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别哭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94、第 94 章

    栾念说男人没有好东西, 有一个算一个,连带着自己,都狠狠骂了一通。尚之桃觉得他挺逗, 那张嘴毒起来连自己都不放过。

    她跟栾念聊起这次申请去西北, 栾念问她究竟为什么要去。

    她想了想:“我明年申请晋升专家, 还缺一个s+项目。grace也建议我去。”

    “grace建议?”

    “是。”

    “grace为什么建议你去?你想过吗?”

    “为什么?”尚之桃问他。

    “你自己想。你不是22岁什么都不懂了。”

    栾念不愿意把话说的太清楚,职场复杂, 各怀鬼胎。尚之桃在企划部站稳了脚跟,井且升职迅速,很快就要成为grace的竞争对手。这次grace建议她去西北, 她离开大本营, 远离同事,项目又有风险,无论怎么权衡, 都是弊大于利。

    但尚之桃是成年人,成年人就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任。好在人生漫长,她还有机会修正。

    “你的意思是,grace在忌惮我。”尚之桃问他。

    栾念将调好的酒递给她:“尝尝。”算是回答。

    尚之桃喝了一口, 酸酸甜甜,像极了儿时老平房门前种的小草莓的味道, 有一点好喝。咂摸咂摸嘴唇问他:“这酒叫什么?”

    “失控。”

    栾念的身体从吧台探出来, 唇贴在她的唇上, 舌尖舔舐她唇边, 又勾着她的。尚之桃头向后缩, 被他手拦住,覆在她后脑,开口抱怨:“躲什么?我尝尝我调的酒。”

    为什么叫失控呢?大概是这酒酸甜可口, 令人不必设防,饮之又饮,难免贪杯。栾念舌缠着她的,看到外面人影晃过,去跑步的酒吧服务生们回来了。

    栾念放开她,亦咂嘴:“果然,一流。”

    不知是在夸酒,还是在夸她人。

    此时卢克在酒吧前面自己玩儿,尚之桃坐在吧台外,她脸还红着。栾念站在吧台里,为尚之桃调酒。他调酒属于玩票性质,自己调来喝,对不对外售,给尚之桃调的酒也依他自己心情,井没有什么章法。只有一点,每次只调一点,她一口喝完,多喝几样,不至喝多。

    酒吧经理没有换,还是那

    个人。尚之桃好奇栾念究竟给他开了什么样的薪水,毕竟这个行业换工作家常便饭。而他的酒吧经理又是难得一见的帅哥。

    栾念却笑笑,什么都不说。

    尚之桃手机响起,她听到lumi有些激动的声音:“我操!尚之桃!你猜怎么着!”

    “哈?”尚之桃有点迷糊:“你怎么了?”看了眼栾念向外走,她跟lumi的通话总是有一些不能让别人听的内容,聊天记录里也是。尚之桃有时会想,如果她丢了手机,她和lumi的聊天记录传到网上一定会突然大火。两个人真的百无禁忌什么都聊。

    lumi意识到自己过于激动,长喘一口气:“来,姐姐告诉你怎么了。”

    “怎么了?”

    “昨天,姐姐我,差点睡到will。”

    …….

    尚之桃听lumi东一句西一句的说,终于拼凑了完整故事。

    lumi周末经常跟一大家子人一起出去吃饭,城里的老馆子选一家,一吃一下午。赶上春天天气好,吃完饭再去胡同里看看自己家的老房子,回忆回忆过去的苦日子。

    那一天还是去吃饭,吃的清真老号饭庄,桌子一拼,一家人围在一起,烧羊肉、醋溜木须刚上,lumi就听到门口有人说话:“两位。”这声音她熟,每天训她跟训孙子一样。伸长脖子一看,果然是那位神仙,旁边跟着一个大家闺秀,看起来像约会,但两个人又疏离。lumi把脖子缩回去,半顿饭过去不敢抬头。生怕被抓个正着。

    奶奶看她异状不乐意了,大声训斥她:“卢米儿!你怎么跟霜打的茄子似的!咱们卢家的精气神儿呢!”奶奶声若洪钟,半个馆子的人都扭头来看,lumi想捂奶奶嘴,已经晚了。will目光已经过来了。

    要说事情也巧,will一起吃饭的对象是他前妻。他们俩起初聊的是她前妻的工作的事,前妻在科研室搞研究,lumi偷偷抬头看,长得么,真是端庄大方。可两个人吃饭却不愉快,lumi偶尔听到will对他前妻说:“你别污蔑我。”

    这下好了,lumi看到will的短处,突然觉得自己在凌美的日子算是到头了。谄媚的朝will笑笑,然后对奶奶说

    :“我的奶奶,快走吧,您的胡同子等着您视察呢。”说完搀着奶奶向外走,想溜之大吉。

    出了门,还没走二十米,就被人揪住衣领子,她刚想开骂,回头看到是will,立马住了嘴。心里是真怕他。

    “你躲什么?”will对奶奶点头,然后问lumi,松开她脖领子。will也挺怪,他平时一个老派人,单单看到这个lumi压不住火,屡次三番抓她脖领子,想把她扔出去。

    “我…这不是不想窥探您隐私么…”lumi偷听了多半顿饭,就差把耳朵割下来放他桌子上了,这会儿这么说就有点气短。

    奶奶在一旁不愿被冷落:“认识?”

    “我领导。”

    “奶奶好。”will严肃归严肃,对lumi奶奶倒是尊重,修养还是有的。

    “领导好,领导好。”奶奶背着手,跟will点点头,而后跟着子孙们视察胡同去了。剩lumi站那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解释:“您平时批评我什么我都认,可有一样啊,今儿这事可不是我乐意的。我怎么知道家庭聚会碰上您了呢?再说离婚这事儿,多大点事儿,离了再找。”

    “你有病吧?”will向来忍受不了别人每天上嘴皮子撞下嘴皮子胡说八道,lumi讲话没一句正经,他听着都觉得脑仁疼:“谁跟你说我离婚了?”

    “没离?”

    “…离了。”

    “那不就结了。您快回去陪前妻,万一能复婚呢,不是省着再找了么。”lumi扔下这一句,跑了。

    跑几步,一回头,看到will在路边站着,显然心情不好。大哥可别从二环桥上跳下去。于是买了一打啤酒,跑了回来,自己扯一个,给will一个。

    俩人坐那儿干拉了四罐啤酒。lumi越喝越饿,终于提议:“要不您看这么着,坐这一直喝啤酒也不是事儿。好歹得有点下酒菜您说是么?”

    “嗯。”

    “那您去我家里,我给您炒俩?”lumi这人鬼心眼子多,都说交人交心,她给will炒俩菜,俩人往后也算是朋友了,他再骂她的时候没准儿也能思量思量是不是下口太重。

    will竟然没拒绝。他不觉得跟lumi能有什么,他从小接受正统的家庭教育,父母都是高级知识份子,最不能接受lumi这样的女人。行事鲁

    莽,言语粗鄙,每天上班像是混社会,透着那么一点放荡不羁。

    一个离了婚的单身男人,从前做人端端正正,还是在临了被扣了屎盆子。看lumi那一家人的样子,八成是暴发户。lumi当然也不会对他有什么非分之想。

    跟着lumi去到她家。她住的地方位置好,90来平,按lumi在公司显白的话说:“这样的房子她有好几套。”她自己就那点破事,让她抖落的干干净净。

    will脱掉风衣,放眼望去,lumi家里没有能坐的地方,沙发上堆着她的衣服,最上面那件是一件超薄内衣。她审美豪放,那内衣穿着也不一定能管什么用。

    lumi看到他眼神过去,忙把自己的衣服抱走:“见笑了见笑了。平时也没来过人儿,我妈都懒得来,嫌我屋子小,不够她遛弯儿。”又炫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