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鱼卷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67章 第67章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半夜折腾的太累, 还是真的依赖陈屿舟的怀抱,明芙这一晚又是一夜好眠。

    第二天闹铃响起来的时候,她难得烦躁。

    蹙眉翻了个身,往身边的人怀里扎去, 想要避开恼人的铃声。

    陈屿舟也醒了过来, 惺忪着眼摸过明芙的手机关掉闹钟, 拍着她的背把她重新哄睡。

    等她紧皱的眉头渐渐松开,陈屿舟才轻手轻脚的从床上起来。

    手里还拿着明芙的手机,不小心点了下她的屏幕,一道男声骤不及防从扬声器里传出——

    “行, 你不是小朋友,你是我祖宗。”

    清冽的少年音,含着笑意和亲昵。

    陈屿舟先是一愣, 而后觉得这声音听着有些耳熟。

    扬声器里的声音还在继续播放——

    “这么好说话啊, 我还以为得多求你几次。”

    陈屿舟认出来了。

    这是他的声音。

    也是他当初和她说的话。

    他转头看了眼明芙。

    大概是已经习惯, 明芙眉目舒展, 即使手机音量开的较大,她也没有半分被吵醒的征兆。

    陈屿舟从卧室出去, 带上门。

    手机锁屏界面显示着一个播放器的浮窗。

    名称是一个字母c。

    他知道明芙的手机密码,但是往常从来不会去翻看她的手机。

    没按暂停,他的声音在安静的客厅充斥着, 显得格外空旷。

    点了下那个浮窗,输入密码, 解锁之后界面自动跳转到录音软件。

    正在播放的音频时长在二十几分钟左右。

    在国外那几年, 夜深人静的时候, 思念总是会像浪潮一样汹涌而来。

    怎么都压不住。

    和明芙那将近两年的相处, 会像放电影一样从他脑海里一一掠过。

    某些个很小很小的事情或者细节, 他以为自己都不会再记得,可是却会在每个失眠的晚上清晰的浮现。

    现在听着这段由他说过的话组成的音频,每一句话他都能对应着回想起当时发生的事情。

    整个音频全是他当时给明芙发过的语音,或者是他和明芙视频的时候说过的话。

    她把这些都剪辑成了一个音频。

    手机同步备份,只要不修改,里面所有文件的时间只会显示最初的生成时间。

    这段音频的生成时间。

    在八年前。

    也就是说。

    这段短短二十分钟的音频,明芙听了整整八年。

    想起她昨晚说自己睡不着,拿着手机过来之后也没见她玩,过了一整晚锁屏界面还存有录音软件的浮窗。

    那就证明。

    她昨晚睡觉之前,在听这段音频。

    甚至可能。

    不止昨晚。

    -

    明芙醒过来的时候望着上方陌生的房顶,有片刻的愣怔。

    睡前经历过的情景一一回笼。

    男人低沉的喘息,湿热的吻,以及滚烫的触觉。

    都无比清晰的涌进脑海。

    明芙默默拉高被子,白皙的耳朵开始一点点变色。

    深吸一口气,满是独属于陈屿舟的气息。

    她赶忙撒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

    卧室的房门也在同一时刻被人从外面推开,明芙的目光和推门进来的陈屿舟相撞。

    她莫名紧张的挺直腰杆,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

    相较于她的拘谨,陈屿舟这个脸皮厚的可以用若无其事四个字来形容。

    “醒了。”他走进来:“还想过来叫你起床呢。”

    明芙只点点头。

    算是回答。

    陈屿舟站在床边端详她一阵,突然附身靠过去,手撑在床上,距离明芙的脸只有一拳距离:“怎么回事啊你,抱着我睡了一晚上,第二天醒过来回第一天认识的时候了?这不是典型的提上裤子不认人么。”

    “明芙。”他掐了把她的脸:“你品德不行。”

    昨天才控诉完她思想有问题,今天就说她品德不行。

    这人怎么那么能挑毛病。

    “我才没有。”明芙推他:“我要回去洗漱了。”

    她只是不好意思面对他。

    谁像他一样。

    厚脸皮。

    陈屿舟纹丝不动,前倾些许,额头抵上她的:“洗完你不会偷着跑了吧?”

    明芙垂下眼,眼睫颤两下,小声回答:“我还要吃早饭的。”

    “成。”

    陈屿舟歪头在她唇上亲了下,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心,弄出来响亮的一声“啵”。

    明芙惊得瞪他。

    捂上他的嘴把他往后推。

    陈屿舟顺着小姑娘的力道往后退,最后站直。

    明芙急急忙忙下床穿上拖鞋迅速跑开。

    生怕慢一秒就会被男人逮回去干点什么。

    陈屿舟跟出去,倚在门框上,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轻笑出声。

    “别想着跑啊,收拾完过来吃饭。”

    回应他的是隔壁房门被关上后“嘭”的一声响。

    -

    刚走到房间门口,对面陶璐的房门便从里面打开了。

    明芙脊背一僵,心虚感蹭蹭的往上升。

    陶璐今天困得不行,泪眼朦胧哈欠连天的从房间里出来,看到明芙的时候,抬手挥了下,有气无力的跟她打招呼:“早啊芙宝。”

    “早。”

    得到她的回应,陶璐便像个游魂似的飘向了厨房。

    压根没注意到明芙为什么反常的穿着睡衣站在房间外面。

    明芙提着的那口气松下,打开房门钻进去。

    洗漱完之后,明芙折返回房间换衣服。

    解扣子的时候看到胸前的一片斑驳。

    都是昨晚陈屿舟吮出来的印子。

    湿热的触感回笼。

    明芙“嗖”的一下抬起头,不敢再看。

    解着扣子的手都有些抖。

    她习惯性的从衣柜里拿出一身长衣长裤的通勤装。

    转身的时候,顿住。

    沉思几秒后把衣服重新挂回去。

    从柜子里扒拉半天,挑了一条裙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