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别哭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88、第 88 章

    lumi在医院熬了一夜, 第三天早上困的没有人形,走路都晃。卢阿姨来了换她回家,她走到小区门口看到被她打的鼻青脸肿的张擎。张擎拦住她:“我那天喝多了。”

    “滚蛋!”lumi丢给他一句:“你他妈再碰我一下试试?弄死你丫的!你也不看看你那操行!”

    “你骂, 骂完了咱们两个好好说。谁他妈没个散德行的时候啊,我以后不喝酒了。”

    “你喝的那是酒吗?猫尿吧!”lumi甩开他上前的手:“别碰我啊!以后我他妈见你一次打你一次你信不信?”lumi扭头去找家伙,找到不知道谁扔的孩子玩的棍子, 朝张擎身上打,张擎跳着躲开:“卢米你有病吧?你天天跟吃了枪药似的除了我谁他妈喜欢你啊!”

    “让你喜欢了?你给我滚蛋!”

    lumi回到家, 把张擎留在她那的东西都打包好, 下了楼丢给张擎, 对他说:“我在你那的东西你直接扔了就行,别让我再看见你了, 我恶心!”

    lumi这个人性子是真烈,也从不给自己委屈受, 大不了一句去你妈的,难受就一阵,反正都能过去。她回到家蒙头大睡, 尚之桃这个缺心眼儿却在傍晚来找她。

    那天是周六, 她学法语的地方就在附近, 结束了就去看lumi。看到lumi精神状态好了一点,就放心了。

    “所以你今天干什么了?”

    “今天老娘痛打落水狗了。”lumi把揍张擎的事儿跟尚之桃说了一遍,尚之桃听到她说“有一棍子差点杵到他命根子”的时候笑的直不起腰。

    “那你还难受不难受?”

    “我他妈不难受了。周一我爸出院我准备去蹦个迪。男人不是到处都是吗?”

    “对对对。”

    lumi绝对是夜店王者, 随随便便就有男人贴上来。但她每次都是喜欢热闹,根本不是为了钓男人。用lumi的话说:“我钓男人干什么?我自己不够有钱吗?”

    她陪lumi聊了会儿天, 陪她走到积水潭医院,上去看了眼卢爸爸,这才离开。

    尚之桃觉着张擎出轨这件事如果换做她, 她应该不会有lumi处理的漂亮。她想了想,如果她男朋友出轨,她大概会哭哭啼啼好多天,也不一定能坚定的分手。没准儿要牵扯一段时间。

    lumi可真厉害,我要向lumi学习。

    她上了地铁才看到万钧的消息:“请我吃饭吗?”

    尚之桃想了很久才回他:“抱歉我才看到。好啊,请。想吃什么?”

    “自助吧。我吃自助不会亏。”

    “好。”

    两个人选了距离尚之桃家几站地的地方,见面的时候已经八点左右了。万钧周末很忙,背着一个冰球球包,对尚之桃说:“刚上完课。”

    “冰球棍?”

    “想不想看看?”

    “想。”

    万钧将长包打开,拿出冰球棍给尚之桃:“试试。”

    尚之桃比划一下:“这样吗?”

    万钧纠正了一下她的姿势:“这样。”

    尚之桃又尝试一下,还给他。万钧对吃没有那么矫情,自助吃198档就好,尚之桃喜欢吃海鲜,就去拿虾蟹,万钧去拿牛排。两个人倒是有很多话可以聊,万钧讲的多一点。他是很简单的一个人,自诩头脑不好使。指指自己的脑袋:“我最讨厌动脑。”

    “那很巧,我也没脑子。”她这样说,突然想起栾念说她:

    “你长脑子不会用吗?”

    “你脑子干什么用的?”

    “今天没带脑子?”

    尚之桃也不知道为什么饭吃的好好的,想起栾念突然就没了胃口。这家店的牛排也不好吃,没有栾念煎的好吃。于是吃了几个虾就停下了。

    “怎么了?”万钧问她。

    “吃饱了。”

    “吃这么少?在保持身材吗?”

    尚之桃忙摇头:“不是不是,刚刚见你之前在同事家里吃了一点零食。”

    “那就好。”万钧笑了:“别太瘦,健康一点挺好。”

    “我觉得自己过于健康了。”她在孙雨那的资料倒是没说谎,171,108斤,相对健康了。读书时候风靡“好女不过百”,她也煞有介事减肥了一段时间,那时减肥没什么科学手段,就是生饿着。她饿的头晕眼花,跟辛照洲逛操场的时候差点摔倒,辛照洲跟她急了,狠狠教育了她一顿。

    万钧认真看了眼尚之桃的身材,说:“你很健康。”甚至通过运动学分析起尚之桃身上的肌肉占比和水分占比,俨然一个专家。

    两个人吃到十点钟,走路送尚之桃回家。万钧搞运动的,做什么事都直接,过马路的时候顺势握住尚之桃手腕,再向下的时候,尚之桃抽出了手。她觉得太快了。她经历了一次跟栾念的荒唐关系,知道男女之间要开始的正当才会有好结果。她不想再跟任何一人重走一次与栾念的老路。

    万钧看到尚之桃煞有介事的样子,笑了:“我吓到你了吗?”

    “没有。”

    “抱歉,我一直都挺直接的,喜欢一个姑娘就冲。”

    “那你应该经常冲。”

    “不是。”万钧说

    :“我不常这样。”

    这时是在尚之桃小区外,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听万钧讲话。此时的万钧就像当年的辛照洲,有那么一点羞涩,无论怎么看都阳光明朗的样子。

    “咱们坐在大理古城吃菌子锅的时候,我就偷偷看过你,觉得这个姑娘真可爱。你能感觉到,咱们在大理所有的偶遇,其实都是我费了心的。直到我离开那天,还在为没有你的联系方式苦恼。后来我去找了酒吧老板,从他那要到了你的联系方式。这段儿你不知道,不重要。你觉得快,那我就慢下来。但你得知道,我挺喜欢你的。”万钧挠挠头,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他也谈过恋爱,那时是姑娘追他,他第一次追姑娘,手段不那么熟练。甚至因为太直接,看起来有一点轻佻。

    “我很荣幸。”尚之桃说的也不算客套话:“我不讨厌你,跟你相处也很轻松,我真的觉得太快了,快到我们还没有了解对方。”

    “我想慢下来。”

    “好啊。”万钧笑了:“那就慢下来。明天我有一场冰球比赛,要来看吗?”

    “明天不行哦,明天上午我要准备工作资料,收拾行李。明天下午我要飞去深圳。我们公司在深圳有三个超级客户,下周会在深圳。”

    “好,那下次。”

    尚之桃挥手与他再见,上了楼。

    奇怪的是,她工作好几年了,去过那么多地方,却从来没去过深圳。这是她第一次去深圳,深圳在尚之桃心里是特别的,因为那里有一个叫辛照洲的人。

    人都是很奇怪的,总是对最初的事情记忆尤深。比如第一次恋爱,第一次分手,第一次旅行。

    分手的时候,他们一个向南,一个向北,做好了一辈子不再见面的准备。

    后来尚之桃从同学口中听说辛照洲拿了政府政策,在深圳开了一家外贸公司,起初生意艰难,父母把积蓄都拿出来支持他。去年开始生意好转,做了几宗大宗买卖,突然一跃成为辛总。

    辛照洲给她打过一个电话,是在深夜的时候。他从同学那里要来她的电话,听起来好像喝了点酒。他在电话里含糊的说:“尚之桃,我有钱了。你来深圳做阔太太好不好?你不需要工作,我养你,养你一辈子。”

    可尚之桃不是当年的她了。她爱上了别人,也找到了工作的快乐。她永远做不了呆在家里美容瑜伽的阔太太,因为她喜欢工作。

    “对不起啊辛照洲。我不能去深圳跟你结婚,但我去深圳的时候会联系你哦。”

    见个面,叙叙旧,毕竟他们一起走过人生最单纯最纯粹的那段时光。

    可尚之桃却没有联系他。

    她收拾行李,看到一个来自深圳的手机号码给她发消息:“你要来深圳出差?辛照洲。”

    尚之桃想起她约了两个在深圳工作的大学同学吃饭,八成是被辛照洲知道了。

    就回他:“是。”

    “如果我也去,你会不会转身就走?”

    “不会。”

    “那就让我请大家吃饭。”

    “破费了。”

    尚之桃想起读书时候,他们生活费都不算特别多。辛照洲周末带她出去改善伙食,有时是烤肉、有时是火锅、有时是自助,总之不愿意自己的女朋友受苦。

    她感激那段被辛照洲爱着的时光。

    登机的时候看到栾念,跟他打招呼:“luke好。”坐到他同排隔几个位置的地方。从包里翻出书来看。周围人来人往,她也不见抬头。栾念买咖啡一去一回,她姿势都没变过。

    登机之后都朝经济仓走,空客330宽敞,靠窗的位置是两人位。尚之桃值机晚,位置靠后。琢磨着栾念不坐头等舱也挺奇怪,那经济舱好歹也要安全出口或第一排,可他一直向后走,到她座位那排停了下来放行李。

    尚之桃看看自己的位置,担心自己看错,他们座位挨着。栾念冷眼看她自己放箱子,在她手抬起露出雪白腰线的时候终于站起来接过,无声帮她放下。

    栾念不大明白,世界上好看的衣服那么多,为什么她要选露腰的那一件。侧过身让她进去,后者则屏住呼吸头微微后仰,避免跟他身体接触,坐下的时候暗暗松了口气,栾念沉默着坐在过道位置。

    两个人都不讲话,栾念拿出手机回消息,尚之桃跟广分同事报备行程,他们会安排车来机场接他们。她沾了栾念的光。塞上耳机闭眼睡觉,可能是辛照洲的消息扰乱她信息,昨晚她睡的并不好。这会儿有一点困了,飞机起飞她都不知道。

    待飞机升空,强光照进来,栾念侧身去关遮光板,收手的时候看到尚之桃睁开眼,脸相距不足十厘米,尚之桃闻到熟悉的栾念的剃须水的味道。

    她故作镇定,向后调座椅,躲开栾念带来的压迫感。他目光幽深,又有一点薄凉,好像尚之桃惹到他。

    栾念坐回位置,忽略刚刚的心猿意马。

    两个人心中的斗鸡又各自闹腾起来,尚之桃那只闹腾的分外厉害。缩着身子,誓死不肯跟栾念有任何接触,哪怕衣裳摩擦她都不愿意。

    飞机落地,尚之桃开了机,一个电话第一时间进来。这个号码昨天晚上刚刚给她发过消息,辛照洲的。想了想接起:

    “hi。”

    她有好几年没有听到过辛照洲的声音了,那声音带着旧时的味道:“桃桃。”

    他叫她桃桃,当年他变着花样叫她名字,尚之桃、桃桃、之桃、桃子,都随他心意。尚之桃没有讲话。

    “你落地了是吗?”辛照洲问她。

    “是。”

    “我来机场接你,一起坐会儿吗?”

    “好。”

    尚之桃想拒绝他,可她又觉得她心里坦荡,没必要再躲着他。他们之间的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年,都各自开始自己的工作和生活,物是人非,不必追溯了。

    她挂了手机给广分同事打电话:“lee,你接luke就好。”

    “是的,我有朋友在深圳,刚好来机场接我。”

    “嗯,也是在停车场,我跟luke一起过去。”

    尚之桃挂断电话,跟栾念说了登机后第一句话:“lee派车来接你了,就在停车场。稍后会把位置发给我,我带你过去。”

    “嗯。”

    嗯就嗯,但他坐着不动。尚之桃看人陆陆续续下,栾念坐着不动,忍不住问他:“不下飞机?”

    “急什么?”

    尚之桃收了声,看人下的差不多了,栾念终于站起身,拿了自己行李向前走,不管尚之桃的。

    尚之桃知道他故意的,踮起脚拿下行李,小跑好几步追上他。

    “今天晚上没有工作安排对吗?如果没有我就单独行动了。我约了朋友。”

    “朋友?”

    “前男友。”尚之桃将这三个字说的清清楚楚,对栾念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