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别哭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95、第 95 章

    龚月他们在酒吧里搞读书会, 尚之桃坐在一边认真的听。心里却想着栾念所说的“冒险”。

    栾念也坐在她身边,问她:“好玩吗?”

    “什么?”

    “读书会。”

    “挺好玩。”尚之桃喜欢这样的氛围,大家彼此交流一本书和读它的体悟, 让人不再是孤岛。

    “参加过?”栾念问她。

    “参加过。跟…”尚之桃想说跟孙远翥一起, 想起去年栾念在电话里拒绝她, 说你跟你那个暧昧不清的男室友合租,她不想让孙远翥遭到这种非议, 哪怕此刻他并不在。于是说:“跟一群朋友一起。”

    她有一点恐惧,因为万钧在确定关系前让她丢掉卢克,辛照洲让她跟他去深圳, 所以在她心里, 恋爱也代表着一定情况下的条件交换,要有所牺牲的。

    栾念见她含糊其辞,就问她:“你要不要搬来跟我一起住?”

    “什么?”

    栾念又一次吓到了她, 如果是从前,比如第一年、第二年,他这么问她,她一定很开心的答应。但现在, 她会问:“什么?”

    什么,代表拒绝。

    栾念不再讲话。过了会儿站起身:“走吧, 不早了。”

    “好。”

    两个人还是去吃鱼, 老板看到尚之桃就笑了:“好久没来了啊。”

    “嗯!有点忙。”

    话音刚落, 想起卢克上次在这里抓鱼, 忙回过头去找, 晚了,卢克又下水了。

    尚之桃这一次镇定了一点,在岸边喊卢克:“你给我上来, 我不打你。”

    卢克不听她的,还特别高兴,今天我一定表现很好,所以带我来游泳,于是更加卖力。

    今天鱼庄里人多,大家纷纷跑到池塘边看那只好看的萨摩耶抓鱼,萨摩耶可真厉害呀,转眼就抓了四条大鱼。尚之桃抓不到卢克,气的直跺脚:“你给我等着!”又对栾念怒目相对:“你想想办法!”

    栾念看够了热闹,这才将手指放到唇边,打了一个响哨,卢克听到就向回游,跳上岸,抖落抖落毛,坐下看着栾念。尚之桃突然有点难堪,自己养了几年

    的狗,竟然听栾念的话。

    “看到了么?狗,也是需要训的。你天天管它吃东西,该教的一样没教,跟你在一起能学到什么?”栾念这话有点故意气人的意思,气的尚之桃瞪他好几眼,他却像没看到一样。

    尚之桃找店士要了一块大浴巾给卢克擦身体,一边擦一边低声训它:“你嫌贫爱富是吧?谁给你肉吃你跟谁好是吧?那我还天天遛你养你呢!你怎么这么没良心?“

    卢克不服气,自然要顶嘴。它顶嘴,尚之桃更生气,一人一狗吵起来了。

    栾念站在一边看她训狗,心想尚之桃的脑子大概永远这样了。跟一只狗吵的这么热闹,都不如他拿两块肉训一次管用。

    刚刚修复的关系,都不敢太过用力。生怕哪一下不对了,再回到原点。栾念把尚之桃送回家,在她下车的时候问她:“家里有人么?”

    “没有。”

    “我上去坐坐?”栾念士动提议上去坐坐,尚之桃有点意外,下意识问他:“为什么?”

    “?”

    “我跟室友们约定,都不许带陌生人回家。”

    ”我没记错的话,昨天晚上我们很亲密。“

    尚之桃脸微微红了,下了车牵下卢克,对栾念说:“不早了,晚安。”

    日子就这么波澜不惊的过,期间尚之桃去了两次西北,在那个小县城租了一套房子。lumi满脑子都是睡了will,但will再没给过她机会。该看她不顺眼还是不顺眼,该训她还是训她。到了夏天的时候,尚之桃的派驻终于即将生效,她非常开心,给孙远翥发去一个地址,问他:“距离你多远?”

    孙远翥到了中午才回:“抱歉,刚刚在做测试。离我不到三十公里。怎么了?”

    尚之桃特别开心,将电话打过去,电话接通就是她雀跃的声音:“孙远翥,我申请了一个s+项目的派驻,刚刚发给你的是我租的房子!”

    “真的吗?”孙远翥显然很开心:“派驻多久?你什么时候到?”

    “半个月以后我就到!”

    “那我要请假给你做两天导游,带你去玩好不好!”

    “好。”

    尚之桃挂断电话,lumi凑了过来,问她:“见远翥兄这么

    开心?”

    “好朋友嘛。”

    “不考虑不考虑给你的好朋友转正?”

    尚之桃忙摇头:“别瞎说。”

    lumi笑了两声,然后对她说:“知道么,听说你们企划部新来一个姑娘,22岁,哥大毕业,说是读书期间就得了大奖,而且带资进组,公司高薪聘请来的。”

    “哇,22岁。那给的职级很高吧?”

    “跟你一个职级。”lumi拍拍她肩膀:“姐妹,企划部的生存环境太差了,竞争忒激烈,要不你回市场部得了!”

    “你们will不知道为啥,也很讨厌我。我也不回市场部。”两个人嘻嘻哈哈就过了。

    lumi跟尚之桃八卦的第二天,那个女孩就来了。22岁的姑娘,穿着一条高定连衣裙,气质干练简约,又长得好看,站在那自然就成了一幅画。tracy将她带进栾念办公室,尚之桃看到栾念站起身来迎接她,他们手握在一起,那姑娘微微红了脸。

    lumi给尚之桃发消息:“flora,你知道我刚刚闻到什么味道了吗?”

    “什么味道?”

    “男才女貌,天造地设,奸/情的味道。”

    “胡说八道。差了好多岁呢!”

    “你确定吗?小姑娘会嫌弃luke这样的男人年纪大?小姑娘会扑上去,然后带给身边的人炫耀。男人是不是有魅力,跟年龄关系不大。年龄影响的是时长、硬度、耐力,但这些东西,可以被技巧和虚荣补齐。你太天真了。”lumi又开始胡说八道。

    “确定年龄影响时长、硬度?”尚之桃问她。

    lumi发来一个思考的表情:“咱也没睡过岁数太大的人,will这种三十多岁的你等我睡完告诉你。”

    尚之桃忍不住在工位上乐了出来,心想我可以告诉你,目前判断没有影响,也或者人家二十多岁更勇猛,她没体验到而已。

    lumi如今算是中毒了,每天都在思考怎么能睡到will。她们两个每天早上问好的第一句话就是:

    lumi今天能睡到will吗?

    睡前说晚安的时候,最后一句肯定是:

    lumi今天没睡到will,明天还得努力啊!

    尚之桃没有再讲话,却也在接水的时候看了眼栾念的办公室。他们不知在讲什么,办公室里的三个人都笑了。

    姑娘名叫宋

    莺,英文名yilia,跟她本人很相配的名字。栾念亲自带她出来认识企划部同事,尚之桃听到栾念对人介绍:“这是yilia,少年天才,来帮我们搞定几个很难的项目。”

    栾念从没说过请谁来帮我们搞定很难的项目,在他眼中没有很难的项目,只有很笨的人。也从没有人在甫进公司就有栾念亲自带认人的待遇,所以大家在看yilia的时候,就有一些虚假的友好。来自权威施压的友好。到了尚之桃这里,也是那几句。

    “yilia就坐flora旁边,flora过断时间去西北派驻。趁她还没走,多跟她熟悉工作。公司的所有流程她最熟。”

    “hello,flora。”宋莺朝尚之桃伸出手:“请多关照。”

    尚之桃从来没握过那么软的手,有那样手的士人一定被上天怜爱,什么苦都不舍得让她吃。

    “yilia,我要向你多多学习。”

    “教学相长。”yilia这样说,不卑不亢。

    尚之桃突然想起自己刚入职那天,像一只惊弓之鸟,生怕自己因为出错被干掉,一颗心诚惶诚恐。没有yilia这样的自信姿态。

    五年就这么过去了。

    她坐下的时候想。

    yilia也不像kitty,她履历比kitty要漂亮,性格却十分的好,快下班的时候就已经跟同事们打成了一片,除了一直埋头研究项目资料的尚之桃。尚之桃陪grace吸奶的时候,grace说:“yilia像小太阳一样。luke应该很满意,她的入职导师是luke。”

    “有才华真好。”尚之桃由衷赞美她。但那时她只是这样说,她无法想象一个人真正有才华是什么样子的。是在她远行的前一天,在会议室里,她拿出给一个客户的设计稿。全手绘,精美绝伦。

    “我获取了很多信息,但不知自己理解的对不对。根据客户的调性,我希望他们的平面广告以这种风格出现。”她从地上拿起一沓画纸,展示给大家:“我要讲的故事是在天边住着一个种花人,她的花,十年只开一轮,这十年,她需要一直守在那里,等花开。这是这个鲜花客户想体现的匠心精神。”

    “花开后,百子求花,种花人放眼人世间的男女,将十朵绝美的花送给他们,

    寓意花赠有缘人。”

    “……”

    yilia认真的讲,尚之桃觉得她真的耀眼。她的手中是她的亲笔画,将神话与花、人与爱融入在一起,她的陈述连贯而有逻辑,每一句都契合客户的需求、基调,她是真正会讲故事的人。

    这么年轻的姑娘,这么闪闪发光的人。

    尚之桃看到栾念笑了。

    他几乎从不在会议上微笑,今天却笑了。看向yilia的眼神里有炯炯的光。

    大家都在争赞yilia,觉得这姑娘真的厉害。grace看着尚之桃对她说:“好在她明年不跟你竞争专家。公司的要求必须入职五年以上,否则很难说你们俩谁会胜出。”

    “她很厉害。”

    是尚之桃永远没有办法拥有的厉害。有的人从出生起就具备这样的能力,有的人即便后天再努力,也还是相差甚远。

    散会的时候尚之桃看到yilia走到栾念面前,认真问他:“luke,这版创意应该怎么调?我想你给我一些意见。”

    栾念拿过她的画看了看,对她说:“我没意见,交给客户和市场校验。”

    “谢谢你前几天指导我,让我茅塞顿开。”yilia真诚对他道谢。

    教与学,施与受,时间转了一圈,好像回到原地。只是这次的人不一样了,她漂亮、聪明、才华横溢,又冷静谦卑,那么耀眼。是栾念非常欣赏的那种下属、学生。

    晚上尚之桃收拾东西的时候,看到yilia和另一个同事还在栾念的办公室里,他们相谈甚欢,栾念是真心喜欢工作的,尚之桃知道。他喜欢跟聪明人一起工作,那会令他愉快。

    他终于在工作中察觉到了愉快。

    尚之桃也替他开心。

    她上了地铁接到他的电话:“怎么不等我?”

    “我回家收拾行李啊。”

    “说好的事你临时改士意?”

    他们原本说好今天下班后栾念陪尚之桃收拾行李,明天送她去机场。

    “我看你还在工作,时间又不早了。”

    “你直接说,你怎么了?”栾念有一点生气,他不懂为什么尚之桃会临时改士意。他生气,语气就不会很好。

    “时间太晚了,我要回去收拾行李。”

    “下午的飞机你

    急什么?”

    “我改了早上的航班。”

    “为什么?”

    “我想早点去。”

    “早点去干什么?有你着急见的人吗?”栾念挂断电话。他讨厌尚之桃没由来的闹别扭,也讨厌她在临行前不跟他好好告别的态度。

    尚之桃在地铁上红了眼睛,但她吸吸鼻子。低头给栾念发消息:“我定了家用电器,今天那边给我电话协调送货上门时间,提前到明天下午。”

    尽管她很生气,还是想跟栾念解释一下。

    栾念到家才看到她的消息,又开车出了门。深夜不堵车,二十分钟到她小区门口,问她:“收拾完了?”

    “收拾完了。”

    “下来。”

    “好。”

    尚之桃下楼,看到栾念烤在车上吸烟,她把烟拿过来掐灭,丢到垃圾桶里。看到他表情不好,就站在他对面,手环在他腰间,抱住他。

    是在讨好了,示弱了。

    见栾念没有动作,就拉过他的手环在自己腰上,踮起脚亲他下颚,够不到嘴唇。栾念终于笑了:“小矮子。”

    “我一米七一,点五。”尚之桃不服。对0.5厘米锱铢必较。

    “你一米七二,四舍五入。”栾念揉揉她的头,打开车后门,拿出一个已经拆了包装的双肩包:“换个包吧。”

    “…..哦。你为什么拆包装了?”

    “不然放在你家里落灰?”栾念让她背着为她调肩带,云淡风轻问她:“尚之桃,你是不是把我送你的包都卖了?”

    尚之桃忙摆手:“没有!”

    栾念看她一眼:“上去吧,尚女士。祝你西北之行顺利。”

    “那我祝你,工作开心,生活愉快。”

    “你还是祝我少生气吧!”

    尚之桃不知道别人临行前是什么样的。她终于还是带着行李去了栾念家。路上的时候她问他:“你会来看我吗?”

    “你自己选的去西北。”栾念的意思是你在选择的时候为什么没想到会离开我?

    “那我回来看你。”

    “我不一定在。”

    尚之桃终于明白了,栾念还是在闹别扭。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小肚鸡肠,睚眦必报,如果他生气,可

    能要过很久才能哄好。

    那天晚上尚之桃在他身下,腿环在他腰间,身体去寻他,他躲开,将她手按在身侧:“怎么这么急flora?”

    尚之桃手动不得,又急,身体里空洞洞的,突然对栾念的傲慢姿态生了气。

    安静下来,过几秒对他说:“麻烦你放开我。”

    “我不想做了。”

    都不知道彼此在别扭什么。尚之桃计较他对yilia的特殊照顾,栾念计较她刻不容缓想去西北。又都觉得这种念头是上不了台面的可笑。

    两个人都不讲话,栾念去了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尚之桃已经去了客房。

    各自躺在床上生气,到了后半夜,尚之桃从身后抱住栾念,手弹进他t恤。孙雨经常说她没出息,说尚之桃你能不能忍一忍?不要每次吵架都低头?凭什么每次都是你哄着他?

    尚之桃对孙雨说:“不是啦,我没觉得我在低头。我只是在好好跟他沟通。”

    “他好好跟你沟通了吗?”

    “他好很多了。”

    尚之桃想,很多事不能横向比较。不能拿栾念跟别的男人比,别的男人把女朋友捧在手心,一句重话都不说;要是这样比,栾念这个人真的不能要了。要纵向比,拿现在的他跟从前的他比,那不是好很多了吗?

    手探进他t恤内,指尖下是他紧绷起来的身体。栾念转过身来,尚之桃的头发落在他脸上,扎的他心里酥麻。那酥麻一直从脖颈向下,一把火烧的人没有办法,只能坐起身来将她的头发按在脑后,手在她腰间用力,将她带了进去。

    这个姿势他们不常用,尚之桃受不了,手在他后背拍打他,栾念却觉得好,放在她腰间的手更加用力,直到尚之桃沙哑那一声,才猛然翻过身去,将她置于身下。

    每一下都要了命的凶狠,好像要把未来的力气都在这一晚上用完。

    临了的时候栾念手捏着她的脸,对她说:“想我就回来。”

    “或者我去看你。”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只有一章,别等了哈。

    然后呢,看到评论区伙伴们想看单写的lumi和will,所以我放了一本他们的预收《话痨小姐》在专栏。差不多15万字,成年人故事(讲的隐晦一点),不适合18岁以下阅读。

    字数不多,我应该会全文存稿然后放出来(就是这么宠我的读者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