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别哭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130、第 130 章

    第130章多好

    tracy看着尚之桃,有那么一点动容。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见过那么多人,招进来很多人,也开过很多人,她早已经在职场中磨练成一个永不失败的女将军。但这一刻,她的内心无比柔软。

    “flora,我也想让你知道,你是我招过的所有人中最优秀的。与你一起共事的每一天都很愉快。永远不要觉得自己平庸,你知道吗?我阅人无数,我看上的人,没有真正平庸的人。”

    尚之桃眼睛有一点红了。tracy对她多好呢,那时她困惑惶恐,觉得自己差劲极了。每当她在办公室里遇到tracy,她都会对尚之桃说:“flora,听说你最近做的项目很不错,加油。”她永远鼓励她,当她遇到困难,她第一个站出来挺她。

    tracy对尚之桃好,好到起初栾念以为她们是亲戚。

    哪里就是亲戚了?无非就是一个善良的人愿意给一个平庸的女孩机会。

    tracy教会她很多很多。

    “如果有机会一起出来吃个饭,以朋友的身份。”tracy邀请她。

    “好啊。下次我再来北京,一定第一时间打给您,我请您吃饭。”

    “好。就这么说定了。”

    栾念敲她们门:“以后不见面了是吧?”意思是你们怎么没完没了?

    tracy指指栾念问尚之桃:“就他这脾气你能忍?”

    “有时也忍不了。”

    栾念哼了声拉过尚之桃手走出tracy办公室,看到同事们看着他们,他停住脚步,看向大家,板着脸说:“我不是gay,这么多年也只交了这么一个女朋友。”转身走了,然后又想起什么似的转身:“还有,我身体还行。”

    有一天在茶水间听到女同事小声说:“ke这么帅的人,可惜岁数大了一点。都说男人岁数大了就不大行。”另一个提出反对意见:“我睡过一个,也分人。”

    尚之桃听到栾念说了这么一句,脸腾的红了,他却像没事儿人似的拉她走进电梯,身后i吹了个口哨,喊了声:“尚之桃,加油。”

    大家笑出声来,都站起身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彼此道一句:“新年快乐。”就算是这一年职场生涯的结束。

    “看到老同事开心吗?”栾念问她。

    “挺开心的。”

    “开心到脸红?”栾念瞄她一眼。

    尚之桃拉住他的手:“我有一点百感交集。”

    “为什么?”

    “我想起在凌美工作的这几年,真的是很精彩的几年。很多当时想不通的事如今都释怀了,这种感觉真的很好。”还有,尚之桃握住栾念的手:“你让我上楼,就代表你带头违反公司规定,有办公室恋情。大家也会议论,觉得当年我升职快是因为你关照我。又或者大家会觉得你玩弄我的感情。总之坏的舆论会更多。”

    栾念打开车门安抚等待很久的卢克,一边揉它耳朵一边问她:“所以?”

    “所以对你影响不好。”

    栾念拍拍卢克脑袋:“管好自己。”说的是觉得别人多管闲事。他很少关心别人八卦,要关心的时候也是出于某些特定需要。

    尚之桃拉着栾念去给梁医生栾爸爸买礼物,他们什么都不缺,最后就真的听了i说的,来日方长。”

    栾念讨厌吃这些点心,端着臭脸站在一边。过年前一天,百年老号店里人特别多,买熟食的队伍排到门口,另一队就是买点心的。他们两个排队,总有人撞到尚之桃。栾念渐渐就有点不高兴。那么高的一个人杵在那,穿衣精致又绷着脸,有一点像老派的英伦绅士。尚之桃回头看他好几眼,他生硬一句:“看什么?”

    “我觉得你特别好看。”

    栾念象征性扬嘴角,代表他笑了。好不容易到他们了,尚之桃可真舍得,满满两盒点心。够两个老人吃到明年了。

    栾念拎着两盒点心上了车,给梁医生打电话:“我们现在过去,十五分钟之后下楼。”

    “妥嘞!”梁医生听起来很雀跃,尚之桃捂着嘴笑了。

    她不知听到过多少次梁医生跟栾念的电话,熟悉梁医生讲话的口吻,是一个很好很温柔的人。

    “flora,尚之桃,桃桃。”梁医生连叫了她三个称呼:“待会儿见哦!”

    尚之桃忙坐直身体:“好的,梁医生。”

    她养成习惯了,坐直了讲话代表对人的尊重。栾念也看习惯了。

    从前他看她的坐姿和站姿,总觉得不像个现代人。可也就是这样的姿态,让她生生显出与别人的不同来。

    栾念起动车,尚之桃打开手机看到i发消息给她:“桃桃你知道你走后大家说什么吗?我这颗八卦的心真是抑制不住,必须现在跟你说一声。”

    “说什么?”

    “他们说:突然明白为什么那么ke要勒死那孙子了。”

    …

    尚之桃想起那一幕,他眼睛通红,像要食人的恶魔。放下手机看着栾念,目光无比温柔。

    “看什么?”

    “我想问你,那年你为什么要打dony?因为他欺负女员工破坏公司秩序?因为他是总部安排的人?”

    “因为他欺负的人是你。”

    他有不当行为,栾念可以诉诸法律。但尚之桃身体撞到墙上的声音令栾念无法自控。他对尚之桃说:“我甚至想弄死他。”

    “如果什么都不做,我永远不会原谅自己。”

    这就是栾念啊。他的温柔都藏在他的躯壳里,藏在他体内最深处。他用他的方式保护她,而她,差点错失了他。

    她微笑着看向车窗外。这一年的北京已经不同于十年前的北京。十年之间,这座城市也悄然发生很大变化。比如她曾租住的北五环,在十年前,在附近五公里远的地方,还有残留的玉米地。后来,城市化进程加快,一栋又一栋楼被盖起,城市里有越来越多的人。有人在这里工作、恋爱、结婚、生子,把根扎在这里;也有人,在某一个凌晨或在某一个傍晚,总之就是很平常的一天,悄然离开这里。

    “今年过年好像比每年热闹。”尚之桃说。前几年她过年离开的时候,城市快要变成空城。有一年她因为赶项目大年初三就回来,那天的公交车空空荡荡。

    “从前我不知道,至少比去年热闹。”栾念说。

    “梁医生为什么回国?”

    “有一个医学研究项目请她回来,她觉得有意义就回来了。公益项目。”

    “哇。”

    两个人说着话就到了老小区门口。

    尚之桃看到有两个老人站在那里,女性知性优雅,男性体面英俊。原来栾念继承了爸妈的好皮囊。他停下车,尚之桃车门刚一推开梁医生就迎了上来:“flora。”是在逗她呢,那时梁医生在电话里问她名字,她说她叫flora。

    尚之桃被她叫的脸红,忙说:“梁医生,您叫我桃桃就好。”

    “梁医生是你叫的么?”栾念站在一边拆她的台,指指栾明睿:“你管我爸叫什么?”

    …“叔叔。”

    “我管我爸叫老栾。你怎么不学?”栾念又拆她台,她就喜欢看尚之桃急头白脸不识逗的样子。

    梁医生一巴掌拍他后背上:“有病吧?”

    口吻跟栾念一模一样。

    尚之桃一下没憋住,噗嗤笑了出来。她红扑扑一张脸,笑起来脸上光彩很盛,一双眼清澈又温柔。儿子眼光真好。

    梁医生在心里夸栾念,对尚之桃喜欢的不得了。就对栾念说:“来,给我和桃桃拍一张合影。”

    “干什么?”

    “快拍。拍完发到家人群里。”

    “……”栾念满脸不愿意,却还是拿出手机拍了一张,梁医生看了看,顺手就丢进群里。一边发一边说:“我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我这光棍儿儿子也知道带姑娘回家了。”

    尚之桃一听又笑了。

    栾念眼风扫过她,对梁医生横:“再不去就晚了!”

    四个人去了超市采购很多东西。

    梁医生拉着尚之桃手走在后面,让栾念和栾爸爸推着车走在前面。梁医生教尚之桃她的保养守则,那就是不干重活。

    “东西么,让男人拎就行。你别伸手。”

    尚之桃点头,栾念本来也不让她干活。就连饭都是他做的。

    尚之桃特别喜欢梁医生。

    梁医生有一点神经大条,又很温柔。她关心病人关心环境,对小事统统不上心。而栾爸爸则很少讲话。但他讲一句是一句,没有废话。

    栾念的性格好像有一点像爸爸。

    尚之桃想,或许就是有梁医生这样的妈妈,所以栾念的心底才会有那样不经意的温柔。

    几个人回到家里,梁医生拉着尚之桃进了卧室。里面摆着几个包,对尚之桃说:“不是送你的,别紧张。我也不喜欢。”她从首饰盒的最底端拿出一个玉镯,对尚之桃说:“传家宝。”

    “栾念有跟你说过吗?从前栾家在当地也算名门,但老物件儿几乎不剩了。长辈们都喜欢镯子,这个是好不容易留下的。传了五辈了。”

    “那我不能要。万一…”

    “别胡说。”梁医生不许她说万一:“都走到这一步了还万一什么?你们好好过日子,我把儿子交给你了。栾念从小脾气不好,你不用忍他。他凶你你就凶回去;他对人苛刻,你多担待,他没有坏心;他那张脸看着不安分,但我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他其实安分着呢。”

    梁医生有点感动,抹了抹眼角。

    “如果你受了委屈,你大可以放心告诉我。我帮你收拾他。但我只希望你别轻易离开他。因为他真的很爱你。”

    “桃桃,他快四十岁了,第一次带姑娘回家。”

    尚之桃听梁医生说到这里,只能红着眼点头:“好,我不离开他。”

    下一天就是年三十儿了。

    又一年过去了。

    这是尚之桃跟栾念在一起过的第一个年,有栾念在身边的年令她踏实,她终于不用看着烟火想念他了。

    尚之桃给大翟老尚打过电话,就回到客厅跟他们聊天。梁医生正在喂卢克吃肉,一边喂一边说:“小东西,还挺能吃。”

    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候梁医生拿出一个大红包塞到尚之桃手里,尚之桃道了三声谢。被栾念拦下了:“怎么谢个没完?”

    尚之桃走到窗前想看看外面有没有烟火,有的,在很远的地方。她头贴在窗户上看,栾念站在她身后,将她揽在怀里,在她耳边说:“尚之桃,新年快乐。”

    “祝我们一切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