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鱼卷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68章 第68章

    难得见明芙跟自己撒娇, 陈屿舟有半秒的愣怔。

    反应过来她话里的内容,抬手去摸她额头。

    滚烫一片。

    小脸都烧的有些红。

    陈屿舟赶紧打横抱起她,大步朝屋里走去。

    屋里开了空调,一进去凉风扑面而来。

    明芙瑟缩一下, 往陈屿舟怀里埋去。

    脸贴上他的露在外面的皮肤。

    男人身上温度高, 贴起来格外舒服。

    明芙忍不住蹭了蹭。

    跟只猫似的。

    明芙强撑着的意识在见到陈屿舟后逐渐变得模糊。

    靠在他肩膀, 呆呆地盯着他脖颈上的那处凸起。

    末了,想起那处就是害她昨晚被折腾的罪魁祸首。

    凑过去轻咬一口。

    陈屿舟“嘶”一声,没想到明芙生着病还不老实。

    拍了下她屁股:“干嘛呢。”

    明芙缩回去,慢吞吞的控诉他:“赖你, 我昨天,出了一身汗。”

    lotus见他们回来,从地上爬起来, 摇着尾巴凑到陈屿舟身边。

    没等到两人搭理它, lotus嗷了两嗓子。

    稍微一跃, 脑袋撞了下明芙的小腿。

    “lotus。”陈屿舟抱着明芙避开, 低头警告的看它一眼:“别闹,她生病了。”

    lotus顿时老实下来, 尾巴也耷拉下去,亦步亦趋的跟着。

    最后停在卧室门口。

    陈屿舟把明芙放到床上,脱掉高跟鞋, 扯过被子把她严严实实的裹住,紧接着关了空调。

    昨天确实折腾了挺长时间, 他空调一般开的都很低, 想来应该是还没等她身上的汗消下去就抱她去浴室洗手受了凉。

    “我的错。”陈屿舟认错态度良好, 俯身过去, 额头贴上明芙的:“让我宝宝生病了。”

    两人额头相抵, 鼻息纠缠。

    明芙突然抬起下巴亲了下陈屿舟:“那我原谅你了。”

    还挺大度。

    陈屿舟起身想去客厅拿医药箱过来,刚站起来,小拇指便被一股力道勾住。

    轻的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却让他寸步难行。

    明芙缩在被子里,白皙的脸颊浮着两团红晕,陷在深色的被褥里显得格外惹人怜。

    “你去哪?”

    “拿体温计回来给你量体温。”

    “哦。”明芙把勾着他的手重新缩回被子里:“那你快点。”

    陈屿舟很快走出卧室拿了医药箱回来。

    明芙正歪着脑袋眼巴巴的望着门口。

    看见他进来,视线也一直盯在他身上。

    陈屿舟发现小姑娘这一生病,好像变得格外黏他。

    把医药箱搁在床头柜上,从里面拿出耳温枪准备测体温。

    明芙瞥一眼他手里的东西,往旁边躲去:“我不喜欢那个。”

    陈屿舟放回去,换了温度计。

    看一眼刻度,掀开被子一角,手探进去。

    她今天穿得裙子偏紧身,测体温得先把衣服脱下来。

    裙子是陈屿舟买的,但是拉链在哪他一时间还真想不起来。

    他停下动作,看向明芙:“自己弄还是我给你弄?”

    “你弄。”明芙慢腾腾的往左侧翻去:“拉链在后面。”

    陈屿舟摸到拉链拉下,拽下她一侧衣服,把温度计放到她腋下。

    冰凉的温度计贴上明芙过高温度的皮肤,她不舒服的挣了下:“凉。”

    嗓音又轻又软。

    陈屿舟太阳穴突突跳两下,按住明芙的胳膊,计上时间。

    哄她:“一会儿就不凉了,听话,别动。”

    明芙倒是听话的没在动,眨巴着那双清凌凌的眼瞅着陈屿舟。

    含着点点委屈。

    好像陈屿舟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

    陈屿舟真是被她磨得一点脾气都没有。

    倾身过去。

    唇覆上她的眼。

    “闭眼,宝宝。”

    明芙闭上眼。

    卷翘的睫毛擦过陈屿舟的嘴唇。

    一股痒意直戳心底。

    他咽了咽嗓。

    撤开。

    感受到覆在眼皮的温热消失,明芙不满意的睁开眼。

    接收到她的怏怏的眼神,陈屿舟问她:“怎么了?”

    明芙不说话,只看着他。

    一副“你自己想”的小模样。

    陈屿舟回想一下自己刚才做过的事,又凑过去亲了亲她的眼。

    小姑娘蹙着的眉头这才松开。

    陈屿舟乐了:“想我亲你?”

    明芙沉默两秒,小幅度的点点头。

    往常都是他要求小姑娘亲他,现在身份对调,陈屿舟自然不会拒绝,但是明芙还生着病,他自然不能放肆的做点什么。

    在她眉心落下一吻,掠过鼻尖,最后在她唇上碰了一下。

    他有所顾忌,明芙可没有。

    仗着自己生病,格外为所欲为。

    在他覆过来的时候,精准的咬住他。

    轻轻地磨着。

    明芙很快不满于此,有了新的动作。

    陈屿舟脊背霎时绷紧,顺从的张嘴,让她闯进来。

    两人亲热的时候都是陈屿舟主导,明芙最多只是在哄他的时候才会浅浅的亲他一下,还从未有过主动和他纠缠的时候。

    笨拙的一通乱闯,没能得到半分回应。

    明芙泄气的退出来,软趴趴的抱怨:“你都不亲我,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

    陈屿舟咬了下她的嘴唇,哑着嗓子:“看你生病才忍着,结果你又在这儿给我胡思乱想。”

    伸手过去捏住她的下巴,又重又深的亲下去。

    因为发烧的缘故,明芙身上烫得不行,连带着嘴巴里的温度都升高不少。

    陈屿舟按着明芙胳膊的手动了下,又硬生生克制住。

    一面放任自己沉沦一面逼迫自己清醒。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到了,陈屿舟撤出来,习惯性的在她唇上最后亲一下。

    他问明芙:“老实了吗?”

    明芙脸更红了些,往被子里缩了缩,迷糊的点点头。

    陈屿舟把体温计拿出来,看见上面的显示的温度后,骤然蹙眉。

    烧到三十九度了。

    怪不得人这么反常,再烧下去估计都要傻了。

    刚才被按着亲了一通,明芙差点没喘上气来,现在脑袋更是昏沉的不行。

    眼皮也变得沉重不堪。

    陈屿舟过去摸索着给她重新拉上拉链,“宝宝别睡,起来带你去医院。”

    明芙哪都不想去也不想动,听到“医院”两个字排斥的摇头:“不去,不想去。”

    陈屿舟拿她没法,只好哄着:“那也先别睡,吃点东西吃完药再睡。”

    明芙头一歪,半张脸陷进枕头里,堵住陈屿舟朝她说话的那侧耳朵。

    “......”

    刚才要他亲的时候还黏他黏的不行,现在得到满足,开始嫌他烦了。

    典型提上裤子不认人的渣女行为。

    “小白眼狼。”

    说完,他起身出了卧室。

    lotus还守在卧室门口,陈屿舟拍拍它:“进去看着,别让她睡着了。”

    lotus跑进去,蹲到床边,抬起爪子隔着被子拍明芙。

    明芙感觉到重量,眼睛睁开一条缝。

    手从被子里伸出,手心朝上。

    lotus低头看一眼,把爪子放上去。

    -

    晚饭在明芙回来之前差不多都已经做好了。

    想着她现在应该也没什么胃口,陈屿舟弄了点白粥和清淡的小菜端进去。

    虽然有点嫌烦,但是明芙还是记着陈屿舟的叮嘱,没彻底睡过去。

    听见声响,挣扎着看过去。

    陈屿舟把碗碟放到床头柜上,抱起明芙让她靠近怀里。

    把边边角角都给她盖好,继而端起碗,舀了一勺粥递到明芙嘴边:“宝宝张嘴。”

    明芙乖乖的张嘴把粥喝下去。

    空调关上,房间里的凉气渐渐消散,热气上涌。

    没一会儿陈屿舟额角就泛起了汗。

    lotus也热得吐舌头。

    但是依旧守在床边没离开。

    等粥喂完,陈屿舟扶着她躺下。

    明芙睡眼朦胧,问他:“我能睡觉了吗?”

    小姑娘生病的时候和平常真的是完全相反的两种性格。

    让他窝心得不行。

    陈屿舟给她擦干净嘴:“睡吧,一会儿叫你起来吃药。”

    知道自己还要被叫醒,明芙蹙蹙眉。

    倒是没说什么,只翻了个身,背对着陈屿舟。

    以此表达不满。

    陈屿舟失笑。

    给她掖好被子,端着东西轻手轻脚的退出去。

    随便吃了几口饭,陈屿舟返回卧室坐在床边陪着明芙。

    被子严严实实的捂在她下巴处,卷发铺散在枕头上,脸颊和耳垂都泛着红,侧脸弧度安静又漂亮。

    因为发烧嘴唇干的有些起皮。

    陈屿舟拿了根棉签蘸湿给她润了润。

    而后什么都没再做,就那么靠在床头垂着脖颈看明芙。

    好像怎么都看不够。

    墨黑沉沉的眸在明芙的脸上来来回回的扫着。

    然后再低头亲一下她。

    注意到什么,他凑近。

    在明芙的眼尾处看到一条延长出一个尖尖的棕线。

    陈屿舟这才反应过来小姑娘好像还没卸妆。

    好像听说过带妆睡觉对皮肤不太好。

    但是他不知道明芙平常用什么牌子的卸妆水。

    想了想,给桑吟发过去一条消息。

    【c:你平常用什么牌子的卸妆水和洗面奶?】

    【三双桑桑:干嘛?你要送芙宝?】

    【三双桑桑:你要送化妆品也是送口红粉底什么的,要送这些让女生变美的东西,我还没见过送让女生还原真实状态的人,虽然芙宝素颜也很漂亮。】