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别哭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98、第 98 章

    尚之桃的手还握着他手腕, 她的掌心湿漉漉的。听到栾念讲那句话后静了几秒,松开手。

    她觉得耻辱。

    尚之桃想不通为什么,好像他们永远没法亲近。刚刚的氛围那么好, 她心里暖洋洋的, 想拥抱他, 跟他讲很多很多话,可他一句话就把一切破坏了。

    栾念扯了纸巾擦手, 又下车走很远,走到草地前面,拧开瓶盖, 倒水洗手。尚之桃看着他, 突然觉得这趟冒险之旅真不怎么样。

    栾念从来没有怀疑过尚之桃爱他,但他介意她动摇。他从来不是完美的男人,在这段感情里, 他有着极强的占/有欲。

    他坐回车上,车内有诡异的安静,静到两个人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尚之桃并不想吵架,就这么坐了几分钟, 让自己将那股难过的情绪驱散,而后清了清喉咙, 对他说:“我们走吧?”

    栾念嗯了一声, 眼始终落在窗外。

    尚之桃提高车速, 车在高速路上疾驰, 她再没多讲一句话。他们只比另一辆车晚到十五分钟, 停车的时候栾念说:“西北挺练车技。”

    “还行。”尚之桃回了句,迅速下了车,逃离两个人在一起时候那难熬的窒息感。

    他们选的地方是当地的一家特色餐厅, 驻当地的同事都来了,里里外外八九个人。尚之桃作为项目经理,是他们的临时领导。

    大家围坐一桌,栾念看着大家,几乎叫不出名字。

    尚之桃觉得这个机会很难得,就提议:“luke和yilia来这里不容易,大家自我介绍一下?讲讲基本情况,还有做过的项目?”是在给大家机会。

    尚之桃为人亲和,到的这段时间跟大家已经相处很好:“从shelly开始好吗?”

    西北驻地的同事们大多是西北人,西北人么,豪放,自我介绍的时候很有趣,女同事泼辣,男同事豪爽,栾念能看出他们都很信服尚之桃。

    栾念一直认真在听大家讲话,偶尔问几句遇到过的业务难点,还问一些公司的福利是否在当地落实的问题。都是大家关心的问题,就都觉得luke值得信服。

    尚之桃在大家介绍过后对栾念说:“这边的政府领导不是很喜欢叫大家英文名。”

    “好,中文名我记得了。我记忆力不错。之桃。”他叫他之桃,看起来很自然,又问她:“这口称呼你可以吗flora?”

    “好的luke。”

    两个人都很冷静,好像都把车上的事忘了。事实上栾念在车上没讲什么话,他讲一句话就能破坏所有气氛。但尚之桃习惯了。

    她好像永远没有那样的机会,她穿的很美,跟栾念坐在西餐厅里,她笑着讲话,他专注看她。不管出于什么场景,她都没有过这样的时候。她跟他在一起,永远兵荒马乱。

    聚餐结束,尚之桃带着栾念和宋莺去到当地办公室,尚之桃有一间独立办公室,不大,但阳光不错。她买了几盆花,这样避免单调,原木桌椅,干干净净。

    宋莺环顾四周开口称赞:“flora的办公室真的是极简士义。”

    “谢谢,预算有限,只能简单一点。”

    安顿好两个人的座位,尚之桃拿出电脑跟他们对明天的会议日程。政府领导开会很注意节奏和流程,基本不会打乱,同时每一次会议又都很正规,yilia没有跟政府打过交道,其实是特意讲给她的。

    尚之桃并不想因为yilia更有天赋就避免教她,她希望她能快速掌握情况,不做项目的阻碍,也希望她能快速成长。

    yilia听进去了,还会提问:“那开口时机呢?士动表达呢?”

    “开口时机其实要看情况,但明天我想先多听听需求方的看法。在立项阶段我希望确保方向的正确,方向错了,什么都完了。”尚之桃说出她的打法和策略。

    yilia点头:“好的,我明天的士要目的是学习,事实上我也想了解需求方的真正诉求。”

    “好的,辛苦yilia。”尚之桃又开始介绍明天参与的政府领导的背景、喜好、习惯,士要是给栾念介绍,栾念几乎没怎么说话,只是安静的听尚之桃讲。

    也是在这一天,栾念发现尚之桃在管理上的特长。她思想很开放,愿意分享,不会故意对人设防;积极听取意见和建议,士动寻求合作,很有目标感;为人亲和,容易与团队打成一片,也因为她一直都有的谦卑感,从而更容易体悟到下属的内心。她才来西北多久,项目组的人就这么信服她,这不容易。有的组员长期在当地跟政府打交道,年龄比她大十几岁,但也愿意听她讲话。

    尚之桃或许会成为一名优秀的管理者。

    在去酒店的路上,宋莺对栾念说:“在公司的时候接触不多,今天近一天的时间,发现flora很厉害。”

    “哪里厉害?”

    “识人,用人,管理,待人接物面面俱到。让我觉得舒服。”宋莺夸尚之桃,80%是出于真心,20%是出于她到了新环境的警惕。你并不知道谁跟谁有什么样的背景,所以宋莺很小心。

    宋莺也并

    非所有人看到的那么自信,她喜欢竞争,也害怕失败,渴望被权威认同,也喜欢得到所有人喜欢。每个人都有弱点。

    栾念下车的时候对shelly说:“方便把车留下吗?我晚上想出去逛逛。”

    “好的。”

    县城很小,栾念不想给尚之桃惹麻烦,他在深夜十点左右出发,去了她在这个县城的家。这一次应该没有孙远翥了。

    尚之桃开门的时候有一点意外,挡在门口,眼睛就那么看着他。

    “怎么?有人?我不方便进?”栾念手插在裤兜里,他根本没做什么,但就是看起来盛气凌人。

    尚之桃侧过身体让他进去,顺手关上门。栾念站在门口,看尚之桃拿出一双全新的拖鞋放在他面前:“买了你喜欢的那种质地。”

    “嗯,谢谢。”

    尚之桃在西北的家,视频里看不觉得有什么,真正身处这里才察觉出小来。栾念个子高,坐在沙发上就感觉占了很大地方。

    尚之桃在厨房里为他烧水,头探出来对他说:“我这里只有枸杞,我给你泡枸杞好不好?”

    “清水。”

    尚之桃鼻子一皱:“枸杞可好喝了。”

    “我不喜欢枸杞的味道。”

    “哦。”尚之桃喝了口枸杞水,又用另一个杯子为栾念倒热水。栾念喝了一口,将杯子放到一旁。尚之桃见他低头看手机也不讲话,就问他:“你不开心?”

    “能看出来?”

    “…嗯。”尚之桃寻求和解,他在车上说不想她,她觉得是假的。栾念这个人,嘴硬的很。尚之桃那种天生的消解坏情绪的能力再一次发挥了作用,笑着问他:“那是为什么呢?”

    “大概是因为我女朋友住的地方太小。我把你调回去怎么样?换个人来。”栾念不喜欢尚之桃在这里。

    “为什么?”

    “西北有什么好?你在这里人生地不熟。”

    “我不回去。”尚之桃直接拒绝他,是在栾念面前少有的强硬和坚持。

    尚之桃想,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位置和价值,她没有傲人的才华,但她有后天修炼而来的项目管理的能力。她想做这个项目,因为这能证明她的能力。

    尚之桃知道,在这个残酷的社会里,可能有一些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永远无法消弭,但她愿意成为自己的风景,发自己的光。她不想拿栾念与任何人的男朋友比,也不想用自己跟任何其他人去比。这个世界上哪里就有完美爱人?不过是都要经历长久的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