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别哭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89、第 89 章

    尚之桃有点想不起最后一次见辛照洲时他的样子了。

    只依稀记得他带着阳光气息的球衣, 还有他被晒黑的那张脸,笑的时候露出一口雪白牙齿。也是被很多女同学记挂着的男同学。

    她带栾念去找lee,听到身后有人喊她名字:“尚之桃。”她回过身去, 看到20岁的辛照洲和25岁的辛照洲怪异的重合在一起,组成一个新的人,一个她有一点陌生又觉得无比亲切的人。

    “辛照洲。”她笑了。

    栾念回过身站在那, 一手插在兜里,一手放在行李拉杆上, 没有开口的打算。辛照洲却有礼貌, 对尚之桃说:“不介绍一下吗?”

    “哦好。”

    “这是我老板luke, 这是我…朋友辛照洲。”

    “不是前男友吗?”栾念揭穿她,故意让她尴尬。

    辛照洲有点意外, 但他还是点点头:“是,前男友。”

    “跟前男友叙旧去吧, 我自己去找lee。”朝辛照洲点点头,转身走了。尚之桃前男友不错,二十多岁, 人生最好的时候。这他妈跟我有什么关系?

    lee接上栾念, 见他板着脸, 以为他对广分的工作不满意,就对他说:“luke,今年上半年这几个客户的问题, 并不在我们意料之中。今年市场有变化,客户的产品线也变化, 不给我们一点准备时间。但我们也有责任,后面我们多做预判,避免这种情况。”

    “好。”栾念只应了这一声, 出机场的时候看到一旁的车开车的人是尚之桃前男友,车不错。她前男友叫什么来着?辛照洲。

    lee的车先一步交了停车费出场,栾念向后看了眼,尚之桃坐在她前男友的副驾上,看起来并没有十分自在。两个人别别扭扭,倒像是还有几分旧情。

    尚之桃说不清自己对辛照洲的感觉,别人见前男友的时候是像她这样吗?生怕辛照洲开口提起当年。偷偷给lumi发消息:“张擎算是你前男友了,如果有一天你跟张擎见面,会聊点什么呢?你会紧张吗?”

    lumi回她:“见不见张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在夜店碰到了will。真他妈刺激,丫穿的跟修道士一样,衣扣扣到脖领,我都替他勒的慌。”

    过一会儿lumi又发来一条小心:“我操,will看到我了。他揪着我领子问我不是家人生病了吗?还去夜店。我跟他解释我爸本来明天出院,结果今天自己跑回家了。你听他说什么?他说我满口胡言!”

    “我他妈哪受过这样的气啊,我跟他说再揪我脖领子我跟他急。结果他好像练过功夫,把我丢出夜店了。”

    “呜呜呜。我只是想蹦迪而已。”

    “我进去了,他又把我赶出来了。还说让我明天在公司跟他解释为什么骗假。我他妈骗什么假了?”

    尚之桃见lumi这一条又一条,噗一声笑了。辛照洲听到笑声看她一眼,看到还是读书时候的她,笑起来眼里都是光。他的心咚的一声落下一块巨石,将他心里的深潭砸个水花四溅。

    “是我同事。”尚之桃对他说。

    “工作后遇到的同事还好吗?”辛照洲问她。

    “除了个别同事难相处,大多数人都很好。”

    “刚刚那位luke老板看起来不好相处。”辛照洲说。

    尚之桃想起栾念那双能杀死人的凶眼,嗯了声:“还行。别惹他就行。”惹了他,抽你筋扒你骨还不解恨,还要给你挫骨扬灰。

    “你惹过他吗?”

    “没有。”

    辛照洲笑了:“看来我的桃子在公司混的不错。”谈恋爱的时候他总是说,我的桃子很厉害,我的桃子很可爱,我的桃子很聪明。

    同学们说辛照洲长着一张桃花面,不知多少学妹惦记,早晚会出轨。可辛照洲对她一心一意。辜负了他的好皮囊。

    尚之桃过了很久才回他,他说:“其实很辛苦。”

    她这几年熬过很多夜,经历很多挫折,受过很多委屈,偷偷哭过很多次,有那么几次觉得要坚持不下去了。

    “我知道。”辛照洲说:“你一个人在北京,只有姚蓓姐一个旧相识,能挺到今天不容易。”

    “我有时候会想,如果当初我不来深圳,而是跟你一起去北京,我会不会也能像你一样,挺到今天?”

    “我听姚蓓姐说你的同事喜欢你,你认识了很多新朋友,工作还算顺利,升职加薪每一年都没落下,说你独立接了大项目,运筹帷幄。每当姚蓓姐说这些的时候,我都在想,当初我捧在手心里的女孩长大了。是我把她推出去的,让她独自面对这份艰辛。”

    辛照洲把车停在路边,摇下车窗。他不想让尚之桃看到他眼底的湿意,因为他知道他们回不去了。辛照洲对尚之桃是感到抱歉的。他抱歉他不够坚定,在毕业的时候选择来到父母身边。那时的他缺少底气,也缺少奋不顾身的勇气,尽管他自诩尚之桃是他这一生最爱的人,但他却在她迷茫的时候,选择让她独自战斗。

    他是自私鬼。

    “过去的事不要再提啦。”尚之桃看向车窗外:“第一次来深圳,发现你选择回到这里是有原因的,这座城市很好呢。是不是买化妆品方便?你经常去香港

    吗?”

    “之前一周去一次,现在公司员工多了,我一个月去一次。你办港澳通行证了吗?我可以带你去看看。”

    “去永利街吗?听说《岁月神偷》在那里取景,看电影的时候就想去看看。有一段时间很喜欢这部电影,去广州出差的时候还特地去莲香楼买双黄莲蓉月饼寄给老尚大翟。”

    “好。如果你想去的话。”

    “开玩笑的,没有通行证。”

    想去,但不能跟你一起去。

    尚之桃是有底线的,故人相见,吃一顿饭,散一会儿步,随便聊些什么,这样就够了。她不求更多。

    再多的东西,她给不起,也要不起。

    辛照洲看着尚之桃,笑了:“你还像从前一样不会说谎。你说谎的时候,不敢看我。”

    “我怎么不敢!”尚之桃看他,看到一双满是笑意的眼,又扭过头去。

    “你的通行证就在你的背包里,我知道。但我呢,从来不会逼迫尚之桃做任何事。”

    尚之桃笑了。

    她是想在周五工作结束后去香港过周末的,grace还让她帮忙带两罐新生儿奶粉。

    辛照洲带尚之桃去红树林看海,驱车着实不远,风景却有一点好。他对尚之桃说:“我周末会带父母过来,我们在这附近买了一个两居室,父母早上会去逛菜市场,晚上会看夕阳。”

    “挺好的。这是你当初想要的生活。你实现了愿望,感觉一定很棒吧?”

    辛照洲点点头:“其实最开始那两年我过的不好,外贸生意不好做,父母虽然有一些关系,但拿到的都是小订单。后来我父母把一套大一点的房子卖掉了,给我压货款,我才有了新的机会。去年年后接了第一笔大订单,然后有了起色。”

    “那叔叔阿姨的房子还给他们了吗?”尚之桃问。

    “还了。上个月还的。”

    “真好。”

    尚之桃真的替辛照洲开心。之前跟孙雨聊起,孙雨说希望他前男友断子绝孙,可尚之桃没有那样的想法,因为她和辛照洲不是因为背叛,而是因为选择。他们都选择了自己想要的生活,所以恨意并没有那么多。只是刚分手的时候,尚之桃觉得辛照洲不够爱她。

    辛照洲给她买了一根冰棍儿,挑了她从前最喜欢的红豆口味。尚之桃所有的喜好他都还记得,小龙虾、红豆冰棍、牛奶面包片、樱桃、草莓。

    尚之桃接过来,道了谢,辛照洲的冰棍解了深圳夏夜的闷热,甜滋滋凉丝丝,真美好。

    “明天同学聚会你还去吗?”尚之桃问他。

    “去。去结账。”

    “好的。辛总。”

    “别,比起你们的客户来差远了。希望我经过不懈的努力,可以成为你们的甲方。然后指定你来为我服务。”

    “我觉得这一天不会太远。”

    两个人刻意回避了当年很多事,都觉得不能打破这美好的夜晚。

    尚之桃觉得辛照洲像她的老朋友,不一样的老朋友。这个老朋友与她有着亲密无间的过去,现在又站在恰到好处的位置,不管怎么样,那段过去没法抹去。

    尚之桃在酒店门口对辛照洲说:“辛照洲,我知道明天同学聚会,大家都会提起当年。我想对你说的是,我从来没后悔过跟你谈恋爱,但我怨恨过你为什么不能跟我去北京。我那时太小了,太幼稚了。”

    辛照洲点点头,拍拍她的头:“我知道。过去的,过去了。”

    “我能在今天跟你一个拥抱吗?我怕我明天喝多了,就没法拥抱你了。”辛照洲说。他知道明天过后尚之桃不会再见他了,这是他自己用尽办法寻求的一次见面,因为他太想见一见当年那个单纯快乐钝感的姑娘了。在那之后,好像没有哪一个姑娘像她,又好像每一个姑娘身上都有她的影子。

    尚之桃没有回答他,却伸手捏住他衬衫。你看,当年穿运动t恤的男孩现在也穿上了皮鞋衬衫,人总归是要长大的不是吗?

    向前一步靠近辛照洲,头贴在他胸前。

    尚之桃不是铁石心肠的人,这是她爱过的人。尽管那爱,在当时在现在都没有穿云破日一样的强烈,但那爱是涓涓的缓缓的渗进心里的。

    辛照洲过了很久才伸出手抱紧她。

    他尤其记得当时,他们第一次拥抱,都不知道手该放在哪里。一晃就过了七八年。

    他用了十成力气,把尚之桃抱在怀里,对她说:“尚之桃,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你遇到什么困难,只要你开口,我就会帮你。”

    “好的,谢谢。”

    尚之桃看着辛照洲上车,转身进了酒店。一个熟悉的身影进了电梯,不是栾念是谁?

    尚之桃站在电梯间等了会儿,她可以光明正大跟辛照洲道别,却连跟栾念坐一班电梯的勇气都没有。

    栾念觉得自己最近真是捅了尚之桃的男人窝了,室友、运动男、前男友,真他妈太逗了。回到房间回完邮件,突然不知道该干什么。

    打开音响听歌,听的是年代粤语歌。

    栾念偶尔也浪漫,在不同地方亦有不同灵感,譬如现在,打电话跟服务中心要冰块,开了小冰箱里的洋酒,点上一根雪茄,空气都是港风味道。

    林子祥的《敢爱敢做》最符合这等心境,

    雪茄夹在指尖,在地上轻微舞动,跟着音乐大声和唱,自己哄自己玩。门铃响了,他摇头晃脑去开门,伸出手去接冰块,却看到有点错愕的尚之桃。

    四周有点安静。

    尚之桃跟栾念相处几年,没见过他这样。哦不对,他任命第一年在台上唱歌,也是这个模样,不羁潇洒。也是那天,在栾念的家里,尚之桃全线崩溃。

    栾念没想到是尚之桃,他以为是服务生来送冰块。顺手关上门,过了几秒才又打开,一切恢复秩序:“怎么了?flora?”

    “你说去见客户前还要演练一次?”

    “我什么时候说的?”

    “上周五。”

    “客户活不到明天了?”

    “不是,刚刚lee通知我,客户将会面时间提前到明天上午。下午客户想带咱们参观他们的工厂。”

    栾念侧开身体,将门开着:“进来吧。”

    音乐还没关,林子祥还在唱呢:狂抱拥,不需休息的吻,不需呼吸空气…

    尚之桃退也不是,进也不是。

    “怎么了flora?不演练了?”

    “哦。”

    她手放在门把上,听到栾念说:“门开着。”

    大有光明正大问心无愧之意。尚之桃点点头,随他走进去。他住宿标准不一样,秘书给他定的套房。栾念去关掉音乐,坐在沙发上,沙发前有茶几,他手扬起:“找你自在的地方坐。”

    雪茄还没抽完,抽了一口灭掉放到烟灰缸上搭着,屋里的雪茄味道淡淡飘着,尚之桃不敢用力呼吸,怕那烟里有毒。不,怕她忍不住撕了栾念的衣裳。

    人与人相处就像人驯化宠物一样,时间久了都会彼此相象。比如尚之桃,她满脑子想撕碎栾念,或者狠狠咬他。像极了栾念。

    服务员送冰块,打破尚之桃靡色的念头。栾念起身去拿冰块倒在玻璃杯里。他出差依然有洁癖,自己带杯子,前段时间陈宽年送他一个骷髅玻璃杯让他用来喝洋酒,收拾行李时候顺手塞进行李箱。

    冰块倒进去,洋酒倒进去,拇指食指捏着杯身上沿,仰头喝了一大口,也顺口咬了一块儿冰块嚼着。

    冰块清脆的碎响还有栾念那痞坏的样子让尚之桃误以为自己进了黑/道的老巢,□□大佬正准备凌迟倒戈的叛徒。她莫名紧张,双膝紧紧并在一起,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涌了那么一下。

    操。尚之桃学lumi,我他妈怎么就这么没出息?

    她这样想,却不肯认输。我心里养着一只斗鸡呢,我不能输!打开电脑,眼盯着:“那我开始?”

    “随便。”

    栾念将酒杯放到茶几上,玻璃杯碰到桌面,砰一声。他坐到沙发上,沙发向下陷进去,尚之桃险些坐不住,回头看他,他已经将身体靠在沙发背上:“开始吧。”

    “flora你抓紧时间,别耽误我过夜生活。”

    “什么夜生活?”

    “活色生香夜生活。快点。”

    尚之桃看着ppt,认真回忆:我要怎么讲来着?

    过了半天才开口讲话:“第一页…”

    栾念电话好了,尚之桃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到你酒店楼下了。”

    “好。我现在下去。”栾念站起身把杯里的酒一口喝完,站起身:“自己演练,明天呈现不好就从企划部离开。”

    尚之桃坐在那,啪一声合上电脑,来了脾气。

    抬腿向外走,栾念跟在她身后关上门一起去电梯间。尚之桃脸都被气红了,挺好看的。栾念看着她被气红的脸,突然开口:“flora,怎么不跟前男友好好叙旧?”

    “好好叙旧指什么?”

    “重温旧梦?睡一次?”

    尚之桃想了想:“明天要讲方案我紧张,没什么心情。明天晚宴结束后,我们约了。”

    她讲的认真,还看着栾念。她又没说谎,本来明天就是要见的。

    栾念嘴角扯了扯,皮笑肉不笑,上了电梯。

    尚之桃也上电梯,房卡失灵了,去不了她的楼层,就看着栾念。

    “求我。”

    尚之桃才不,去了一层,前台,准备验证信息重新做卡。看到一个女人迎向栾念,女人差不多一米七八左右的样子,穿着一件细带吊带,一条薄牛仔,带夸张耳饰,特别野性,特别的美。

    栾念跟她向外走,却突然回头,将尚之桃的窥探抓个正着。朝她扬眉,然后拿出手机,问她:“我前女友怎么样?”

    ……..

    出了酒店,那姑娘对栾念说:“想去哪儿啊弟弟。”

    “别叫我弟弟。”栾念瞪她一眼。

    “不叫你弟弟叫什么?”栾思媛切了声:“别跟我端着啊,惹急了我告诉我叔叔。你又不是第一次来深圳,凭什么让我请你吃宵夜?你自己吃不起?我这按时计薪的人还要伺候你,你赔偿我损失?”

    栾念听她念叨,也不吱声。

    他心情不好,满脑子都是想弄死尚之桃的念头。但他又觉得自己该忍住,人家挺好的姑娘,跟谁约会不行?凭什么就在他这吊着。

    栾思媛见他不讲话,就问他:“哑巴啦?”

    …

    栾念从小说不过她,她嘴比栾念还损。栾家长辈一个赛一个温文尔雅,到了他们这一代,一个比一个叛逆。

    栾思媛见栾念像一只斗败了的鸡,耷拉着脑袋,挺逗。就说:“我那昂首挺胸的弟弟呢?”

    “我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弟弟呢?”

    “我那目空一切的弟弟呢?”

    “我那自视甚高的弟弟呢!”

    “我那…”

    “姐!”栾念终于开口叫她,他知道如果再不开口,栾思媛会把她知道的所有不好的成语都用这种方式讲出来,喋喋不休,没完没了,聒噪异常。

    栾思媛哈哈大笑:“诶!乖弟弟!姐姐带你喝粥去!”

    破粥有什么好喝,栾念心里骂她小气,手机亮了,栾念打开来看,是尚之桃:

    “你前女友真好看,身材也好。但我也有优点,比如…”

    “我胸大。”

    操!栾念终于骂了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北京初雪啦~

    我想抽一瓶价值650元的檀道香水,抽奖条件是89章评论(默认2分)。开奖时间明天晚上吧?

    感谢大家一直陪着我。

    祝大家初雪快乐,冬天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