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别哭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97、第 97 章

    又过一天, 几乎从不八卦的grace对她说:“有八卦。”

    “?怎么啦grace姐。”

    “以后在yilia和luke面前讲话都要小心点哦,有同事偶遇他们昨晚一起吃饭。”grace讲完发来了照片。大概是出于好心,提醒尚之桃注意避嫌。

    是在一家西餐厅里, 栾念和宋莺对坐, 餐厅氛围很旖旎, 宋莺穿着一条很好看的礼服款连衣裙。他们不知在讲什么,栾念专注的看着她, 她在笑。

    职场就是这么奇怪,很可能只是同事之间随便吃顿便饭,消息就这么快发酵, 谣言迅速产生, 一个老板娘就这么诞生了。

    尚之桃经历过这几年,逐渐能看清职场的真真假假,她相信栾念。他只是喜欢跟宋莺一起工作而已。

    尚之桃投身自己的事业, 也享受在西北的生活。平常的日子她会极其认真的工作学习,极偶尔,孙远翥会忙里偷闲带她出门玩。

    县城周围又很多好玩的。

    孙远翥开着车载她去看西北壮阔,绕着县城, 单日二百公里往返,那都是祖国的大好江山。

    尚之桃一点都不后悔来到西北, 这里这么苦, 但她懂得苦中作乐。她觉得工作是要经历这个的阶段的, 逃离风暴, 去感受工作真正的魅力。

    路过凌美的项目, 尚之桃给孙远翥指:“看到没?这是我们的项目。我们将在这里开展一个全新的文旅产业带,西北人文风光、线上科技应用,如果这个项目做好了, 还有可复制性。”说完又拍拍自己的胸脯:“我,尚之桃女士,是这个项目的项目经理。”

    孙远翥被她逗笑了:“这么厉害吗?”

    “是!“

    “那祝你项目圆满成功。”

    “也祝你的无人车早日上路。”

    西北广袤,孙远翥开了车窗,他们像置身无人旷野。风将尚之桃的长发飞起,这一切令她觉得自由。

    “你最近还回北京吗?”尚之桃问他。

    “项目二期明年年初结束,差不多四月我就能回去。”

    “真好。”

    “你上次说要换工作?”孙远翥记得尚之桃在去年时候讲过要换工作,但现在没了动静,而她又来了西北。

    “我原来那个老板,在新公司想挖我过去。我也想过去,可是…他…进去了。”尚之桃想,做市场工作其实风险很大。她从前就知道,尽管谨小慎微,还是被内审查过一次。

    “为什么?”

    “说是涉及巨额受贿。具体多少金额不知道,但是现在已经进去了。我去看过他一次,毕竟是我从前的老板,对我有知遇之恩。”尚之桃说起alex有点感慨唏嘘,回忆起第一次在办公室见他,好像还是昨天的事。

    “这样啊…”孙远翥点头:“不换工作也未必是坏事。”

    “是。”

    两个人都安静下来,只有风的声音。孙远翥开车的时候很专注,尚之桃看他被风沙烈日吹坏晒坏的侧脸,心想他真能耐得住寂寞,在这样的地方,一呆就是好几年。风沙把人吹的不一样了,从前清秀的脸现在有了西北的坚毅轮廓。

    “阿姨身体好些了吗?”尚之桃想起无意间听孙远翥打过的电话,可他又不常提起家人,她后来就不知道病情发展。

    “我妈…去世了。”孙远翥对她说,语调没有起伏,像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

    “什么时候?”

    “过年的时候。”

    尚之桃沉默很久才轻声问他:“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那时候是你们每年跟家人团聚的时候。我不想让你们难过。”

    尚之桃没有讲话,她记得过年时她给他发消息,他还回复她。突然就有点难过。孙远翥什么时候能像别人一样,把自己的情绪倒出来呢?

    “孙远翥。”

    “嗯?”

    “妹妹呢?”

    “妹妹读书很好。”

    “叔叔呢?”

    “我爸也挺好。”

    “你呢?”尚之桃其实真正想问的是孙远翥好不好。

    “我也很好。”

    没有人能界定孙远翥说的“好”是什么含义,他们在外面游荡一天,又吃了晚饭,孙远翥送尚之桃回去。在她的楼下,两人分别之际,他突然叫住尚之桃:“桃桃。”

    又是这一句桃桃。那天他高热,烧的迷糊之际也是用这样的口吻唤她:桃桃。

    尚之桃回头看着他,看到他眼睛下那双清澈的眼有少见的悲痛:“我其实不好,我很难过。”

    尚之桃不敢讲话。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他失去了母亲,他非常难过。

    她就站在他对面,一动不动。孙远翥的眼泪流了下来,他摘掉眼镜去擦眼泪,一个痛哭的无助的男人。像身处孤岛,他出不去,别人进不来。

    他弯下身将头靠在她肩上,泪水渗进她衣裳,即便是这样,在这么痛不欲生的时候,他都没有伸手拥抱她,因为他记得他还有的修养,还有他们之间不能被污染的纯净友谊。

    尚之桃要心疼死了。

    就那么站着任由他哭泣

    ,期间她的手伸到他后背轻轻的拍:“孙远翥,没事了。”

    怎么就没事了呢?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恨自己嘴笨,恨自己什么都不懂,她不知道她站在这里对他来说已经是一种安慰。

    对于孙远翥来讲,这已经是少见的光明了。尚之桃和孙雨,都是他的光明。

    孙远翥惧怕黑夜。黑夜漫长,他睁着眼,药物、食疗什么都试过,可是就是没用。他的大脑不停在转动,宇宙、量子、建筑、诗歌、文明,所有他看过的书走过的地方吃过的东西都以奇怪的因素在他大脑中重新排列组合,像是要打破他,重建出一个新的体制;他好不容易熬过黑夜,到了白天,又到了吃饭的时候。他厌倦食物,开始的时候逼迫自己吃,可吃完了就是呕吐;他失去创造力,从前在他眼中科技是艺术,他想改变世界,可现在,在他眼中科技没有了生命力。

    这些巨大的痛苦啃噬他,将他啃噬殆尽。

    “桃桃。”

    “孙远翥。”尚之桃终于忍不住哭了,这是她的朋友,陪她走过漫长时光的朋友,这个朋友需要她的帮助。可她那么无知,不知应该怎么帮助他。她只能任由他在自己面前痛哭。

    尚之桃难过极了。他们没有看到在不远的地方停着一辆车,车里的那个人抽了一根又一根烟,等着面前哭的狼狈不堪的男女复原。

    栾念觉得眼前的情形有一点滑稽,他坐下午航班来看她,下了飞机自己租车,开了一个半小时才到她楼下。却看到她的室友在她肩膀上痛哭。他当然知道尚之桃不会出轨,但他看到她的精神在动摇。她为什么一定要来西北,好像突然间有了清楚的答案。等待是漫长的,也是无趣的,栾念不知道人世间男女哪来那么情绪。

    他从前以为尚之桃不愿意哭,以为她非常坚强,他甚至想不起她什么时候在他面前哭过。他第一次见到哭成这样的尚之桃,却不是在他面前。

    不知过了很久,好像西北夜晚的风都停了,他们终于平静。栾念看到瘦削的孙远翥离开尚之桃,他们相对站了会儿,他离开了。

    那个晚上改变了很多人。

    栾念对尚之桃说让我们开始一场冒险,然后他们真的冒险了。在他向机场开去的时候,高速路上昏暗的灯光,只有他这一辆车在疾驰。

    尚之桃回到家里,给孙雨打了一个电话。她在电话里说:“孙远翥母亲去世了,他很难过。”

    孙雨沉默很久,对她说:“我明天就到。”

    “我给你地址。”

    “不用。”孙雨对她说:“我去过很多次了。我这辈子只为了他,风雨无阻,千里迢迢,一次又一次。”

    孙远翥和孙雨都没对尚之桃说起过这个。他们之间有着奇怪的距离,孙雨永远无法走到孙远翥身边,但他们是彼此最亲的人。即便这么亲,每次孙雨来,孙远翥都为她定好酒店。他们永远不会谈恋爱,只有一晚,孙雨拉着他衣袖请他留下陪她讲几句话。

    那个晚上,他们和衣在床上,孙雨拉着他的手,讲她的童年、她失败的恋爱、她的投资人,孙远翥听她讲,期间她哭了,他帮她拭泪。

    她问过他:“我们能不能有光明的未来?我能不能等到我爱你,你爱我,我们一起走过很多岁月的那种未来?”

    孙远翥对她说:“对不起。”

    他们永远不会有未来。

    “那你快来。”尚之桃哭着对孙雨说。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天她特别难过,不仅为孙远翥,还有一些未知的东西,藏在内心深处的东西,一股脑儿冒了出来,让她无处宣泄。

    “好。”

    其实那时他们都不知道命运究竟把他们推向哪里,向东或者向西,永远没有预告。

    第二天孙雨到的时候,尚之桃问她:“你来过多少次?”

    “这是第二十次。”

    一个女人,为了她爱的人,千里迢迢来到这里,不求回报,只为跟他一起吃一顿饭,聊一会儿天,第二天赶早班机走。这个女人的事业变得有起色,大笔大笔资金注入他们公司,用户数量越来越多,每年的分成也越来越多。这才几年过去,命运就将一个人推向了巅峰。

    就是这个即将走到巅峰的女人,一次次来到这荒凉的县城,去看她的心上人。

    尚之桃突然更加懂得孙雨。

    孙雨不求在孙远翥身上获得什么样的回报,她只是单纯的爱他而已。因为他在漫长岁月中给予她的无数的善意。孙雨爱上了一个天使。

    “你去找他。”尚之桃推她。

    “你不去?”

    “我不去。我觉得你们应该单独待一会儿,明天我去完场地再去找你们。”

    孙雨咯咯笑了,她笑声还是那样,贵州姑娘爽朗的笑:“尚之桃,你真是个傻姑娘。我走了,明天咱们去吃烤羊腿。”

    “好。”

    尚之桃目送孙雨离开,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她给栾念打电话,栾念的电话是关机状态。于是问他:“你出差了吗?”

    过了两个多小时栾念才回:“嗯。回来了。”

    “去哪儿了?”

    “长沙。”栾念胡乱打了一个地名,然后把手机放下。绝口不提他去看尚之桃的事。他觉得没什么好说的,成年人之间还是要体面。

    栾念尽管坚硬,却也知道人都有不愿揭给任何人看的伤疤,哪怕那个人可能是她的恋人。

    “我在看卢克。卢克好像胖了。”

    “嗯,看。”

    他进门的时候尚之桃正在跟卢克讲话,她远程训卢克:“坐下!”

    卢克歪着脑袋当听不懂。

    “你回来啦?”尚之桃问他。

    他没讲话,径直上楼冲澡。他不想讲话的时候就是这样,任你说什么,他都像没听到一样。尚之桃看出他不开心,就不去打扰他。一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才跟他说晚安。

    尚之桃这点特别好,不管他们是什么关系,她从来都没有掌控欲,也不缠着他讲话一点都不黏人,她自娱自乐,把自己照顾的很好。

    “晚安。”栾念回她。

    “我能给你打个睡前电话吗?”尚之桃又发来一条。

    栾念将电话拨过去,听到尚之桃那边翻纸的声音:“我想请教你,在下周的项目启动会上,政府领导需要咱们解答的几个问题。”

    “什么问题?”

    “文旅项目ip的问题。政府领导提出目前咱们制定的ip并不鲜明。”

    “什么时候提出的?”

    “今天晚上。”

    言外之意,政府领导改需求了。

    “约一个后天的三方会议吧。我明天中午到。”

    “好。”

    栾念挂了电话在工作群里艾特yilia:“明天跟我一起去西北,客户改需求了,你替grace参加一下三方会议。”

    “收到。”

    尚之桃也在群里,作为项目经理,她这时一定要讲话的:“辛苦luke和yilia,销售同事明天从西安一起过来。会议约的是后天上午,明天到了以后咱们先内部沟通。”

    “好的,辛苦flora。”yilia这样回答。

    尚之桃放下手机准备睡觉,她不会质疑栾念的判断,他欣赏yilia,想给她更多机会,这本身没有什么问题。尚之桃并不嫉妒yilia,她始终欣赏厉害的人。

    可lumi对她说:“知道吗?yilia没准儿是未来老板娘。”

    “为什么呢?”

    “今天才知道,yilia是咱们最大客户中游老板的女儿。所以luke才说请她来解决大难题。衔着金钥匙出生,比我还有钱。”

    过一会儿lumi又说:“比我还有钱就算了,比我还要努力。我真的是个废人了。”

    “也跟你一样美丽。”尚之桃提醒她yilia的美貌。

    “操。”lumi骂了一句:“我看will看她的眼神也不对,可我还没睡到他呢,他就他妈看别人了。这不行。”

    “你别怕,她是未来老板娘。轮不到will睡。”尚之桃逗她,然后放下手机。

    她远离公司漩涡,在西北寻求一个安宁之地,并不想为风浪所扰。

    第二天上午和西北同事shelly开车去机场接栾念和yilia。

    栾念看起来有一点疲惫,他上了尚之桃的车,将安全带系好,头靠在椅背上。宋莺上了shelly的车,shelly路过时对尚之桃按喇叭,走了。

    “最近没休息好吗?”尚之桃递给栾念一瓶水,栾念伸手接过放在腿上。眼看着窗外。这并不像恋人相见。

    “嗯。”

    “高速时间不短,你可以睡一会儿。我慢点开。”

    “好。”

    栾念闭上眼睛,尚之桃启动引擎。她果然开的不快,shelly给她电话:“flora,我们先去吃饭的地方点菜。”

    “好的,谢谢。”

    挂断电话,察觉到栾念的手放到她腿上,而后微凉的指尖探进她的裙摆,在她细嫩的腿上轻轻的触。尚之桃一脚油门没踩稳,车在高速路上飘了下。

    “栾念。”尚之桃红了脸,嗔怪他:“危险。”

    “尚之桃。”

    “嗯?”

    “车震吗?”栾念这么问她,好像是在逗她。

    “……栾念,你先把手拿开,真的危险。”

    “那你为什么不找地方停车?”

    尚之桃打了一把方向盘,将车驶进服务区。栾念的手还在那里兴风作浪。她停好车,握住他的手:“别。我不自在。”栾念身体探过来,张口咬住她耳垂,湿热的呼吸钻进她耳朵,尚之桃偏过头想躲开他,却被他吻住嘴唇。

    尚之桃心里涌起不可言说的委屈,双手捧着他的脸,热烈回吻他。

    “栾念,我好想你。”她眼睛湿漉漉的,像是快要哭了:“我昨天晚上梦到你,前天晚上也梦到你。”

    栾念不讲话,只是吻她,手从她的裙摆探向深处,听到尚之桃急急的喘了一声。

    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会这么急,在空旷的服务区里,他们的车停在僻静的地方,栾念的唇始终吻着她脖颈、耳垂,舌绞着她的,尚之桃的

    注意力没法从他的手移开,微睁开眼,看到栾念的眼睛,他的眼睛里没什么内容,对她说:

    “可我一点都不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