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鱼卷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0章 第40章

    鸦雀无声。

    周遭的空气好像都有几秒的凝滞。

    电梯里的四人看着电梯外的两人, 电梯外的两人却在旁若无人的对视。

    朱乐乐最先反应过来,她原以为陈屿舟只是来看明芙,没想到两人已经进展到回家洗头发这么亲密的地步了吗?

    她嘴角抽动着,压制着想要疯狂上翘的念头。

    悄咪咪的瞥了眼斜前方的冯越, 然后小幅度的摇了摇头。

    在疾风骤雨般的直白面前, 和风细雨型的暗示根本不占一点优势嘛。

    所以她换墙头也在情理之中。

    许是周围太过安静, 让人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明明只有几秒钟,却漫长的像是过了几年一般。

    电梯门即将关上的时候,冯越看到男人转了脸看过来,漫不经心中又夹杂着几分不屑, 眼神淡漠,如同高高在上的上位者,目空一切。

    贴在明芙脸颊的那只手存在感极强, 像是在彰显著主权。

    冯越的脸色蓦然变得难看起来。

    电梯门彻底闭合, 显示屏上的数字在不断往下跳跃。

    密闭的空间出了电梯运行的细微声响再无其他, 过了会儿, 徐秋宏突然“诶”了声:“刚刚那个小伙子和明丫头认识啊?”

    作为前律政cp粉头的朱乐乐本不想说话,毕竟她多少还是有点点背叛冯越的心虚, 听到徐秋宏这句话实在忍不住了,这不是明摆着的嘛!

    教授真是越老越糊涂了。

    但顾忌着冯越在场,她思索一会儿, 委婉的开口:“应该是认识的吧,不然还能是洗发店□□嘛。”

    徐秋宏明白的“哦”了一声, “挺好, 有竞争才有进步。”

    他拍了拍冯越的肩膀:“加油啊, 年轻人。”

    电梯恰好到了一楼, 徐秋宏背着手悠哉悠哉的走了出去。

    朱乐乐和何来对视一眼, 擦着冯越过去的时候也一边一个拍了拍他的肩膀。

    朱乐乐换了正主不好再说什么,干脆闭嘴。

    何来嘴笨,不太会说话,想来想去憋出一句:“冯律,你是个好人,老天应该不会亏待你的。”

    “......”

    -

    人已经送走,楼道里只剩下明芙和陈屿舟。

    想到刚才冯越摸她头发的画面被陈屿舟看到,明芙就莫名有些心虚。

    想解释一下,却又无从开口。

    从合上的电梯门那里收回视线,陈屿舟见明芙还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曲起手指轻蹭着她的脸颊:“我知道我长得帅,但我这人脸皮薄,你这么一直盯着我,我会不好意思。”

    “......”

    明芙立刻撇开眼,不知道看哪里好,正胡乱转着,便感觉贴在脸旁的手挪开,紧接着垂在身侧的胳膊传来一阵酥麻的痒意。

    她垂眼看过去,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正沿着她的手臂往下滑,指尖隔着一层布料若有似无的划过她的皮肤,最终扣住了她的手。

    “晚上给你煲乌鸡汤喝?”陈屿舟一边牵着明芙往隔壁走一边说:“你可以叫陶璐过来一起。”

    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却透着说不出的亲昵。

    明芙发现,无论她告诫过自己多少次,心里的城墙一层又一层的加厚了多少层,在看到陈屿舟的那一瞬间,顷刻间便能土崩瓦解。

    他就是有这种本事,什么都不做,光是站在那里,她就喜欢他。

    他一勾勾手指,她就能心甘情愿的跟他走。

    这是件挺悲哀的事情。

    但她却并不愿意挣扎。

    想起之前朱乐乐说的那件事,明芙缓缓吸了口气:“陈屿舟。”

    重逢之后第一次听她喊自己的名字,陈屿舟脚步一顿,很快又恢复正常,侧头看她:“怎么?”

    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明芙摇头:“没什么。”

    怕他多想,又补上一句:“就想问问,拆线之后会不会留疤。”

    “多注意着点,别吃颜色深的东西就没什么大事,到时候涂点祛疤的药膏,看不出来。”

    “好,知道了。”

    到了门口,陈屿舟侧身让开,露出门锁:“开门。”

    男人语气平缓,却让人下意识的听从。

    明芙扶上门把按了指纹,听到“咔嗒”一声解锁的声音,往旁边退了一步:“你干嘛不自己开。”

    这又不是她的家。

    “做手术的时候划了个口子,解不开锁。”

    陈屿舟把手翻过去,手心朝上,明芙这才看到他大拇指上缠着一个创口贴。

    明芙蹙蹙眉,正想问问他严不严重的时候,就听陈屿舟慢悠悠的补充一句:“流了好多血呢。”

    他这么一开口,明芙反倒关心不起来了。

    一直守在家里的lotus听到门解锁的声音,早就跑到了门口等着,结果这么半天也没见门开,它从里面拿爪子一边拍门一边嗷嗷叫。

    陈屿舟对生活质量及其挑剔,搬过来之前就把房子进行了一个大换血,隔音做得十分到位,但也架不住lotus那只大狗这么闹腾。

    明芙挺平淡的看了陈屿舟一眼:“那你一会儿多喝点汤,补血。”

    说完,拉开门走了进去。

    陈屿舟站在原地愣了一下,随即含混的笑出声。

    小姑娘还是一如既往的有个性。

    -

    煲汤比较费时间,陈屿舟进家之后先去厨房把乌鸡处理好,然后加上配料一起放进砂锅里开小火煲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