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鱼卷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7章 第 7 章

    长立中学对面商铺林立,各种平价餐馆小吃店鳞次栉比,也有高消费的私房菜馆和西餐厅。

    后者是像陈屿舟和程里这种公子哥经常光顾的地方。

    私房菜馆的包厢里围坐了五六个人,除去陈屿舟和程里,还有其他班的几个人。

    吃饱喝足,有人开始想着消遣:“一会儿去哪。”

    “市中心新开了家酒吧,去看看?”

    “成啊,走走走。”

    他们这群富家少爷恣意惯了,翘晚自习也是常有的事,老师们睁只眼闭只眼也懒得管,更何况他们不在教室,反而给其他同学提供更好的学习环境。

    程里见陈屿舟没有要动的意思,问他:“舟舟,走不走?”

    “你们去,我不去。”

    包厢门被敲响,服务员走进来,递给陈屿舟一个盒子:“您要的甜品已经打包好了。”

    陈屿舟接过来:“谢谢。”

    “哟,陈少又给桑青梅带东西回家啊。”

    桑青梅说的是桑吟。

    他们这群人都知道陈屿舟和桑吟关系好,青梅竹马,起哄的时候就爱这么叫。

    其实要真说起来,程里也是和他们俩一起玩到大的,但其他人都觉得桑吟和陈屿舟要更亲近一点。

    陈屿舟:“不是她。”

    其他人一听,来劲了:“不是桑青梅那是谁?还有谁能指使我们陈少代买东西。”

    陈屿舟没多说,说了句走了,拿着甜品离开包厢,吊足了其他人的胃口。

    留在包厢的程里成了众人答疑解惑的对象。

    “什么情况?那屿哥那甜品给谁买的?他又不爱吃甜的,总不能是回去孝敬老妈的吧?”

    程里笑的一脸高深莫测:“他啊,买甜品热脸贴冷屁股去了。”

    众人:“?”

    怎么更懵了。

    程里看了眼又喝起汤来的张正,抓起桌上的餐巾纸盒丢过去:“猪,就知道吃,等这叫爸爸吧你。”

    张正被砸的一脸懵:“?”

    啥玩爸爸?

    -

    明芙从高二教研组出来,轻轻叹了一口气。

    她是去找吴鹏旭说换座位的事情,但是提议被否决了。

    明芙本就不是个强硬的性子,来找吴鹏旭说这件事都用了好长时间做心理建设,现在想法被拒绝,过后还听吴鹏旭叭叭了半天和陈屿舟同桌的多个好处,她觉得有些无奈。

    不过也好,给了她一个可以安心坐在陈屿舟旁边的理由。

    正往教室那边走着,一道人影出现在旁边,紧接着脸颊贴上什么冰冰凉凉的东西。

    明芙偏头,看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小蛋糕盒。

    陈屿舟的脸随之出现在蛋糕盒后面,他拎着蛋糕盒贴在明芙脸上,“想什么那么入迷,叫你都没听见。”

    明芙往后躲了一下:“没……”

    陈屿舟侧了下头:“走吧,去教室。”

    明芙走在他旁边,两人并排着往前。

    明芙的身高在女生里算是高的,但和陈屿舟站在一起也才只到他下巴那里,两人身高差了一截,走在一起的速度竟然出奇的一致,迈得步子大小也差不多。

    明芙觉得有些新奇。

    她低头研究着两人的脚步,没注意看前面的路。

    又往前迈了一步,额头撞上一片温热,明芙愣了一下,抬头。

    陈屿舟手垫在门框上,垂眸看着她:“你真是一点路都不看啊。”

    明芙脸蓦地有些红,她声如蚊呐:“对不起……”

    陈屿舟不动声色的摩挲了下被她撞到的指尖,朝教室里抬了抬下巴:“进去吧。”

    他把蛋糕递给她:“拿进去。”

    明芙以为他是要自己帮他拿进去,乖乖接过来抱着:“你不进、去吗?”

    小姑娘眼眸黑亮亮的,声音又轻又缓,像是羽毛撩拨在心间,带起一片痒。

    陈屿舟紧了下后槽牙:“进,我去抽根烟。”

    明芙进去,把蛋糕放到陈屿舟的桌子上,坐到旁边,想了想,还是把桌子往另一边拽过去了一点。

    一条小小的缝隙出现在两张桌子中间。

    高跟鞋落地发出哒哒的声响,英语老师的身影比上课铃声快一步出现在教室。

    原本热闹吵嚷的教室瞬间变得安静。

    明芙拿出理综卷子,看了眼时间,开始计时答卷。

    写了两道选择题,眼睛不由自主的落到那条缝隙上。

    这样做,会不会不太好?

    把两张桌子重新合并,烟草味涌入鼻腔。

    陈屿舟回来了。

    他一进门就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蛋糕,没说什么,把蛋糕小心地放进书桌,偏头看向身边的女生。

    他原本只想过来把蛋糕给她,没想坐教室里老老实实的上晚自习。

    但现在,感觉好像还不赖。

    明芙正计算着数字,一片阴影晃过,陈屿舟在她卷子的某一处点了点:“这题算错了。”

    男生的手很好看,指骨分明,指甲修剪的干净整洁,手背的筋骨随着手指的动作微微凸出。

    明芙扫了一眼匆匆收回视线,在草稿纸上重新演算了一遍。

    真的算错了。

    她把答案改过来,在草稿纸上写上两个字,然后把纸推到旁边。

    陈屿舟看着纸上的“谢谢”二字,有些意外。

    都说字如其人,可这大气遒劲的字迹和身边小姑娘乖乖巧巧的模样却截然不同。

    他拿起笔在上面写:打个赌?

    相比之下,陈屿舟的字迹就十分符合他这个人的性格,瘦金体,笔走龙蛇,自成一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