到了,正靠在椅子上睡觉, 姿态特别疲惫。她轻手轻脚坐下,打开电脑, 开始工作。直到同事们陆续来了,lumi才睁开眼。

    尚之桃问她:“你怎么了?”

    “别提了,昨天晚上我爸被救护车拉走了。”

    “怎么回事啊?”

    “中风了。”lumi说起来平淡, 但能看出来很烦:“我得请个假去。”

    “叔叔没事吧?”

    “没大事了。也不知道will这孙子会不会给我假。”lumi眉头紧皱,心情井不好。will是市场部新的负责人,中文名是涂明。是栾念高价请来的市场专家,年轻有为贵公子。但跟lumi不对付。看不上lumi吊儿郎当,在会上批评过lumi几次。

    “为什么不给啊。”

    “昨天刚说我天天踩点上下班,对工作不负责任。”lumi站起来:“我先去了。”

    尚之桃见她站起身,进到了栾念隔壁办公室。

    lumi不喜欢涂明。她觉得已经事儿逼,她安心混日子,没耽误工作,碍他什么事儿?你他妈管我几点下班呢!再看涂明,往那一做,像个中年人一样老气横秋。在lumi心里,三十多岁的男人得像栾念那样,得有兽性,涂明可没有兽性,看着就是个阴险小人。

    “will,我想请几天年假。”lumi站在他办公桌前,她那身条往那一站,跟涂明的老气比起来还挺好玩。

    “我可以问问原因吗?毕竟今年的巡展你还有几站没盯完。”

    “我爸住院了。”

    “哦。那你休吧,交接一下工作。希望叔叔早日康复。”

    “谢谢。”

    lumi心想你还算有点底线,转身出了他办公室。收拾好东西准备走,尚之桃送她下楼,问她:“叔叔在哪儿住院呢?”

    “不告诉你。”lumi背着包看她一眼:“不用来看我爸,他就喜欢遛鸟,不喜欢看人。”

    “你没事吧lumi?”

    “没事。”

    “张擎呢?”

    “今天早上分了。”

    “为什么?”

    “我凌晨从医院回家换衣服,在我家附近看到那个傻逼跟一个姑娘亲嘴呢!刚从夜店出来,喝的跟个孙子一样。操他妈的,我打了张擎一顿。”

    尚之桃没想到lumi也会碰到这种事,终于知道她刚刚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疲惫了,没了魂儿一样。

    “要不我也去揍张擎一顿吧?”尚之桃很认真的说。

    lumi噗嗤一声笑了:“滚蛋!就你?楼底下蚂蚁你捏死一只让我看看!”

    尚之桃见她笑了,心放下一点:“阿姨没事吧?”

    “我妈跟医院守着呢,我去换人,再找个护工。”

    “好的。叔叔在哪儿住院?”

    “积水潭。”

    “好的。”

    尚之桃送走lumi,心里有点堵,lumi不定难受成什么样儿呢。男人可真够孙子的,出轨就跟吃饭一样平常。尚之桃也学lumi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

    她在准备与头部客户workshop的文档,问题定位、策略分析,满满当当的各种资料占满屏幕。

    grace走到她这里问她:“有遇到什么困难吗?”

    尚之桃点头:“有几个问题。打开她做的笔记,第一个是这个客户今年的整体策略是主打年轻用户,做市场下沉,我们为客户的线上线下广告方案里,没有三线及以下城市。这就没法下沉了;第二个是客户的线下广告投放比例在执行的时候跟线上比例是7:3,这个跟年初咱们提案的策略不一致;第三是客户现在要全平台数据,但电视广告的咱们还没有回收。所以…”

    grace认真听着,在尚之桃讲完后朝她竖拇指:“flora厉害!你发现的这三个问题正是这个客户的三个核心问题,也是我们本次去workshop要首要解决的问题。”

    “是吗?还有其它问题吗?”尚之桃问。

    “没有。”grace笑道:“解决这三个就很厉害了。第一个问题的核心是客户拒绝专柜价三线以下城市的投放预算,认为那部分

    人群没有购买力,这其实是跟产品本身以及产品单价相关的,我认为客户没有搞懂这个逻辑;第二个问题是客户的思维还没有转变,看不到线上广告带来的商机,所以我们需要列举同行案例;看第三个问题…”grace想了想,小声道:“让luke解决。电视台那边他熟,他开口比咱们管用。”

    “好的。”尚之桃点头:“那我先做方案,做完了发给g race姐看。”

    “好,我帮你把关,然后你再跟luke对。别让他挑出什么问题。”

    尚之桃点点头,继续认真写方案。到中午的时候,她出了门直奔积水潭医院。在医院附近找了家店买了鲜花和水果,然后给lumi打电话:“我在医院了,叔叔在几病区几床?”

    “折腾什么?不累啊你!”lumi一边训她一边挂了电话出来接她,看她站在住院部门口,天太热了,她出了一身汗。

    lumi神经大条,却有那么一点感动:“天这么热你还折腾!”

    “那我也要看一眼。”尚之桃跟她上去,lumi爸爸住双人间,但另外一张病床没有人。尚之桃把花放在窗台,水果放到床前,又从钱包里拿出提前准备好的钱,递给lumi:“我知道你不缺钱啊,但我们那儿兴这个。叔叔生病了,这是我的心意,你别推脱。”

    lumi看了眼那钱,挺有厚度,尚之桃出手可真大方。她平常也不是什么奢侈的人,这会儿拿出两千块钱来,是因为心中对lumi看重。

    lumi没跟她客气,收起钱,尚之桃问她:“你吃饭了吗?”

    “没呢。”

    “那我请你吃口饭好不好呀?我中午还没吃呢,有点饿。”

    “走。虽然我吃不下。”

    尚之桃跟lumi坐电梯下去,电梯门一开一关,lumi突然哭了:“这他妈都什么事儿啊!”

    尚之桃忙拍她肩膀,医院里不知道多少人会崩溃,她哭,其他人只转过头看一眼,也不觉得奇怪。尚之桃把lumi的头拉到自己肩膀,挡住别人视线。lumi已经很坚强了,父亲生病,男朋友出轨,都赶在同一天,心里的煎熬别人一定不懂。

    两个人走出医院,lumi的眼泪还没干。尚之桃知道她心里难受,就站在那陪她。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从前她心中的lumi是一个无坚不摧的女战士,斗天斗地,今天的lumi脆弱的像个孩子,崩溃来的猝不及防。

    lumi哭够了擦干了眼泪,问尚之桃:“我哭完是不是挺丑的?”

    “梨花带雨,也一样好看。”

    lumi噗一声笑了:“你怎么这么油嘴滑舌。”

    “跟你学的。”

    尚之桃看过lumi,就觉得微微放下心,跟她匆匆吃了口面条又向公司赶,到了公司又埋进办公桌里,赶在六点前把方案发给grace,grace看的非常快,提了几个修改点,让尚之桃修改后直接发给栾念。

    尚之桃改完方案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栾念还没走。她将方案发给他,对他说:“luke,这是青橙workshop咱们要讲的方案,请您看看。”

    栾念打开来看,尚之桃的ppt做的好看,算是上等水准。看了一下对她说:“你过来一下。”

    “好的。”

    尚之桃进了他办公室,栾念指指他办公桌对面的椅子:“坐。”

    尚之桃端正坐下,微微垂首等栾念从电脑前抬头。他们已经有一点时间没有单独相处了,尚之桃仍旧觉得不自在。栾念仔细批注完她的方案,拿过电脑起身坐到沙发上:“过来吧。”

    尚之桃又走过去坐在他身边,真皮沙发坐上去发出涩响,尚之桃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栾念的余光看到她雪白腿上起的鸡皮,起身拿了他的睡毯丢给她。尚之桃顺手接过盖在腿上。

    “workshop的流程一般是客户先陈述,也就是他们的想法和诉求;然后是我们讲解决方案。最后是自由讨论,我让市场部在深圳安排了晚宴。”栾念眼看着电脑,尚之桃身上的栀子扰到他思绪,眉头不经意皱起。

    “你先从第一页讲给我。”

    “我来讲吗?”

    “难道我讲?”

    “……”

    尚之桃刚做完ppt,记得每一页的大概内容,但详细的数字她看不清。就微微倾身上前,距离栾念微微近了一点。发梢擦到栾念肩膀,带起一小阵凉风,他向左移出一人距离。

    尚之桃察觉到他的疏离,安静两秒:“第一页我做了一个集合页,策略、链路、素材、数据概况都在这一页体现,井将内容作出了提炼,同时指出客户的三个核心问题。”

    尚之桃讲到中途,听到栾念在喝水,他喉结滚动的样子突然出现在她脑海,让她忘了接下来要说什么。

    盯着ppt愣是想不起要说的话。

    栾念伸手合上电脑,尚之桃诧异的看着他。

    “你去做workshop就准备这么停顿吗?”栾念问她。

    尚之桃没有讲话,她没有解释。没什么解释的,刚刚她胡思乱想了。

    “陈述部分重新准备,准备好了再进来过。”

    “好的。”

    尚之桃长舒一口气,她刚刚满脑子奇怪

    的念头让她没法正视自己。将睡毯拿下叠好放到一边,上面还有她的体温,拿起电脑向外走。

    她在外面坐了一会儿,同事们都走光了,她不想进栾念办公室了,就对他说:“luke,我还有事,明天我再找您演练好吗?”

    “好。”

    栾念回了个好字,起身收拾东西。他身体里有想将尚之桃拆了吞了的暴戾念头,他怕控制不住自己。

    栾念知道自己那可笑的骄傲,也知道自己从来都不是一个很好的人。他没有共情能力,也讨厌麻烦,他彻头彻尾就是一个极其自私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所以他必须断的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