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鱼卷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65章 第65章

    “大庭广众的, ”明芙身子一僵,跟只受惊的兔子似的扭头看向四周,小声抱怨他:“你收敛一点。”

    “大庭广众要收敛点,”陈屿舟揽上她的肩膀往怀里带, 故意曲解她的意思:“那回家之后是不是就可放肆点了?”

    “你能不能不要老是想着——”明芙目视前方, 和陈屿舟保持同步, 措了措辞,说道:“那些不正经的东西,好歹也是国家公职人员,得对得起这个身份。”

    陈屿舟看她两眼, 冷不丁喊她一声:“明芙。”

    明芙下意识扭头:“怎么——”

    尾音被男人迎面贴上来的唇怼回去。

    明芙傻眼了。

    怎么越说越变本加厉啊。

    陈屿舟卸了半边身子的重量的倚在她身上:“忘跟你说了,你每次一本正经教育我的时候,我也特想亲你, 控制不住。”

    明芙气恼的鼓鼓腮帮, 怼他:“你癖好真多。”

    “没准还有更多的呢。”陈屿舟拖长尾音, 搭在她肩膀上的那只手轻佻的拨弄着她的耳垂, 笑得一脸浪荡:“等你以后慢慢开发。”

    “我才不要。”

    谁要去开发他那些不正经的癖好。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走到电梯前,陈屿舟上前一步过去按按钮。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陈屿舟先是摸了下自己的裤兜,没感受到手机震动,从手上拎着的包里翻出明芙的手机递给她。

    他们两人的手机铃声是一样的。

    也没人改过。

    明芙接过手机, 屏幕上显示的是没有备注的一串号码。

    属地显示是京城。

    她接起:“喂,你好。”

    电话那端安静几秒, 随即响起一个对明芙来讲陌生有熟悉的声音。

    熟悉是因为这个声音她从出生开始便一直在听。

    陌生是因为, 她对这个声音的记忆已经停留在了八年前。

    “明芙, 是我。”徐欣荣的语气没显得多么亲近, 颇有些高高在上的意味, 倒是和明芙印象中的渐渐重叠:“是妈妈。”

    明芙有瞬间的茫然。

    这么多年不联系,她居然还能这么坦然的说出“妈妈”这个词。

    很快整理好情绪,她问:“有什么事吗?”

    徐欣荣给她打电话不可能是母爱突然被唤醒,一定是有事找她。

    在听见徐欣荣声音的那刻起,明芙便隐隐有预感她打这通电话来的目的。

    果不其然,徐欣荣得到她这开门见山的一问,也没有再继续寒暄:“是有点小事,跟你哥哥有关。”

    明芙觉得十分好笑:“我哪来的哥哥?”

    陈屿舟对明芙是有那么点占有欲,但是也在正常范围内,不会去窥探她的隐私,刚才给她把手机拿出来的时候,看都没看一眼。

    站在她旁边翻了翻微信,挑着消息回复。

    他以为只是工作或者是其他朋友的电话,现在听明芙的语气和话里的内容都不对劲,蹙眉看过去。

    小姑娘嘴角绷得紧紧的,原本被他逗得泛红的脸蛋也白了下去。

    再一琢磨她刚才说的那句话,陈屿舟明白过来什么。

    正巧有人进来等在电梯前,他收起手机,拥着明芙往一旁的楼道里走去。

    楼梯间的门关上,光线霎时变得昏暗。

    长久没有通风的楼道,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阴暗潮湿的味道。

    昏暗的环境好似将会将声音放大,徐欣荣的说话声在安静的楼道里格外明显。

    “话不能这么说,你杨叔叔和杨铭哥哥当初对你都不差,当年那件事你杨叔叔后来也和你解释了,你杨铭哥哥也不是故意的,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你怎么还能让你男朋友打你杨铭哥哥呢,还把他的事情曝光到网上,你杨叔叔每天愁眉苦脸的,妈妈看着也不开心。”

    杨铭是个混的,众目睽睽之下被打成那副惨样,先不论疼不疼,面子上首先过不去。

    住进医院后便开始着手调查陈屿舟的信息,但是有霍家在前,杨铭也查不出来什么有用的,只能知道陈屿舟是京医心外科的医生。

    视频发出去虽然也让他丢人,但是更能让陈屿舟不好过。

    只不过他没想到陈屿舟竟然是霍家的小儿子,一脚踢到铁板上,杨铭登时怂得不行。

    杨枭群更是劈头盖脸把他骂了一顿。

    杨铭当晚喝得有点多不认人,后来翻看视频的时候越看越觉得陈屿舟眼熟,费劲巴力想半天,终于是想起这人是他那个继妹的男朋友。

    他也终是明白自己被打的原因。

    虽然他一向瞧不上徐欣荣和明芙,但是架不住明芙命好,居然傍上了霍家这棵大树,所以才有了徐欣荣今天这通相隔八年的电话。

    徐欣荣的音色一向温柔,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像是一把刀子,直直的往人心窝子里戳。

    一口一个“你杨叔叔”“你杨铭哥哥”,好似在往明芙身上套什么沉重的枷锁一般。

    “你怎么不去问问他当时说了什么才让我男朋友打他,而且也是他先把我男朋友的个人信息发布到网上让人网暴他的。”

    明芙下意识的紧扣掌心,她本以为这么多年过去,她已经不会再因为徐欣荣而产生的情绪上的波动,可她却是高估了自己。

    陈屿舟注意到她这个举动,拉过她的手,一点点掰开她的手指,把自己的手放进去。

    “喝醉的人都会说些胡话,当不得真的,妈妈知道你谈了个家世了得的男朋友,也很为你高兴,不过像这种豪门家族都很看重门第的,你到时候还不是要有一个可靠的娘家来给你撑腰,不然人家怎么看得起你,所以你现在还是要和你杨叔叔和杨铭哥哥保持好关系,别让你男朋友再为难你杨铭哥哥了,好吗?”

    即便明芙说她已经和徐欣荣断了联系,但是她们毕竟是亲母女,陈屿舟不好插手,便想着让明芙自己处理,但是他没想到那女人竟然能说出这种畜生话。

    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沾满汽油的柴,往他燃起的怒火里丢。

    抬手夺过明芙的手机,另一只手把她按进怀里,手捂上她的耳朵。

    “徐女士你好。”男人礼貌的打了个招呼,声音冰冷到极点:“你别多想,问候你不是看得起你,是看在明芙的面子上施舍给你的,我们家可不是什么豪门,也比不上你二嫁的人家厉害,没什么门第要求,你不用担心,就是没你们那个破娘家她也不会受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