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鱼卷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3章 第33章

    因着陈屿舟那句话, 明芙再次上了他的车。

    一回生二回熟,算上这次,短短两天坐了三次他的车,她竟然有点习惯了。

    路程到一半的时候, 陈屿舟的手机响了。

    车载屏幕上显示出程里的名字, 他直接接通了电话, 也没避着明芙。

    “一个小时前你就让我把狗给你送过来,我都在你家楼下等半天了你人呢?除了医院有紧急病人招你回去不然我不接受任何你狡辩的借口。”

    程里暴躁的声音透过音响传遍车厢,期间还掺杂着几声粗重的喘气声,电话那端安静两秒, 程里再开口的时候声音高了八个度:“我操!lotus你哈喇子滴到我衣服上了!把嘴给我闭上!”

    两声呜咽声传出,听上去委屈巴巴的。

    lotus是陈屿舟前两年养的一只蓝湾牧羊犬,他这两天才回国, 有一堆事儿要忙, 正好程里对lotus一直感兴趣, 他就把狗放到程里那养了两天。

    今天才让他给送回来。

    陈屿舟单手把着方向盘, 另只手搭在车门上,淡着嗓音说:“你要敢虐待它, 你就死了。”

    程里:“行行行,我真服了,你是少爷你的狗也是少爷行了吧。”

    陈屿舟:“知道就行, 快到了,挂了。”

    电话挂断, 车里又恢复了安静。

    经过刚刚的热闹, 现在气氛沉默下来, 突然变得有些不自在。

    明芙拨弄了下颊边的头发, 有心缓解一下气氛, 主动挑起话题:“你养了狗啊。”

    说完她就开始后悔。

    这问的是什么废话。

    一听就是在没话找话。

    果不其然,下一秒,男人轻嗤了声,似是也觉得她这问题问得多余。

    明芙蜷起手指,只觉得气氛更尴尬了。

    “蓝湾牧羊犬。”

    男人落下一道声音,在告诉她狗的品种。

    明芙有段时间也想养狗,去网上搜狗狗品种的时候,一眼就相中了蓝湾牧羊犬,外形高大帅气性格却温顺害羞,但是在知道它的价格后明芙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三十多万美金把她卖了都买不起,更何况这个品种的狗还没有在国内流通,根本没有渠道购买。

    后来也因为她工作忙没时间,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明芙由衷感叹了句:“真有钱。”

    话音落下她又开始后悔。

    这话怎么接得那么像仇富呢。

    算了,闭嘴吧,她果然还是不适合缓解气氛。

    余光瞥到身边的女人垂下头,像是感受到了她的窘迫,陈屿舟抬手抵在唇边,极淡的笑了下。

    车子驶入通天苑,停到了明芙住的那栋楼下对面的停车位。

    天通苑没有地下停车场,车位都是在小区里的地上划分,每个车位都有对应的车主。

    她觉着陈屿舟应该是随便找了个地方停车,怕一会车位的主人过来受影响,提醒他:“其实你把车停楼下就好,这里的车位都是有分配好的,万一让车主看到不太好。”

    陈屿舟解了安全带:“不会。”

    明芙不解的看过去:“嗯?”

    “因为我就是那个车主。”

    明芙手一顿:“?”

    什么意思?

    陈屿舟打开车门,见明芙还呆坐在车上,挑了下眉:“你是看上我的车了?”

    “没啊......”

    明芙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

    “我看你这要在我车里坐到天荒地老的架势,还以为你看上我的车了呢。”

    潜台词就是——

    那你还不赶紧下车。

    明芙回神,脸蛋腾一下热起来,匆匆解开安全带下车。

    两道车门关上的声音一前一后的响起。

    刚绕到车头,一抹黑色的身影飞快的朝他们这里跑了过来。

    明芙还没看清是什么,就被一股大力冲的往后退去。

    陈屿舟眼疾手快的揽住她的腰带进怀里,等她站稳才看向那道黑影,嗓音蓦地沉下去,带着浓重的压迫感:“lotus。”

    只一声,刚刚还活蹦乱跳的lotus立刻变成霜打的茄子蔫巴了下去。

    lotus无措的在陈屿舟面前绕了两圈,最后一屁股坐下,正面对着他。

    讨好的用脑袋拱了拱陈屿舟的手。

    陈屿舟无动于衷,只垂眼看着它。

    lotus是个聪明的,见陈屿舟这边行不通,立刻把脑袋转向了明芙,澄澈的蓝色眼睛巴巴的看着她,用嘴碰了碰她拎着的包。

    像是想让她帮自己说说话。

    明芙被lotus可爱到,想摸摸它,手抬到一半想起它的主人还在这里后又放下,转头看向到男人近在咫尺的侧脸,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他们两人现在的距离过于近了,而且——

    他的手还搭在她的腰上。

    明芙往旁边挪了一步,避开他的手:“那个,它也不是故意的,就,你别凶它了。”

    骤然空落的手在半空中顿了一下才垂下,陈屿舟捻了捻手指,用另只手拍了下lotus的脑袋。

    这就是算是翻篇了。

    lotus重新活蹦起来。

    “不是我说,你这少爷狗跟你一样难伺候,你——”

    一道男声由远及近,话说到一半倏然顿住。

    程里摘掉脸上的墨镜,看着明芙和陈屿舟的眼神完成了从不可置信到若有所思最后到恍然大悟三个阶段的完美转换。

    “芙妹!真的是你!”程里拔高的声音蕴着惊喜,一如既往的热情:“好久没看到你了,可想死我了。”

    陈屿舟双手环胸靠在车头,凉凉的看着程里当街表演。

    “什么也别说呢。”程里勾着墨镜张开双臂:“先抱一个,来。”

    “啊?我……”

    明芙下意识望了眼陈屿舟,男人耷拉着眼,像是根本没注意他们这边。

    她提着包的手紧了紧。

    都是老同学,再见面抱一下正常得很,她没必要这么矫情。

    这么想着,她也张开手,只不过还没有进一步动作的时候,眼前黑影一闪,lotus蓦地插进来,一个猛扑扑到程里身上,两只前爪搭在他展开的手臂上,对着他呼哧呼哧的喘气。

    好好一个美女换成了黑不溜秋喘粗气的大狗,程里很崩溃,“lotus!”

    “lotus,过来。”

    陈屿舟淡薄的命令传进lotus耳中,它立刻松开程里,转身投入自家主子的怀抱。

    程里见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陈屿舟这丫心黑的,他帮他看狗,半句感谢的话没听到,还指使着狗来扑他!

    他本来也没真的想抱明芙,就想看看陈屿舟什么反应,结果这逼也就是面上装淡定。

    程里放下手掸了掸衣服,问明芙:“芙妹你怎么跟他在一块儿啊。”

    这个“他”是谁不言而喻。

    明芙解释:“我住这里。”

    程里拿余光睨着陈屿舟,意味深长的“哦”了声:“怪不得。”

    他就说陈屿舟那娇气包怎么放着高级公寓不住跑这儿来体验平民生活。

    “……”

    明芙也不知道他这句“怪不得”是指怪不得她和陈屿舟一起回来还是什么。

    陈屿舟从车上直起身,看向程里:“你还不走?”

    “?”

    程里霎时瞪大了眼睛:“我辛辛苦苦给你管了两天狗又给你送过来,衬衫还被你的狗给玷污了,你连顿饭都不请我吃就赶我走?”

    陈屿舟单手点了两下手机:“钱转你了赶紧滚。”

    程里看了眼微信,一脸正义:“我是缺你这一顿饭钱吗?我缺的是你对我态度!正所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

    话音刚落,手机又是“叮”的一声响。

    “现在还缺态度么?”陈屿舟问他。

    程里哪能不知道陈屿舟这么轰他走是为了什么,瞄了眼屏幕,竹杠敲的差不多了,他见好就收:“不缺了,陈少阔气。”

    明芙:“……”

    不是说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的吗。

    收了兄弟好处怎么着也得回报他点什么,程里不着痕迹的补上一句:“你今儿一天没吃饭吧?脸白的跟鬼一样,用不用给你送点吃的来啊,别到时候低血糖倒家里。”

    陈屿舟不耐烦的摆摆手,意思是不用。

    “行吧,那我走了。”程里转头跟明芙挥了下手:“芙妹再见。”

    明芙颔首示意:“再见。”

    等程里开车离开,明芙指了下她住的那栋楼:“那我先上去了。”

    陈屿舟牵着lotus跟在她旁边:“走吧,一块儿。”

    明芙茫然的看着他:“你也住这栋楼吗?”

    陈屿舟表情淡淡,反问:“不然你以为我要送你上楼吗?”

    明芙:“……”

    两人一狗进了楼,电梯门开,陈屿舟抬手挡在门边,让明芙先进去。

    明芙因为他这个举动心下起了阵阵涟漪,不过很快又恢复平静。

    毕竟他对女生向来有礼,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进了电梯按下楼层,明芙礼貌性的问他:“你住几楼?要帮你按吗?”

    陈屿舟看了眼电梯键:“你不是已经按了。”

    明芙微讶的张了张嘴,无意识的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原来隔壁天天搞装修的人是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