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鱼卷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7章 第47章

    走廊外喧阗的音乐声朦胧的传过来, 男人紧贴在耳边的低喃震耳发聩,明芙的心跳逐渐和激烈的鼓点重合。

    她用力挣了下手腕,却被对方攥得更紧。

    刚想抬腿,却被他提前预料到一般, 紧紧地钳制住, 堵死她任何逃跑的可能。

    陈屿舟从她肩窝抬起头, 高大的身躯密不透风的笼罩着她:“躲什么?不敢回答我?”

    男人黑眸沉沉,眼尾泛着红,眼底似是有什么极力压抑无果正在翻涌着的情绪。

    看上去好像很难过。

    可该难过的不应该是她吗?

    再一次撞见了别人对他热烈直白的表达爱意。

    他有什么可难过的。

    明芙手指蜷起,放弃了抵抗:“你想我回答你什么?”

    尾音带上颤意, 好不容易平复好的情绪再次瓦解,酸涩顷刻袭上,明芙立刻垂眼, 但这次却是怎么都控制不住, 眼泪扑簌簌的掉下来。

    陈屿舟愣住, 心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 泛起密密麻麻的疼。

    他从来没见过明芙哭。

    抓着她手腕的手松开,动作生疏又无措的给她擦着眼泪。

    “该哭的不应该是我吗。”他语气透着挫败:“我不问你了, 你想怎么样都行。”

    明芙躲开他的手,胡乱抹了下脸,哭腔很重:“你都有女朋友了能不能就别再来招惹我了。”

    陈屿舟猛地蹙起眉:“我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

    明芙没说话。

    刚刚说出那句话已经是她能做出的最大努力了。

    陈屿舟察觉到什么, 他重新圈住明芙的手腕,一手托起她的脸, 指腹轻柔的蹭掉她脸上的泪痕。

    “我不是正追你呢吗, 去哪来的女朋友。”

    压在心底许久的话终于说出来, 陈屿舟也觉着轻松了不少。

    重逢的时候故意装作不认识她是因为心有怨气, 可还是忍不住一而再再而三的靠近, 也不舍得再对她冷脸。

    回国是因为决定回来找她,搬到她家隔壁也只是为了能离她近一点。

    结果她却一声不吭的再次退出他的生活,后来得知她只是去沪城出差,他松了口气,想着她忙完肯定会联系他。

    可是并没有。

    他在她关机的时候打了无数个电话也发了消息,她不会看不到。

    没有回复,就是另一种方式的回复。

    所以他没有再打扰她。

    他想破了头都想不通他是哪处做的不对,才让明芙变了态度。

    明明前一天还好好的。

    陈屿舟那一瞬只觉得无力。

    对明芙没有半点把握的无力。

    他从小众星捧月的长大,想要什么都能轻而易举的得到,好像没有什么是他掌控不了的,结果他却在明芙这里栽了跟头。

    收到她消息的那天,陈屿舟觉得悬了好几天的心突然落了地,可是点开看到的是她发错消息的解释。

    但至少不是发错了人,也挺好。

    在这之前陈屿舟从来没想过他还会有抠字眼理解分析别人一条消息的时候。

    好不容易等到她回来,看到的却是别的男人送她回家,和别的男人一起参加对方朋友的生日聚会。

    压抑许久的情绪爆发,他问她要个答案,结果一看到她哭,他就觉得自己特不是东西。

    他对她一直没办法,也一直都在妥协。

    从喜欢上明芙的那天起,陈屿舟的骄傲在她面前便成了最不值一提的东西。

    明芙愕然的睁圆了眼,没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

    他在追她?

    陈屿舟已经很久没见过她这么外放的表情了,触及到她湿润的眼,心一动,倾身过去亲了亲她的眼。

    明芙下意识的闭上眼。

    小姑娘颤动的眼睫擦着他的唇,微弱的电流顺着脊柱上升,带起一片酥痒。

    陈屿舟喉结上下滚动,强压下涌上的冲动,退回原位,手往下滑握住她的手捏了下:“哪听来的说我有女朋友的谣言啊?”

    语气又恢复到了明芙熟悉的散漫,但是细听,还带着点哄。

    明芙嘴唇嗫喏,不知道该怎么说。

    陈屿舟也不催她,不轻不重的捏着她的手心玩。

    真是哪哪都长在他心坎上了,一碰就舍不得放开。

    好半晌,明芙才出了声:“去拆线那天,在医院听到的。”

    陈屿舟低头看着她:“嗯,然后呢。”

    阴郁退去,他的眼眸漆黑明亮,眼里只映着她一个人的身影,情绪明显好似有温度。

    明芙被烫的心间一缩,低头去看他们两人纠缠在一起的手,吸了吸鼻子,“她们说你有个谈了很久的女朋友,上学的时候就在一起了,然后你和丁欣是大学同学。”

    “嗯,继续。”

    “还说你本来没打算回国的,但是丁欣回来之后你也回来了,清大附医给你开的条件更好,你还是选了京医。”

    许是陈屿舟表明了态度,明芙的勇气也多了些,她小声咕哝一句:“这些你都没解释过。”

    陈屿舟还是“嗯”了声:“还有吗,没有了我现在挨个给你解释。”

    明芙摇摇头,瓮声瓮气的:“没有了。”

    “行,那我开始给你解释。”陈屿舟抬手给她把挡在脸颊两边的头发别到耳后,“回国是早就决定好的,只不过丁欣比我先回来,去京医是因为外公之前就是京医的大夫,而且京医也离你住的地方近一点,我想着碰上你的概率也能大点。”

    明芙手指勾了下,指尖刮过陈屿舟的手背。

    陈屿舟依旧是不紧不慢的语调:“至于谈了很久的女朋友这事儿纯属扯淡,不过有个喜欢了很久的小姑娘倒是有一个。”

    明芙蓦地抬头看他。

    他好像早就知道她会是这个反应,等她看过来后,眼里蔓延开胜券在握的笑。

    “问我那么多问题,也让我问你一个?”

    明芙以为他是想问她没回答的那个问题,先摇了摇头:“我不喜欢他,只把他当师兄。”

    陈屿舟挑了下眉,促狭的看着她:“我没想问这个。”

    明芙张张嘴,确实是她着急了。

    他明明什么都还没说。

    “那你想问什么?”

    “那天不回消息不接电话就是因为信了这个?”

    明芙顿了下,点点头。

    其实那天在办公室看到的那一幕才算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但是陈屿舟已经解释到这种地步,明芙便觉得没必要说了。

    陈屿舟附下身,额头抵着她的肩膀,幽幽叹了口气:“没良心啊,都喜欢你多少年了。”

    隐隐含着抱怨。

    没想到他会突然靠过来,耳朵被咬的那下感觉瞬间回笼,明芙僵硬的站着,不敢乱动,小声说了句:“对不起。”

    “以后还误不误会我了?”

    “不了。”

    “出差能不能提前告诉我?”

    “能的。”

    小姑娘有问有答,乖的不行。

    陈屿舟勾了勾嘴角,没有半点道德可言的趁火打劫:“喜不喜欢我?”

    明芙虽然心有愧疚,但脑子还是清醒的,没有被陈屿舟绕进去。

    但是他都已经说了那么多次喜欢,她回应一下,好像也是应该的。

    明芙舔舔嘴唇,正想回答的时候,余光突然瞥到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