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别哭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140、第 140章 番外六:梁成敏

    梁成敏这一晕倒把栾明睿吓的魂飞魄散,抱着她就往医院跑。梁成敏经历短暂眩晕后在栾明睿怀里睁开了眼,觉得不舒服又闭上了。到了医院,急诊医生一看是梁成敏,就说:“梁医生这是怎么了呀?”医生护士一听梁医生晕倒了,刚巧病人不多,就围了过来看着她。急诊科医生有经验,看一眼就知道梁成敏疲劳过度加低血糖,于是就批评栾明睿:“怎么照顾你老婆的呀?让人家吃不好睡不好还要晕倒。要你这个老公做什么?换个会疼人的多好!”

    栾明睿站在那听着,也不讲话。什么离婚不离婚,尊严不尊严,都要心疼死了。

    等梁成敏眩晕过了睁开眼,看到栾明睿坐在她旁边,心里的委屈又涌了上来,嘴一瘪,眼泪噼里啪啦的掉。

    栾明睿握住她手,小声说:“别哭了。我跟你道歉。”

    “你道什么歉,你哪里有错!不是执意要离婚吗?你等我爸把资料拿回来我就去跟你办手续!”

    “离婚是你提的。”栾明睿提醒她。

    “我说离婚你就离?我那时说不嫁给你你怎么不听?”梁成敏委屈死了:“我就是要跟你离婚!”她要被栾明睿气死了,这一晕倒真的就打定了主意要跟他离婚。现在道歉?晚了!

    梁成敏挂完葡萄糖往家走,栾明睿跟在她身后。

    “你别跟着我啊!我跟你不熟!”

    栾明睿也不讲话,就是跟着。回到梁成敏家,她把他堵在门口:“不许你进门!”

    栾明睿看她一眼,扯脖子喊了声:“妈!”梁母从屋里出来,看到他们俩在门口闹,就说:“要闹进来闹!把门关上。”多大人了,要是这俩倔人真想离婚早离了,还用得着闹这么一出又一出吗?

    跟小孩过家家一样!

    梁母是过来人,也算见过这个小城的风浪,又教了那么多年书,什么事都看的透彻。看了他们一眼,说:“我去打油。”走了。

    屋里就剩他们俩,栾明睿去抓她手,她躲开他,把手藏在身后:“你别碰我!”

    “我碰我老婆不行?”

    “谁是你老婆?要离婚了!”

    “我不离!”

    “晚了!我必须离!”梁成敏红着眼:“你以后去吃你的饭,我以后喝我的酒,咱们互不相干!”把他讲的混蛋话原封不动还给他。

    栾明睿被她气笑了。

    从来都是他气别人的份儿,直到遇到梁成敏这个硬茬儿。梁成敏多硬呢?栾明睿觉得他一辈子只碰到这一个,脖子立的挺直,打死不弯一下的。比他还硬,比他还无情。

    接下来该做什么他不会了。

    就那么看着梁成敏,过了半天对她说:“等你消气了我再来。如果那时你还要离婚,我顺你的意。”抬腿走了。

    谁没有一身傲骨啊!栾明睿想。第二天就收拾东西去外地了。

    栾明睿快三十的年纪结婚,他不知道有时候女人就是要哄着的,放下身段来好好哄着。他心里就是觉得梁成敏不该跟学医的男同学出去喝酒,也是因为之前梁成敏说家里要她嫁给医生、老师、工人,还因为栾明成讲过的梁成敏读书时跟一个医生好过。从前觉得梁成敏不可能跟别人好过,她自己什么都不懂。可那医生搀着醉酒的她,他又觉得或许他们真好过。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这么介意,大概是因为他跟梁成敏之间,一直是他主动。而她看起来不情不愿的。她好像对他们的婚姻没有多少热情,大概是因为到了结婚的年纪,家里逼的紧,又碰上他这么一个死缠烂打的,于是就嫁了。

    他的生意其实很辛苦,做海货生意能轻松到哪去呢?必要的时候自己下手搬东西也常有的事,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总有伤痕。但他从前去外地会给梁成敏写信或者拍电报,心里每天都想着她,这次真是什么都不用了,没有信,没有电报,两个人就这么冷了下来。

    栾明睿心里难受,又不知道该怎么说,说了怕梁成敏嘲笑他。这半个月过的像地狱一样,总觉得快活不下去了。

    他不知道他走这半个月梁成敏怎么过的,他觉得她应该挺自在的。

    等他回来的时候,小城里的树都抽新芽了。

    这一年的春天多美啊。他想先去找梁成敏,到她医院去,发现她那天休息。去她家里,在门口转了半天,就是迈不开腿进去。

    于是回父母家吃饭。

    父母问他:“晚上叫敏敏一起回来吃吧?你不在的时候,敏敏总是来照顾我们。”

    “照顾你们什么了?”

    “那可多了,你自己问她。”

    栾明睿吃过饭回家,行李放在门口,推开门,看到院子里有一个人在晒被子,垫着脚伸长手整理被子,两条粗辫子,不是梁成敏是谁?梁成敏听到院门响回头看着他。他怎么瘦了这么多?他没好好吃饭吗?

    他走进去,关上门。

    问她:“今天不上班?”

    “不上。”

    “那你听我说句话。”

    “说吧。”梁成敏要想死他了。她从前不知道爱一个人是这样的,闹了这一场心神俱裂。她执意要离婚,他悄无声息走了她又想他。有时想知道他过的好不好,就去婆婆家里。婆婆会把他的信拿出来给她看。

    他们就是认识日子太短就结婚了。

    两个人都对对方都不那么了解,也不知道自己在对方心里究竟是什么份量,总觉得对方跟自己结婚是出于将就。他们都不知道,他们俩谁是将就的人?如果真能将就,还要等这么大年纪结婚吗?

    “我出去这半个月挺想你的。”

    “想我你不给我写信?不给我拍电报?”梁成敏问他:“你是这么想人的?”哪怕一个字呢,让她知道他好好的,在哪儿,想他的时候知道该往哪看!

    “是不是你说要离婚?”

    “对,我现在还是要离婚呢!”梁成敏打小就是死鸭子嘴硬,一颗心滚烫滚烫的,但嘴上就是不服输。在医院上班,明明为病人着急,说出的话都是在教育病人。

    “那咱们现在就去。”

    “去什么去!几点了!关门了!”梁成敏瞪着他,他怎么就是不知道自己错哪儿了!她转身进门拿出一封信给他:“你现在念。”

    栾明睿打开信,看到梁成敏的笔迹,她替他写了一封检讨书,大意是我不应该污蔑梁成敏,梁成敏有跟异性吃饭的自由(不单独),我应该信任梁成敏。

    这个括号挺逗的。

    他将信纸还给她:“我不念。”

    “第二页你还没看呢。”

    “我不看了,我不想看。”栾明睿真是宁死不弯:“如果要我念了这封信你才不离婚,那我们直接去办手续。我不会念。”

    梁成敏终于了解了栾明睿是什么样的人,从前关于他的传言都是真的。他就是这样生硬冰冷。哪怕第二页她写的是她自己的检讨书。她不该跟异性一起喝多并由异性单独送她回宿舍,不该轻易就说离婚。还有她很想他。

    “那我念。”梁成敏翻到第二页:“我念完明天一早咱们就去办手续。”

    她念她那页,刚念个开头,栾明睿就上前一把抱住她,梁成敏踢他咬他,她快委屈死了,别人说她是坚强的铁娘子,可她都被栾明睿气哭几次了!

    “我必须跟你离婚,你没机会了。我不愿意跟你这种臭脾气过日子,我不要为了跟你过日子委曲求全一辈子!”梁成敏在他怀里挣扎,栾明睿抱着她就是不松手,他一直念着对不起,对不起。

    “你别念了梁成敏。”栾明睿死死抱着她:“我心疼。”

    他们都是这样宁折不弯的人,可婚姻里有很多事根本不用讲那么清楚,也不是一定要谁低头。他眼红了她落泪了都是那句说不出口的对不起,没有谁一开始就什么都懂。

    栾明睿后悔死了,他为她抹泪:“梁成敏,你以后可以做任何你喜欢的事,我不会管你。我只会自我约束。”

    “我不是要你不管我,我要你相信我。”

    “我相信你。”

    “你骗人!你相信我就不会这样了!”梁成敏哭的抽泣,栾明睿捧着她的脸,低下头吻她。

    “不许你亲我。”梁成敏尽管这样讲话,手却攥着他衣襟,微微闭上眼。

    “梁成敏。”栾明睿贴着她的唇说:“我走这些天,每天都很想你。我希望你跟我一样,不是因为将就结的婚。”

    梁成敏听到这句睁开眼:“我要是能将就,我早都嫁人了。”

    “你好好讲话。”

    “反正我不是将就。”言诺中文更新最快“那你为什么跟我结婚?”栾明睿捧着她的脸:“为什么?我跟你结婚是因为我心里有你,别人都不行。如果不是你,我就打一辈子光棍。你呢?”

    梁成敏唇贴着他:“因为我爱你。现在你可以亲我了。”

    分开的时候特别想他,心里难受的跟什么似的。她回家,妈妈就问:明睿来信了吗?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上班的时候还好,毕竟有事情做。下班回到家只有一个人。

    那时栾明睿坚决不同意婚后跟他父母住在一起,快要结婚的时候他搬到老房子里。梁成敏回到老房子里觉得空荡荡的,回到娘家又觉得屋子里没有梁明睿的痕迹,于是又回到他们的小家。

    他不给她写信,她不好跟婆家问他究竟在哪里,就只能生生想着,想的她心都疼了。

    那天他们两个都很急,刚结婚不久的小夫妻,吵了这么大一架,又分开那么多日子,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想。栾明睿把她抱进房间,脚踢上门,动手扯她的衣服。

    梁成敏就像一滩水,任他胡乱掬起又放下,总之都由着他。

    特别特别激动的时候,梁成敏甚至有种错觉,觉得她体内有一颗种子在发芽。

    那天之后,这对小夫妻的好才是真的好。梁成敏就像栾明睿的小尾巴,下班后就跟在他身后,她去哪儿他去哪儿。栾明睿特别愿意带着她走街串巷,碰到熟人就说:“我爱人,梁成敏。”

    再过十几天,梁成敏起床的时候呕了一声。

    正在穿鞋的栾明睿回头看她一眼:“你怎么了?”

    “如果我怀孕了,我们的孩子叫什么呢?”梁成敏自己就是医生,她几天前就觉得自己怀孕了,但她懒得查。

    “?”栾明睿心里激动那么一下,但他觉得不会那么快。不过也认真想了想:“栾念吧。”

    “为什么?”

    “好听。”

    梁成敏真的怀孕了。她自己掐指算日子,就是他们和好的那一天,那一天她有感觉,觉得一切特别丰沛。

    她整个孕期都伴随着呕吐,这也不常见,大多数人吐到三个月以后症状会消失或缓解。但她不行,过了三个月,还是吐。吃了东西就会吐。

    梁成敏被这个孩子折磨的没有了人样儿。

    别人怀孕慢慢会胖一点,她呢,除了肚子变大,细胳膊细腿儿的。

    栾明睿要心疼死了。他对这个孩子十分不满意。有时忍不住点着梁成敏肚子说:“等你出来的,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怎么就不知道心疼人?你妈妈怀你多辛苦,你别折腾了行不行?”

    好巧不巧,孩子在肚子里动了一下,像抗议。

    梁成敏就对他说:“我有预感,这个孩子可能脾气不会太好。”

    “为什么?”

    “有时你凶他,他会不乐意。”

    “他懂什么?”

    栾明睿心疼她,问她想吃什么,她说:“虾。”

    栾明睿就挽起袖子为她做虾。他怕她吃腻,变着花样为她做虾。栾家人,从上到下都矫情,栾明睿也一样。他做饭,色香味差哪一样都不行,像在雕刻艺术品。

    他做虾,先挑虾线,蒸半熟再油爆。油爆大虾颜色真好看,还要再做一个炒青菜,再来一杯牛奶。

    南方有桂花,栾明睿妈妈想办法存了。如果家里能搞到牛奶,那孩子们就能喝到好喝的桂花牛奶。

    栾明睿给梁成敏做桂花牛奶,梁成敏特别爱喝。

    梁成敏怀孕那年,栾明睿不出去了,他得照顾她。先起床做早饭,她吃了送她上班,他转身去货场,到十点钟赶回家做午饭。荤素搭配,营养均衡,用陶瓷食盒带到医院去,陪她吃完,跟她聊几句,然后再往回走。去各种部门办文件,去货场看发货,交代栾明成该怎么做。然后去医院接梁成敏下班。

    一天都没落下。

    医院的人看他们两个天天长在一起一样就会打趣:“啧啧,甜蜜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