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别哭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129、第 129 章

    第129章冬夜

    栾念看到一个无比狼狈的尚之桃。

    外面寒风凛冽,她也凛冽,第一次没有笔直的站在别人面前,腰微微塌下去。

    卢克看到他高兴的叫。

    栾念特别生气,红着眼骂她:

    “你他妈有病吧?你一个人开过来的?”

    “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不想活了你就他妈告诉我!”

    “你怎么回事!你多大了?!你…”

    尚之桃走过去抓住他衣领将他头带弯,狠狠吻他。栾念费了很大力气才将她推开,她又缠上来,他只能捏着她的脸:“我感冒了。”

    “那就一起感冒好了。”尚之桃笑着说。她有那么一点想哭:“在路上的时候我在想,我要当面告诉你,我像从前一样爱你。”

    栾念觉得这个女人真是个傻逼,傻到让他眼底有了薄薄一层湿意。唇触到她额头,不让她看到他的动容,轻声问她:“开了多久?”

    “十几个小时。”

    “很危险你知道吗?”

    “我知道。但我想带着卢克来见你。”尚之桃抱紧栾念,轻声问他:“栾念,你是哭了吗?”

    “胡说。”

    “我看看。”尚之桃突然抬起头,看到栾念红着的眼,他转过身去不让她看,太难堪了。但尚之桃跳着要看,他一直在躲,她一直围着他绕圈,终于他停下,尚之桃看到眼里蓄着泪水的栾念。

    他一定不知道,他流泪的时候眼里有亮晶晶的繁星。

    尚之桃那颗心突然一下子被他填的满满的,栾念抹了一把脸将尚之桃拖进怀里,狠狠抱她。

    有那么一段时间,栾念觉得尚之桃跟他之间有那么一点距离,在她心里好像什么都比他重要,工作、亲人、卢克、朋友。栾念不是完美的情侣,他有极强的占有欲,他需要尚之桃把他放在心里。

    她放了。

    他安心了。

    尚之桃踮起脚亲吻他下巴,他生病了,窝在家里,脸上冒出一片青色胡茬,扎着她的脸。栾念看着她那张被扎的通红的脸,突然想起最开始那几年,她总是会脸红。

    “尚之桃。”

    “嗯?”

    “虽然我很生气,但你能来,我很开心。”

    栾念抱着她,两个人躺在床上。都那么累了,却不想睡。尚之桃开始喋喋不休:“我见过臧瑶哦,那年在广州酒店楼下,她半夜来找你。所以那时你们在谈恋爱吗?”

    “?”栾念皱起眉头:“你有毛病吗尚之桃?我随便谈恋爱吗?”

    “可她半夜来找你,你们一起旅行,你还送她花…”

    栾念坐起来很认真的看着她:“你怎么知道我们一起旅行?”

    “她在网站上发游记,我看到了。那时我们刚刚发生过关系,我很难过。”

    “但你什么都没问我?”

    “没有。”

    “为什么?”

    “我没有立场。”

    栾念突然有一点心疼。他突然了解了从前那么多年,尚之桃在他这里受到多少不能说的委屈。所以她的心是那样一点点冷下去的吗?误以为他爱着别人,又被他拒绝,慢慢的就不敢再认真,不敢再爱他?

    “所以你觉得孙远翥于你而言最特别是吗?”栾念问她。

    “尚之桃,我一直嫉妒他。因为你无论遇到什么事,总先想起他。甚至有那么一段时间,我觉得你爱他。”

    “所以,你爱过他吗?”

    尚之桃听到那个又远又近的名字,终于坐起身来,拉住栾念的手:“你要听真话吗栾念。”

    “我要讲真话给你听。”尚之桃微微红着眼:“那时我每天惶恐,总觉得自己哪里都不好,又遇到一件又一件事,他一直帮我、一直关心爱护我,我信任他,像信任自己的亲人。甚至有时我会觉得他会你重要,因为你永远遥不可及、而亲人就在我的身边。”

    “所以他离开的时候我无比痛苦。”尚之桃擦掉眼泪:“那时我讨厌你看轻我们,你讲过的每一句关于我和他的话都是对我们的污蔑。”

    “他已经离开了,以那样的方式。但我心里永远有一个角落放着他,因为我们曾一起度过漫长岁月。”

    “你能理解吗?”

    尚之桃握着他的手,她可以讲假话骗他,说孙远翥只是一个普通朋友,他的离开对她已经没有任何影响。但尚之桃不想那样,如果她讲了假话,就是对她和孙远翥友情的亵渎。也是对她和栾念感情的亵渎。

    她不愿那样。

    她希望他们之间干干净净的,不附着猜疑和不安,希望他们之间能从这一晚彻底从头开始。

    “你相信我吗?”她又问了一遍。

    栾念的唇贴着她额头:“我信你,尚之桃女士。”

    “我有点困了。”尚之桃拉他躺下:“你还发烧吗?你好点了吗?”

    “明天我们可以多睡一会儿嘛?”

    “明天我们做什么?”

    “我不回去了哦,我要在这里过年…”

    “睡吧。”栾念关了灯,手搭过去却扑了个空,床垫动了动,紧接着一个滚烫的不着寸缕的身体贴近他怀中。栾念滞了一口气,尚之桃身体热,手却凉,冰凉的手一路向下,栾念的身体缩了缩,握住她手:“会传染你。”

    “一起感冒多好。如果你还有力气的话。”尚之桃的唇贴在他耳边:“又不用你动。”

    学他的语气,简直一模一样,破坏了旖旎的气氛。

    但她很快严肃起来,又去探索。

    她觉得今天必须做这件事,跟他一起把自己剩的最后那点力气用完。栾念被她激起斗志,猛的翻过身杀了进去。甚至不许尚之桃发出完整的声音,因为他的唇舌将她堵的死死的。

    在她终于得以喘息的时候,听到栾念在她耳边说:“尚之桃,我爱你。”

    他的气息并不稳,声音又哑,尚之桃闭上眼睛觉得他把她带到一个奇幻之境,耳边是他的喃喃情话,他一辈子都没讲过这么多好听的话,他的唇和手到哪里就夸她哪里,间或说我爱你。

    在尚之桃觉得他温柔的快不像他的时候,他又变回了他自己,将尚之桃从那片幻想里拖出来,不许她胡思乱想,只让她感受他。

    强烈,爆炸,颤抖。

    额头相抵,她仰头饮他的暴汗,又被他推回枕间,不许她动,就让她生生受着。

    终于力竭。

    尚之桃睡了一个好觉,手脚整晚缠着他,无论他什么姿势,她都要挤进他身旁,睡梦中还要他抱着她,倘若他抽手,她就会不满。

    他们从没这样过,睡在一张床上,几乎没有缝隙。

    栾念第二天睁眼的时候突然得出一个奇怪的结论,那就是做/爱治感冒,因为他完完全全好了。头脑清醒,身体轻快。怀里的尚之桃像一个小火炉炙烤着他,烤的他身体发烫。

    他想做点什么,却听到卢克挠门的声音:它快要憋坏了。

    栾念胡乱穿上衣服开门,卢克生气的冲他汪了两声,转身跑了。栾念拿狗绳追上它,以最快速度带它出去开了泡尿。尿过尿的卢克顿时不急躁,昂首挺胸走在小区里,像一只斗赢了的猎犬。

    梁医生打电话来,栾念接起,问她:“怎么了?”

    “你几点回来跟我们一起置办年货?”她问他。

    “我待会儿要去公司拿东西,然后再回去。”栾念说:“另外,我应该会带个人回去。”

    “带人?什么人?”

    栾念没有讲话,等梁医生反应过来。过了有那么一会儿,梁医生终于说:“尚之桃?”

    “嗯。”

    栾念听到梁医生的大笑声,她甚至回头对栾爸爸说:“我怎么说的?这次儿子不会搞砸!”

    栾爸爸鼻子里哼了一声,却能听出有隐隐高兴。

    “我得给姑娘准备点礼物,第一次来咱们家。准备点什么呢?包?”

    “别。”栾念忙制止她,如果梁医生也拿出一个包送给尚之桃,她一定会觉得送包是栾家的传统,而她并不喜欢。

    “包不行啊…那给红包?待会儿我去取现金,五万?十万?”

    “不用。你怎么这么紧张?”栾念问她:“妈你好歹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

    “你闭嘴吧。我怕我不努力,单靠你自己,那你还不得把我儿媳妇气跑。我对人家姑娘好点,回头人家想踹了你,想想未来婆婆也能心软…”梁医生唠叨着挂断电话。

    栾念看了眼卢克,扬起眉:“也带你一起回去吧,把你留下家里也怪可怜的。”

    尚之桃没有拒绝跟栾念回家,但她觉得她不能空手去,可她没有任何礼物。

    偷偷问bsp;“没那么多讲究啊,买点点心拎去就行,有礼有面儿,来日方长。”

    “好。那我一会儿陪他去公司拿东西,你要下来找我吗?”

    “我操!你来了?当然!”;尚之桃离开凌美有一些年头了。

    栾念的车停在地下车库,他上去拿东西,她上到地面。那家咖啡馆还开着,马上就要过年了,里面有一点萧条。

    尚之桃推门走进去,看到当年的服务生们已经不在了,换上了更新更年轻的面孔,但咖啡依然醇香。

    她看着外面行人脚步匆匆,想起自己在这里度过的那六年。

    她很庆幸,那六年的每一天她都没有虚度。而今想起,都是沉甸甸的回忆。

    她有一点感慨,以至于i看到她的时候第一句就是:“怎么样?故地重游,是不是感慨万千?”

    “是!”尚之桃将咖啡推给她:“你最爱的。”

    两个人都不讲话,尚之桃学i,松弛的靠在沙发上,两个人齐齐看着外面那棵枯树。

    一岁一枯荣。

    年轮也增了十圈。

    栾念给她打电话:“你上来帮我找东西,我找不到。”

    “不方便吧?”

    “有什么不方便?快点。”不给她讨价还价的机会,挂断电话。

    “勇敢点尚之桃,怕什么?不是还有我吗?如果有人敢说三道四,我揍她一顿就完事了!走!”i站起身,拉起尚之桃:“昂首挺胸,带点自豪感:对!老娘就是睡了你们梦寐以求的ke!一睡好几年!”i一边说一边大踏步往前走,尚之桃跟在她身后,忍不住笑了。

    所有人都会变,但i不会。她从前什么样现在就是什么样。活的自在通透。

    可当她填了拜访信息真的走进凌美的时候,腿还是软了那么一下。

    电梯门打开,她一眼看到熟悉的办公区,往昔岁月扑面而来。仿佛看到当年的自己抱着电脑大步流星去会议室,永远匆忙。那一场又一场会议,一个又一个加班的夜晚,一次又一次挫败,都变成了勋章盖在她身上。

    有同事认出了她,惊喜的唤她:“flora!”

    尚之桃也叫同事的名字,与对方拥抱。也有人听到这个名字站起身来,看到当年那个认真勇敢的女孩。凌美有很多故事关于她。她走后,同事们聊起她都会说:“那姑娘真棒。”

    大家都很激动,围着她与她叙旧,问她现在在哪里,做什么,怎么突然来公司。

    栾念站在办公室门口看了一会儿,终于开口叫她:“尚之桃。”

    大家都诧异的回头看着栾念。

    “来不及了,帮我找一下。”

    栾念对大家笑笑:“今天早点下班,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又对尚之桃说:“快点,待会儿还要去超市。”

    尚之桃的脸腾的红了。

    “去啊。”i推了她一把,怕什么!就是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你们在一起!

    栾念的目光迎着尚之桃,并没有收敛的意思。公司里盛传他喜欢男性,他的那个圈子的男性各个英俊。也有人盛传他女友不断,每个月不重样。但没有任何一个人见过他的女朋友。他从不害怕流言,但他今天突然很想把尚之桃介绍给他们,以他女朋友的身份。

    尚之桃站在他办公室门口,一如当年一样。他办公室还是那样冷冷清清,背后那扇落地窗依旧干净。

    “要找什么?”

    “找到了。”

    栾念有一抹坏笑:“你坐那等我一下,我发一封邮件。”

    “哦。”

    尚之桃坐进他的沙发里,沙发发出一声涩响,像以往无数个暧昧的瞬间。

    栾念的耳朵连着脖颈微微红了,却仍旧面无表情处理邮件。

    在他们离开的时候,尚之桃突然问他:“tracy在吗?”

    “应该在开会。”

    “我可以去见她吗?”

    “去。”

    尚之桃跑到tracy办公室门口,长长呼吸,终于伸手敲门。

    “进。”tracy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

    她轻轻推开门,看到tracy还在打电话。抬头看了一眼低下头,又迅速抬起头,突然就笑了:“我这里来了客人,回头再说这件事。”

    她挂断电话起身拥抱她,尚之桃也回抱她。

    “你这些年去哪儿了?”

    “我回到冰城,我过得很好。”尚之桃指指栾念办公室,神情歉意。

    tracy阻止她:“我知道flora,不用对我感到抱歉。爱情么,谁能说得清?”

    “tracy我想对你讲几句话。”尚之桃站直身体:“我想谢谢你当年给我机会。我知道我非常平庸,如果不是遇到你,我的人生可能是另一种际遇。感谢你无论在任何时候都选择相信我,感谢你帮助我。”

    “我将永远感激。”

    感激自己遇到了那么多那么好的人。

    她无比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